《禁忌之扣》李宸希郑江龙全文免费阅读_(李宸希郑江龙)最新章节阅读

《禁忌之扣》,是作者大大“李宸希”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李宸希郑江龙。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郑江龙和李宸希认识在一家咖啡店转身错过后几年再次相遇,俩人开始一路探险和彼此帮助,在一场场误会和选择下俩人最终打开心结,互相安抚,找出最后的神秘人…

小说:禁忌之扣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李宸希

角色:李宸希郑江龙

热门网文大神“李宸希”的新书《禁忌之扣》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进门的一瞬间他看着走廊发着呆,没想到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一进门绿油油的走廊,俩边还有着不同大小的房间,他还在观看的时候,警官们已经交接完他的信息。“李宸希?”一个警官报着他的名字。他下意识的看向他回了句“对。”警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资料确认后便帮他解开手铐,简单的检查后,腰间的绳子也被抽了…

第1章 初进拘留所 在线试读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开门声,拘留所的大门缓缓打开,只见一个新人戴着手铐慢慢走了进来。只见他唇红齿白。五官清秀,个子也不高173左右低着头面孔青涩,如果不说话像极了一个短发女孩,一身灰色的短袖短裤配上一双人字拖唯唯诺诺的步履蹒跚着走了进来。

进门的一瞬间他看着走廊发着呆,没想到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一进门绿油油的走廊,俩边还有着不同大小的房间,他还在观看的时候,警官们已经交接完他的信息。

“李宸希?”一个警官报着他的名字。

他下意识的看向他回了句“对。”

警官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的资料确认后便帮他解开手铐,简单的检查后,腰间的绳子也被抽了出来,随着警官的一声“好好进去待着。”他慢慢往前移动着不知所措。

“猜猜男的,女的?”拘留所房间里知道来新人了,一个俊朗男子对着众人问,只见几人围坐在一起,想必刚刚这里开过一场小会,众人听着脚步声轻盈貌似步伐也不像他们那样猛烈纷纷猜想女孩。

直到李宸希慢慢进来后大家捂着脸长叹一口气。

李宸希看了看随着刚刚进门后走了大约八步左边转就进来了这个大房间,房间很大甚至还有单独的小走廊,与其说是走廊不如说像家里的客厅,因为里面有着简单的柜子,不过柜子旁边有个大大的椅子,椅子上还有着皮革做的手铐和脚铐,房间里还有着俩个差不多大的房间并排挨着,墙面是铁做的,甚至有些地方都开始有着锈迹。

正在打量的时候一个警官给他开了铁门然后示意他进去。

李宸希看了看也不敢问,乖乖的进去了,有种像是小鸡进笼的感觉。

刚进去门就被外面的警官关了起来,里面还有着其他几个人,他礼貌的打着招呼“你们好。”表情极其滑稽。

“恩。我们不好。”刚刚那个俊朗男调侃的回道。

估计是个男孩让他们略带失望,房间里气氛并不是很热情的样子,甚至都睡下了。

李宸希听完也是一头雾水,这怎么接话呢?他还在思考的时候俊朗男继续问他“怎么进来的?”

他看着这个男子,估摸着35岁身高约180,酷酷的样子,带着严肃的表情看着他。

“组织卖银。”李宸希怯怯的说道。此刻拘留所的其他4人在睡觉。他的声音放的很轻!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和之前听说的一般新人进来时候都得挨顿揍,低调点好,所以他不敢大声说话。

“估计5年跑不掉了。”男子听完笑着说。

听完后李宸希万念俱灰,五年?意味着最美好的青春即将枯萎在这个监狱了。他才21。出来的时候就26。而且家里人会怎么看待自己!以后还有前科怎么找工作。怎么生活,一瞬间各种不好的念头涌上心头,甚至急的差点都掉泪了。

俊朗男见状想着估计是第一次进来刚刚自己说的估计吓到他了连忙开口“开玩笑的没多大事,这里面就你的案子最小。”

听完后李宸希的心情更不好了,五年了都还在里面案子最小,那都关着啥人呀这是。

看李宸希的表情俊朗男知道他可能理解错了“要不了那么久,刚刚逗你玩呢。”

李宸希听完这话这才稍微心情好了点。

“你呢大哥。?”李宸希好奇的问。

“非法采矿。”大哥的带着一股云淡风轻的语气回答。随后开始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李宸希。”李宸希小声的回答然后反问“你呢?”

