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定乱世:从被废黜开始(叶洵曹安)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平定乱世:从被废黜开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平定乱世:从被废黜开始)

看军事历史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烟十叁”写的《平定乱世:从被废黜开始》。主要讲述的是:”魏无忌,字辅臣,尚书左仆射兼任吏部尚书,护国柱石,大夏镇国公,当今皇后的亲哥哥,叶澜天的总角之交(PS:发小)。此人沉稳且狡诈,是叶澜天的心腹,辅佐叶澜天这几年,鞠躬尽瘁,厥功甚伟,为他铲除了不少异己,在朝中地位极高,身为贵戚,权重而不专,对大夏忠心耿耿。在叶澜天夺嫡之时,魏无忌毒计频出,让当时最…

无广告版本的军事历史《平定乱世:从被废黜开始》,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叶洵曹安,是作者“烟十叁”独家出品的,小说精彩片段:“王爷,床……床暖好了……”灵儿望着叶洵的背影,脸上晕染的羞红还没完全退散闻言,叶洵转过身来,点点头,“哦,好”随后向卧房而去走到西次间叶洵见灵儿还跟着,便疑惑道:“你不去休息吗?”灵儿指了指南墙卧榻,沉吟道:“曹总管说,奴婢睡那,便于夜间伺候王爷您晚上有什么需求,尽管喊奴婢”听了这话叶洵倒是想起来,若是通房丫鬟确实应该睡在侧卧不过,府中连个妻妾都没有,也不知道灵儿…

第3章 试读章节

“这个逆子,他怎敢前来?还嫌丢朕脸,丢的不够吗!?”叶澜天怒目圆瞪,面色铁青。

见他动怒。

魏无忌急忙宽慰道:“陛下莫要生气,秦王受些嘲讽,吃些苦头,自会明白。若是不来自取其辱,他永远长不大。”

魏无忌,字辅臣,尚书左仆射兼任吏部尚书,护国柱石,大夏镇国公,当今皇后的亲哥哥,叶澜天的总角之交(PS:发小)。

此人沉稳且狡诈,是叶澜天的心腹,辅佐叶澜天这几年,鞠躬尽瘁,厥功甚伟,为他铲除了不少异己,在朝中地位极高,身为贵戚,权重而不专,对大夏忠心耿耿。

在叶澜天夺嫡之时,魏无忌毒计频出,让当时最有权势的两个皇子争得你死我活,最后尽皆谋反被贬,硬生生将不被朝中文武看好的叶澜天扶上皇位。

自此之后,魏无忌的狡诈便威震大夏,号大夏毒鸩。

不过,他虽然宽慰着叶澜天,但心中也已放弃了叶洵。

虽然他是叶洵的亲舅舅,但叶洵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他寒心。

“哼……”叶澜天将手中白子,重重掷在棋盘上,“今日这逆子若是再敢胡来,朕非要打断他的腿不可。”

与此同时。

曲江文擂已经开始。

在几位礼部官吏的组织下。

一位位才子登上擂台,赋下诗词。

叶洵凭借旺财的优势,成功挤到头排。

原本,维持秩序的巡防营是要拦下叶洵的,但碍于旺财的雄威,便也没敢阻止。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叶洵毕竟还是大夏皇子。

不过相比于其他皇子,叶洵就比较惨了。

今日,三皇子吴王叶涛亦是前来参加文擂,更是坐在上位。

大夏第一才女和户部尚书两个名头,值得还未娶妃的叶涛出手争夺,况且上官云卿本就有倾国倾城之姿。

夏皇并未规定皇子不能参与,便是默许。

也由此可见。

夏皇对叶洵已深恶痛绝到何种地步,简直是将他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

叶洵倒是不急,站在擂台下,静静看着表演,对于周围的指指点点,充耳不闻。

今日之题为四君子,梅兰竹菊。

每人赋诗一首,若是旗鼓相当便进行下一首。

谁能凭借四首诗站到最后,便是今日魁首,抱得美人归。

为了功名利禄与美人。

一名名文人摩拳擦掌,登上擂台。

半个时辰后。

吴王叶涛傲立于擂台之上,虽然他只赋诗两首,却稳站擂台。

诸多文人,用尽浑身解数,却不能逼出叶涛赋诗第三首,由此可见他的天赋异禀。

与此同时。

叶涛望向擂台下的叶洵,眼眸中满是轻屑与讥讽,嘴角更是扬起龌龊笑意。

他苦读诗书,勤于政务,结交权臣,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将叶洵拉下马,踩在脚下。

将上官云卿收归金屋,不失为对叶洵的沉重打击。

今日魁首,他势在必得,既要美人,又要夏皇的认同。

叶洵与之对视,眼眸淡漠。

原本叶涛只是跟在叶洵身后的一个跟屁虫而已。

但前身太傻,叶涛亲近叶洵都是装出来的。

这几年他没少利用叶洵,谋取好处,在叶洵被贬时,还不忘踩上两脚。

对于这种小人。

叶洵是不屑的。

不过,叶涛富有才气,却不是装出来的,他师从夏国大儒朱元喜,自幼饱读诗书,尤擅诗词。

所以今日一战,他胸有成竹。

片刻。

一身着青色长衫,玉树临风的男子登上擂台。

男子名为苏瑾,国子监祭酒苏颖达的孙子,学富五车,满腹经纶,诗才无双,也是今日夺得魁首的热门人选。

“吴王殿下,请多指教。”苏瑾登擂,对着叶涛微微揖礼。

此时,叶涛已恢复谦和模样,笑道:“素闻苏大才子,诗才冠绝大夏,今日本王倒是想领教一番。”

