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天下阿回燕回(阿回燕回)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盛宠天下全文免费阅读)阿回燕回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盛宠天下)

热门网络小说《盛宠天下》是著名作者“李尔尔”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李苏彧的视线扫过自己刚刚轻贴女人掌心的手,随即微握,扬眉,眸色更深一寸。他想到燕回醒来后那歉疚的模样,对女人先前说的那些不找边的话竟一点都不介意。他明白,燕回同他一般,不喜麻烦别人,更不想成为谁的负担以及累赘。如果燕回并不是王家的外甥女,或者说前来北疆出嫁的是另一人,都不会有燕回那般的心思…

小说:盛宠天下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李尔尔

角色:阿回燕回

主角阿回燕回的穿越重生小说《盛宠天下》,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李尔尔”,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精彩片段如下:燕回的眉紧紧蹙起,就连神色也带着浅浅的肃然,太子乃先后所出,虽养在褚皇后膝下,但褚皇后也有一子,王家却让阿时去英国公府与太子一同听课?这……“不用担忧,阿时心里跟明镜一般,有什么大情况定会想办法让你知道”岁月在燕回身边低声道而燕回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李苏彧李苏彧挑眉,他没有错过燕回眼中的复杂燕回收回目光,王家的野心还真是、一点都不懂遮掩啊,让燕时结实太子,而燕时现在名义上的姐夫可是把持北疆的…

第15章 在线试读

夜风习习,孤月悬空,冷冽之气袭卷整个北疆大地。

亥时三刻。

李府大门前依旧灯火如昼,三辆马车停在前。

燕回看着朝着她伸手来的男人,没有犹豫的朝着男人伸出手,下了马车后,收回手,与男人并肩进入李府。

李苏彧的视线扫过自己刚刚轻贴女人掌心的手,随即微握,扬眉,眸色更深一寸。

他想到燕回醒来后那歉疚的模样,对女人先前说的那些不找边的话竟一点都不介意。

他明白,燕回同他一般,不喜麻烦别人,更不想成为谁的负担以及累赘。

如果燕回并不是王家的外甥女,或者说前来北疆出嫁的是另一人,都不会有燕回那般的心思。

正因为燕回知道他与王家女儿的关系,才会更加的明白,当初王家与李家在暗中有所来往,而自从与王家有婚约后,他自己也的的确确把王家女儿看成以后的妻,虽没有日久生情过,也没有会过面,但名声已成,不过是迟早的事。

只是,到最后,竟已成这样的局面。

李家如鲠在喉,燕回成为掌权者来提醒以及恶心李家的棋子。

想到最近气候变化甚大。

他便提出回府养伤。

或者说是,军中简陋又苦寒,燕回身子根本受不住,虽郓城也是风沙之地,但府中环境比军中好太多。

闲云苑。

圆妈妈火急火燎的走到里间,看着老夫人侧躺在榻上,一手搭在玉枕一脸倦意,上前说道:“二公子带着少夫人回来了,没有江姑娘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情况。”

李老太君半阖双眼,轻哼一声:“既然能回府,那肯定是没什么大碍了,这小子就是命硬,当年替他父亲挡了一箭,反倒是他父亲没挨过去。”

圆妈妈微微叹息:“二公子历来是兄弟中最沉稳的,只希望有二公子在,李家如当年老太爷在世时如日中天。”

李老太君掀眸,微微浑浊的瞳孔轻轻一颤,那似被扯动的往事生生从她的骨血中呼吁而出。

李老太君与老太爷青梅竹马,那时李家子嗣依旧单薄,不过老太爷还有一个弟弟,成亲后,李老太君与弟媳周氏,头胎皆是儿子。

接着,老二,老三出生,李家满门皆大欢喜。

养孩子那些年李老太君是这辈子中最幸福的岁月。

渐渐,孩子们长大成人,成亲生子。

后来,突厥来袭,那些年李家把突厥打完,西域也开打,西域打完,西夏又开始。

周而复始,都是李家扛下所有。

除开北疆,其他城池只知北疆兵荒马乱。

年年征兵,北疆男儿最多。

那时大胤官家还是先帝,体恤李家,年年物资从不差。

自从老太爷在战场上倒下,李家好似被死神附身般,李老太君的三个儿子如今只剩下二儿子,五个孙子,只剩下一个孙子。

就连大儿媳随着大儿子的逝世,也郁郁寡欢撒手人寰。

李苏彧上有一个哥哥,下有三个弟弟,皆死在战场。

老太君的三儿子本有一门亲事,在快要成亲时,也战死在战场。

李家二房,没有一个儿郎活着。

北疆,把李家儿郎个个都埋葬……

先帝驾崩后,新任官家只知李家手握雄兵,却不知李家满门只剩孤寡的妇孺。

李老太君太过寒心,果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李家越发举步艰难,李老太君心中的怨气更重,也对李苏彧的子嗣更加的想要把控。