俊朗男”高小亮.。”

俩人对视了一眼笑了笑,李宸希也在想“这也算第一个在拘留所认识的和第一个和自己聊天的人了。”

“开饭了!”“只见一个50岁的左右,头发秃秃的大叔带着一股很不耐烦的语气朝房间里喊,边喊边将门打开。

瞬间刚刚睡着的那4个立刻清醒,原地爬了起来,还没等李宸希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出了铁门,有的都已经拿起了碗和筷子在排队了。

他看了下放在桌子上的钟,中午12点40,好家伙这个时间可能是他以前起床的第一顿早饭,没多想也跟了上去。

只见警官分给他一个馒头,一份咸菜,李宸希看着眼前的午饭瞬间呆住了。作为一个南方人,毫不夸张的说这辈子都没有吃过馒头,基本上都是以米饭为主,瞬间崩溃“中午就吃这?”他小声问着高小亮,因为目前也就认识他。

“恩,那不然你想吃啥?” 高小亮反问道。

李宸希也不傻看着他肯定的表情无奈的低着头看着。

“要不带你下馆子去?”高小亮看他看馒头看了半天没有下嘴费劲继续逗着他。

李宸希嘟着嘴他知道对方在逗他玩,看了他一眼继续无奈的啃着,旁边几个一听也哈哈大笑 “亮哥,你别逗他玩了,一会逗瘸了。”

然后他抬头只见大家都在认真的啃着,也不好说什么,他掰了一片放在嘴里那味道简直说是完全没有味道,瞬间一点胃口都没有了,然后问着旁边一个小哥“吃不完怎么办?”

小哥也好奇“吃饱了?错过了这顿下一顿不知道什么时候哦。”这个小哥显得很稚嫩看上去也就19的样子,身高不高的青涩的脸庞下有种小大人的感觉。

李宸希带着赌气的成分点了点头,他是实在想不到这里的伙食竟然是如此的差。随后进了房间随即就找了个空位置躺下了,以为这样可以得到点关心,毕竟万一自己饿死在这里怎么办?

而那个小哥得到确认后,他拿起了李宸希剩下的馒头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没过一会啪的一声房间门关了,只见刚刚那几个人也随即回到房间,午饭就餐时间应该完毕了这是。

还没来得及伤感,旁边就开始大家围坐在一起聊起来了,看样子是下午的聊天大会开始了。

”亮哥,火在哪?“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个挺高的大哥问着高小亮,那人脸颊略带着些肉显得的很富态。

高小亮“老地方!”

“好的 那我先去了。”这个胖胖的男子说完就站起身向外大喊“领导开下门、上个厕所。”

刚刚那个秃头的大叔过来了,还是一副很不耐烦的表情感觉今天踩到翔了一样,极其不爽的把门打开了。

“张家博就你刚刚干什么去了!”高小亮补了句,看样子是看那个秃头大叔不开心帮忙打个圆场。

原来这个肉肉的男子叫张家博,李宸希心里悄悄的记下来,因为他就睡在他旁边。

大约过了5分钟铁门又开了,张家博回来了,几乎是一瞬间啪的一声门又上锁关了。

此时李宸希心里想为什么去一趟开一下门,回来后又关下门,不累吗这个大叔,脑子像有泡一样。

紧接着房间开始继续围坐在一起,他们管这个叫下午茶花会,李宸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也凑了上去,心里想着毕竟已经进来了,也算一份子,还是合群点好。

“你们知道风油精吗?”一个三十岁左右张的有点猥琐的男子问,体型匀称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知道呀哪有什么特殊的吗?”另外一个年纪四十岁左右身高182左右,看体型应该过二百靠上胖胖的男子反问,看上去很凶,有点社会大哥那种感觉。

“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你懂的……!”猥琐男解释着。此处省略八百字大家自行体会,在这个枯燥的环境下开着小车可能是茶余饭后大家最喜欢聊的话题。

房间里瞬间渐渐的活跃起来,没有饭前哪种集体冬眠的场景。

而李宸希在旁边则是一言不发静静的听着看着,因为他得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免得叫错了挨揍。

“新来的你叫啥?哪里的?”只见那个很凶胖胖的大哥此时正看着他问。

“哦,我叫李宸希,江南的。”李宸希迅速反应过来回复道。

“别吓坏小孩。”高小亮冲着胖胖的大哥说。接着开始帮忙李宸希介绍起房间的人。

“这个胖胖的大哥叫胖哥,我兄弟,那个刚刚吃你馒头的那个小哥叫雄飞,你旁边的那个叫张家博,风油精那个大哥叫文斌你可以叫他兽医。”

自此房间里的六个人开始齐了。在亮哥的带动下一个下午他们就渐渐的熟悉了起来,李宸希的心里开始渐渐的放下戒备,原来拘留所是这样的,还蛮和谐的,甚至说挺有意思的。

不知不觉时间到了7点,突然房门开了,李宸希还没反应过来。大家又习以为常的开始站起来,看那样子应该是准备要出门。

“都去拿碗打饭吧!”那个秃头大叔又很不耐烦的吼着然后再次打开门。

李宸希中午没有吃,肚子也确实有点饿了,也跟着他们站起来出门去了。

当他看见晚饭的时候直接崩溃了,又是馒头咸菜,一股无名火就上来了。他悄悄的问高小亮“这里都是吃这个吗?”

