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全文翻译赏析

[译文]我在众人中千百次地寻觅她的身影,无意中回过头来,原来她正在那灯火阑珊之处。

[出典]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注:

1、《青玉案》(元夕)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全文翻译赏析

[译文]我在众人中千百次地寻觅她的身影,无意中回过头来,原来她正在那灯火阑珊之处。



[出典]辛弃疾《青玉案》(元夕)



注:



1、《青玉案》(元夕)辛弃疾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2、【注释】



1.元夕:旧历正月十五元宵节,是夜称元夕或元夜。



2.花千树:花灯之多如千树开花。



3.星如雨:指焰火纷纷,乱落如雨。



4.宝马雕车:装饰华丽的马车。



5.凤箫:排箫,箫管排列参差如风翼,故名。



6.玉壶:比喻月亮。



7.鱼龙:拽鱼灯,龙灯。



8.蛾儿、雪柳、黄金缕:皆古代妇女的首饰。这里指盛妆的妇女。



9.盈盈:形容女子仪态美好。



10.千百度:千百次,千百遍。



11.蓦然:忽然。



12.阑珊:零落稀疏的样子。



3、译文1:



东风吹开了元宵夜的火树银花,花灯灿烂,就像千树花开。从天而降的礼花,犹如星雨。华丽的车马来来往往,满路都是芳香。悦耳的萧声四处回荡,玉雕的灯流光飞舞,人们彻夜狂欢,耍弄着鱼龙形的彩灯。



美女们戴着鲜艳的饰物,欢声笑语中送来了一缕缕幽香。人丛中千百次地将她寻找,猛然回头,却看见那人正在灯火稀少的地方独自站立。



【译文】2:



东风仿佛吹开了盛开鲜花的千棵树,又如将空中的繁星吹落,像阵阵星雨。华丽的香车宝马在路上来来往往,各式各样的醉人香气弥漫着大街。悦耳的音乐之声四处回荡,职如风萧和玉壶在空中流光飞舞,热闹的夜晚鱼龙形的彩灯在翻腾。美人的头上都戴着亮丽的饰物,晶莹多彩的装扮在人群中晃动。她们面容微笑,带着淡淡的香气从人面前经过。我寻找那人千百次,都没看见她,不经意间一回头,却看见了她立在灯火深处。



4、作为一首婉约词,这首《青玉案》与北宋婉约派大家晏殊和柳永相比,在艺术成就上毫不逊色。词作从极力渲染元宵节绚丽多彩的热闹场面入手,反衬出一个孤高淡泊、超群拔俗、不同于金翠脂粉的女性形象,寄托著作者政治失意后,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孤高品格。词从开头起“东风夜放花千树”,就极力渲染元宵佳节的热闹景象:满城灯火,满街游人,火树银花,通宵歌舞。然而作者的意图不在写景,而是为了反衬“灯火阑珊处”的那个人的与众不同。本词描绘出无宵佳节通宵灯火的热闹场景,梁启超谓“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认为本词有寄托,可谓知音。上片写元夕之夜灯火辉煌,游人如云的热闹场面,下片写不幕荣华,甘守寂寞的一位美人形象。美人形象便是寄托著作者理想人格的化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国维把这种境界称之为成大事业者,大学问者的第三种境界,确是大学问者的真知灼见。



辛弃疾生平见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5、这首词的上半阕写元宵之夜的盛况。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一簇簇的礼花飞向天空,然后像星雨一样散落下来。一开始就把人带进“火树银花”的节日狂欢之中。



“宝马雕车香满路”:达官显贵也携带家眷出门观灯。跟下句的“鱼龙舞”构成万民同欢的景象。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凤箫”是排箫一类的吹奏乐器,这里泛指音乐;“玉壶”指明月;“鱼龙”是灯笼的形状。这句是说,在月华下,灯火辉煌,沉浸在节日里的人通宵达旦载歌载舞。



下阕仍然在写“元夕”的欢乐,只不过上阕写的是整个场面,下阕写一个具体的人,通达他一波三折的感情起伏,把个人的欢乐自然地溶进了节日的欢乐之中。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这一句写的是元宵观灯的女人,她们穿着美丽的衣服,戴着漂亮的手饰,欢天喜地朝前奔去,所过之处,阵阵暗香随风飘来。“雪柳”是玉簪之类的头饰。



“众里寻他千百度”:(这人)对着众多走过的女人一一辩认(但没有一个是他所等待的意中人)。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偶一回头,却发自己的心上人站立在昏黑的幽暗之处。



6、写上元灯节的词,不计其数,稼轩的这一首,却谁也不能视为可有可无,即此亦可谓豪杰了。然究其实际,上片也不过渲染那一片热闹景况,并无特异独出之处。看他写火树,固定的灯彩也。写“星雨”,流动的烟火也。若说好,就好在想象:是东风还未催开百花,却先吹放了元宵的火树银花。它不但吹开地上的灯花,而且还又从天上吹落了如雨的彩星–燃放烟火,先冲上云霄,复自空而落,真似陨星雨。然后写车马,写鼓乐,写灯月交辉的人间仙境–“玉壶”,写那民间艺人们的载歌载舞、鱼龙曼衍的“社火”百戏,好不繁华热闹,令人目不暇接。其间“宝”也,“雕”也,“凤”也,“玉”也,种种丽字,总是为了给那灯宵的气氛来传神来写境,盖那境界本非笔墨所能传写,幸亏还有这些美好的字眼,聊为助意而已。总之,我说稼轩此词,前半实无独到之胜可以大书特书。其精彩之笔,全在后半始见。



后片之笔,置景于后,不复赘述了,专门写人。看他先从头上写起:这些游女们,一个个雾鬓云鬟,戴满了元宵特有的闹蛾儿、雪柳,这些盛妆的游女们,行走之间说笑个不停,纷纷走过去了,只有衣香犹在暗中飘散。这么些丽者,都非我意中关切之人,在百千群中只寻找一个–却总是踪影皆无。已经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忽然,眼光一亮,在那一角残灯旁侧,分明看见了,是她!是她!没有错,她原来在这冷落的地方,还未归去,似有所待!



这发现那人的一瞬间,是人生的精神的凝结和升华,是悲喜莫名的感激铭篆,词人却如此本领,竟把它变成了笔痕墨影,永志弗灭!–读到末幅煞拍,才恍然彻悟:那上片的灯、月、烟火、笙笛、社舞、交织成的元夕欢腾,那下片的惹人眼花缭乱的一队队的丽人群女,原来都只是为了那一个意中之人而设,而写,倘无此人在,那一切又有何意义与趣味呢!多情的读者,至此不禁涔涔泪落。



此词原不可讲,一讲便成画蛇,破坏了那万金无价的人生幸福而又辛酸的一瞬的美好境界。然而画蛇既成,还思添足:学文者莫忘留意,上片临末,已出“一夜”二字,这是何故?盖早已为寻他千百度说明了多少时光的苦心痴意,所以到得下片而出“灯火阑珊”,方才前早呼而后遥应,笔墨之细,文心之苦,至矣尽矣。可叹世之评者动辄谓稼轩“豪放”,“豪放”,好象将他看作一个粗人壮士之流,岂不是贻误学人乎?



7、元夕:