因为李家缺子嗣,缺男人。

她也断然不会让一颗有异心的棋子成为她重孙的母亲。

“选个时候,把江蕴进门的日子定下,顺便还给苏彧挑几个通房。”李老太君沉声道。

圆妈妈迟疑片刻:“是。”

“那燕氏、”李老太君说着略显无奈:“只要不妨碍苏彧的子嗣,也不是不能容忍。”

“是。”圆妈妈颔首道。

老太君重重叹一口气:“苏彧这孩子虽看着冷漠,但内心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燕回又生得一副好样貌,就怕深陷其中,若苏彧兄长与弟弟还在,我这老婆子也不是容不下这样的孙媳妇,只是如今这样的局面,李家子嗣万万不得落入与李家有异心的人手中。

言外之意,李家的子嗣绝对不能从燕回肚中出来。

“老夫人所担心的,公子也定会明白,这不是成亲以来都冷着少夫人?”圆妈妈尽量让李老太君的心思别那么重:“且,老夫人说过的话,公子都记在心上。”

“明日我不想见到燕氏,就说我身子不适,明日的请安就免了。”李老太君摆了摆手,示意圆妈妈出去。

圆妈妈福身一礼后,走出房中。

——

邑园。

岁秋把房中收拾好后,才走出里间来到主屋,看着坐在梨花圆桌前的燕回,上前试探的问道:“姑娘,你与将军如何了?”

燕回蹙眉,想到在营中那男人的话,眸光比这夜色还深沉。

她当时甚是觉得抱歉,毕竟李苏彧伤势那般严重。

“给将军添麻烦了。”

男人唇角收紧,一手紧握在膝盖上,一手撑在身前的案几边缘,看向燕回的眸光沉的厉害。

有片刻的安静,接着男人脸一冷:“我与王家、你深知是什么情况,以往,在婚事这件事上,我从未想过会有什么意外,我李苏彧与王家嫡女的亲事是铁板钉钉之事,亦没有想过以后的妻会换成另一人。”

“虽无与王家嫡女有什么情义,但先帝赐婚,是李家的荣誉,亦没想过除了王家嫡女还会有别的女人,如今我已成婚,也没想过别的女人。”

燕回听后,揣摩出来两个字,那就是‘责任’

这男人从头到尾,不管是谁成为他的妻子,他都会相敬如宾,给他的妻子应有的尊重。

对她也是一样,该有的尊重,该有的情义都会给她。

这个男人的情义,尊重,皆是丈夫与妻子的情义与尊重。

或许,李苏彧的态度对于燕回来说,是最好的,牵扯不深,但也是夫妻,虽貌合神离,但这个丈夫还是会给她该有的尊重。

挺好。

只是,越是这样的男人,才是越不好掌控,心里没有牵扯,没有羁绊,没有牵挂,最后也怕只是……随意丢弃。

越循规蹈矩的男人,越无情。

“姑娘,你在想什么?”岁秋微微弯身:“将军来了。”

燕回回神,这才看到房门处倚着的男人深深的盯着她,见她看过去,那脸色苍白的男人朝着她走来。

李苏彧眼神很静,在燕回的身边坐下。

岁秋垂眸退出房中。

从军中到府门前,燕回与李苏彧没有一句话的交流。

燕回则是因着李苏彧单刀直入的话歇了与李苏彧周旋的心。

而李苏彧内心依旧忐忑他所说的那番话燕回听没听进去,毕竟,他自认说出那番话也算是解释了,她燕回不是王家的女儿他也会对她好。

“你、”李苏彧眉眼舒展,眼中的冷意在散开:“前夜与我所说的出入自由,是要出府做什么?”