“这里是北方,这里是牢房,有的吃就不错了。”旁边的兽医抢着回答道。

“也不是,外面有人送的东西也是可以吃的。”高小亮接着回复。

李宸希当时就无语,他可是江南的,中间垮了好几个城市,上那去找送吃的朋友,而且这南北伙食差距这么大吗?好歹自己也是去过北京的人。

“别矫情了,吃点吧。”旁边的胖哥看他又不打算吃努力的劝说着。

终于在饿的不行的情况下李宸希开始准备动嘴了,馒头的味道索任然然无味,难以下咽,如梗在喉,心里想“简直没有比这个更难吃的东西了,然后夹了一根咸菜勉强下咽,想着起码还是带点味道的,刚吃一口瞬间差点要吐了,这个盐貌似不要钱的一样,简直了,齁的他当场就四处找水,突然发现周围还没有水。

“大哥有水吗?”李宸希对着那个秃头大叔警官问?

“厕所有自来水。”那个大叔看了他一眼不耐烦的回道。

听完他瞬间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连喝水都要去厕所去罐自来水。

“拿着,喝完瓶留着别丢。”

李宸希转过头一看,高小亮递过来瓶矿泉水给他。

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夺眶而出,接过水大口大口的喝着,这一刻的感动让他牢牢记住了这个人的名字,高小亮,他们都叫亮哥。

喝完水终于在饿的受不了的时候他一口一口委屈巴巴的撕咬着馒头,因为他实在是太饿了。

“吃饱了吗?”高小亮温柔问他。

李宸希一言不发低着头,不知道怎么回答,可能是南方孩子终究还是太过腼腆。

见他不说话,随后高小亮拿了几个面包给大家分,还有几根头部被打开的火腿肠,单独留了份给李宸希。

看着火腿肠他终于心情好了很多,也许这是他这一天唯一在吃饭方面开心的一刻,好歹火腿肠也带点肉呀,接过面包和火腿肠,他第一次感觉原来过去觉得垃圾食品的东西原来这么好吃。

“吃完的先进去。”那个秃头大叔又开始吼道。

李宸希也从其他人口中得知这秃头大叔是专门看他们的辅警,但特别好面子,所以尽量还是叫他领导,见自己吃完了也就进了房间,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房间上面写着个”一“字,而旁边的并排的房间写着”二。“而门口还来了几个穿着保安服的男人。

时间来到晚上7点30,接着他看见大家一个接一个的都上厕所去了。李宸希也纳闷这是怎么了?

接着下午那个小孩叫雄飞的就很满足的样子回到房间“真爽。感觉要晕了。”

紧接着旁边的兽医对着另外一个保安举着手“报告领导,我想去上个厕所。”

保安立刻也就跑来了开了门,接着瞬间就又上锁关了门。

大约过了5分钟,兽医也回来了,脸上带着一副幸福感,放佛还在回忆着什么。

李宸希本能的闻到了一股烟味,他也是一个资深几年的烟民,也特别想来一支,可惜不好意思张嘴问,索性就忍着了。

随着一波开门关门,大家陆陆续续去完厕所又原路返回,也到了大家晚班茶花会的时间了。

没出意外,又是一波小黄车,一群男人在一起时可想而知寂寞和压抑的充斥下,男人和男人之间聊的话题都是美女和他们的过往等等,其中也不乏一些吹牛逼的成分,李宸希听的差点睡着了,因为他是根本不感兴趣,所有女孩在他眼里都宛如花,内心毫无波澜。

“10点了,都准备睡觉吧,要上厕所的赶紧去。”那个秃头辅警又过来吼着。

旁边的保安也补充着“最后一次上厕所了,下次就是7点了。”这话貌似是对着李宸希说的,毕竟今天就他一个新到的,放佛在给自己立规矩。

李宸希听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出去了,毕竟下一次出去就是明天了。

厕所里刚好胖哥在抽着烟,看见李宸希来了,习惯性的递给他一支。

李宸希满怀激动的接了过来,这是他这俩天抽的第一支烟,差点当场晕倒,尼古丁的愉悦感让他这俩天第一次体验到快乐,他终于明白雄飞进去的那一刻和兽医进去的幸福感来源。

“快扶这。”胖哥笑着对他说,然后手指着洗漱台。

“几天没抽了吧!哈哈。”第一口要扶着洗漱台旁边的把手,不然怕你受不住,胖哥取笑着他。

李宸希腼腆的笑了下,尴尬的扶了上去,这一刻他好像短暂的忘记了这几天的倒霉事,一根烟的神奇之处就在于他的来之不易,和突然的拥有。

“你还抽烟?”高小亮在厕所门口惊讶的看着他说道,可能觉得李宸希太像女孩了,不应该是抽烟的。

李宸希尴尬的点了下头挤出一个字“恩。”

见保安和辅警没有在走廊,门没锁,高小亮一个转身也进来厕所,熟练的拿了一支烟点了上来,还继续逗着李宸希“要不要再来一支?

李宸希听完也不客气了,接了过来就继续续上了。

幸福加倍,感觉找到了久违的快乐,这一刻他感觉世界如此美好,人间真好。

抽完后俩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回到房间,接着房门就上锁,也代表今晚最后一次开门机会已经用完,再次打开

就是明天早上7点,今天也即将过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