“吴王谬赞,吴王面前,在下只是献丑。”苏瑾淡淡应了一声,随后赋诗。

与此同时。

曲江楼内。

上官云卿正端坐于屋内,蹙着柳眉,眼眶湿润。

她没想到,自己刚刚解除与叶洵之间的婚约,便被迫摆擂招婿。

奈何夏皇亲自降下旨意,他父亲上官磐石亦是同意,她根本无力反驳。

如今这状况,摆擂也许是对她最好的安排。

但上官云卿感觉自己像是一件物件,被肆意摆弄,这不是她想屈从的命运。

咯吱……

房门推开。

丫鬟莲儿从屋外跑了进来,笑吟吟道:“小姐,如今擂台上只剩下吴王和苏瑾两人了,看来今日这夫婿不是皇子便是才子。”

吴王叶涛,大夏才子苏瑾。

虽然两人才华横溢,身份地位都不低。

但上官云卿依旧高兴不起来,她不想像政治工具一般,被人任意摆布。

叶涛和苏瑾也不是她梦中郎君的模样。

她向往的是比翼鸟一般的爱情。

况且,上官云卿的父亲是户部尚书上官磐石,关于叶涛的为人,她早有耳闻。

若是非要她嫁入吴王府,她便只好……

“小姐,你不高兴吗?”莲儿见她没有言语,急忙问道。

“没有。”上官云卿勉强挤出一丝微笑,“你去外面打探吧,看看究竟是谁夺得魁首再来告诉我。”

莲儿应声道:“是,小姐。”随后向屋外而去。

上官云卿面色苍白,单手扶额,头痛欲裂,她到现在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

曲江楼外,擂台之上。

在苏瑾的步步紧逼下,叶涛终于赋诗第三首。

但苏瑾的逼迫也止步于此。

他没想到,叶涛诗才比他要想象的还要再上,估计这上京城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片刻。

苏瑾望向叶涛,揖礼道:“吴王殿下,苏瑾甘拜下风。”

前三首诗,苏瑾已用出浑身解数,第四首冥思苦想,却拿不出手。

苏瑾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技不如人,他没什么好说的。

今日叶涛的诗才,确实让苏瑾开了眼界。

“苏才子客气,本王早就听说苏才子的诗,冠绝天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本王今日也只是侥幸罢了。”

“若是苏才子不嫌弃,今后可以到本王府邸,吟诗作对,把酒言欢。”

叶涛看着苏瑾,眼眸中满是爱才之意,而且他这番话说的,给足了苏瑾面子。

任谁都能看出叶涛的招揽之意。

虽然苏瑾并没不感兴趣,但依旧拜谢道:“多谢吴王殿下抬爱,苏瑾感激不尽。”

随后,他便下了擂台。

望着苏瑾离去的身影,叶涛眼眸深处浮现出一丝狡黠。

不识抬举的东西,有你求本王的时候。

苏瑾之所以对叶涛的招揽,提不起半分兴趣,他深知叶涛德行,只是其一。

最重要的是,他爷爷苏颖达与叶涛的老师朱元喜,水火不容。

所以,苏瑾不可能投入叶涛门下。

顿了顿。

叶涛恢复柔和面容,扫视擂台之下,面带和煦,“不知道还有哪位想上来赐教。”

听着他的话。

擂台下的一众文人墨客,面面相觑。

连苏瑾都甘拜下风,哪里还有人敌得过他。

见无人应声,无人登擂。

叶涛嘴角浮现一丝得意,看来今日十拿九稳。

他心中想着太子良娣上官云卿,即将被他带回府邸承欢,便十分兴奋。

此时,他几乎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嫉妒与羡慕。

但越是这样,他越兴奋,尤其是看着叶洵那副落魄的模样。

他要夺走叶洵的一切,上官云卿只是第一个,终于一天他要将穆凌霜带回府中。

紧接着。

礼部官吏走上前来,望着擂台下的众人,缓缓开口,“既然今日……”

他的话还没说完。

叶洵缓缓起身,直奔擂台。

周围众人望着登上擂台的叶洵,十分震惊,哗然一片。

“不是吧,废……废太子也要登台?他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哈哈哈……滑稽,滑天下之大稽。难不成这废太子又要做一首风月之所的打油诗吗?”

“怪哉,怪哉。废太子不是傻了吧,刚刚被废,竟然还敢来参加文擂?他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

“我看他是舍不得上官云卿,本来是他的良娣,却要被吴王夺走,他今后还有何颜面于上京城立足?”

“废太子那点墨水,还敢打文擂?今日陛下就在曲江楼中,一会儿陛下非要冲出来打断他的腿不可。”

……

擂台下的吃瓜群众,议论纷纷,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敬佩叶洵的勇气,光着屁股追贼,胆儿大不嫌寒碜。

望着登上擂台的叶洵。

叶涛亦是一愣,随即扬起微笑。

既然叶洵自取其辱,他断然不会让叶洵失望,他要让叶洵知道,谁才应该是大夏太子,他要当着叶洵的面夺走上官云卿。

随即,叶涛望着叶洵,面带讥讽。

“皇兄,你若是缺钱,臣弟着人给你送便是。”

“你贸然登台,丢的可是父皇的脸,辱没的可是皇室的名声。”

“你那首名满天下的《红袖招》……”

听着叶涛的话。

擂台下传来阵阵笑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