燕回看着昏暗光线下的男人,他们之间似乎又近了一些距离,只是不那么陌生,起码谈起事情来,没那么生疏。

“其实妾身想要的出入自由不过是妾身的丫头。”燕回淡然一笑,他们之间,还没有达到直言不讳的地步。

李苏彧心神一敛,剑眉微微拧着,欲开口。

燕回又道:“不过将军放心,妾身万万不会做出有损李家的名声事情。”

李苏彧眉挑的更高,随即起身,他低低一笑:“行,时候不早了,夫人早些休息。”

“将军不留下?”燕回说这句话的时候,很正经,没有丝毫的羞涩,亦没有勉强,就好像很正常的谈话般。

倒是李苏彧身子微僵,他眼睑一动,黑亮的眸瞳里,多了几分戏谑,喉结滚了滚。

燕回缓缓蹙眉,起身站立于李苏彧面前,欲替李苏彧宽衣解带的意思。

李苏彧一怔,那白皙纤细的手已经朝着他的腰间伸来。

他原本想拒绝,却硬生生的等着这个女人上了手,他也很想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因着伤势比较严重,李苏彧一件外袍里面便是白色里衣。

“又是扯动到伤口了。”燕回看着那里衣小腹处沾染的血色,自顾的说着。

“岁岁,把药灵粉拿来。”燕回吩咐到。

岁秋走进来,看着将军伟岸的身影站在自家姑娘前,若抛开别的不说,将军与姑娘真是绝配。

岁秋只适合瞥了一眼,便走进里间。

“将军新伤护的很好,旧伤应该是妾身那日没有处理的好,才导致溃烂。”燕回说着又扯着李苏彧坐下。

李苏彧的视线一直在燕回的脸上停留着,他虽没有仔细观摩过女子的容颜,但燕回这张脸不管是肌肤还是五官,应当最好看的。

他不由的想起调查燕家时,密函上提起燕家家主与家主夫人。

惊才绝绝燕祎,其夫人乃云州第一佳人。

不知,燕回的容貌是继承了谁的?

“可能有些疼,将军忍耐片刻。”燕回从岁秋接过小白瓶,以及另外几味药,与岁秋捣鼓几下,便成为一贴药膏。

李苏彧挑眉,看向燕回的神情又是深了一寸,那纤细白嫩的手指此时正在解他里衣的衣带。

直到拿出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膏药贴在他伤口上,火辣辣的疼痛感传来后,他一手握上了还在他伤口周围抚平那膏药的手。

燕回抬头,双眸正对上男人那一双深黑的眼。

“可以了。”李苏彧放开比他想象中还要软的手,他没有与女人这般相处过,从来没有过,他也更不知该如何与眼前人相处,他知晓燕回与这北疆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同,她有比祖母还厉害的眼光。

他也知道,不能像祖母与府中婶婶们说的那般对待燕回。

那夜燕回的那些话,让他有一种认知,这个女人不属于狭隘的内宅,该是翱翔九天上空才对。

李苏彧见眼前的女人蹙着眉,又道:“有些、疼。”

燕回淡笑:“将军也会面露难色,真是稀奇。”

“我也是人。”李苏彧眸色闪烁着笑意,此刻的感觉也稀奇,以往他从不屑把时间消磨在女人身上。

他总觉得男人就该上阵杀敌,该保家卫国,以往他看不上大哥儿女情长,为了一个女人连命都没了,更恨那个女人心不在大哥身上,就连到死也没能走进那个女人的心。

就因为他看的淡,当初先帝赐婚,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那时他也没有多想,就想着以后成婚后给那个女人该有的尊重,做好他作为丈夫该做的,那样他也对得起嫁给他的那个女人。

夫妻和睦,家宅安宁,繁衍子嗣,守护北疆,守护李家,守护大胤。

这便是他以往所想。

然,现在不一样了。

他以往所想的,只要去做就能做到。

现在,他想要更多。

至于什么想要什么,他也不清楚,就是想靠近这个女人。

“刚刚妾身说了,会有些疼。”燕回淡笑着起身。

李苏彧剑眉微皱,燕回的笑意每每都不会达眼底,他说:“多谢。”

燕回一愣,视线又深深的落在男人的侧颜上,她回:“你我夫妻一场,这般客气作甚?”

李苏彧笑:“都说夫妻一条心,夫人与我可否一条心?”

燕回见李苏彧大谈此事,从岁秋接过锦帕擦过手指染上的膏药,轻笑一声后说道:“将军可知这世间有多少夫妻是一条心?”

李苏彧神情淡然,这种事情,或许他并没有燕回见惯司空,听闻汴京庭闱之中,夫妻二人早已貌合神离,只为利益相互扶持。

“当然了,妾身与将军定是一条心,起码以后妾身仰仗将军的还有很多。”燕回想到心中一直惦记着的事情,胸口微微发紧,好像,那件事唯一能靠的就是这个男人。

男人对这些话历来很受用,李苏彧也如此,他起身后轻嘶一声,道:“这北疆气候只会越发的冷冽,你身子弱,没事不要出府。”

燕回皱眉。

男人又道:“等你,适应了这里吧。”

话落,走出主屋,他到底没有留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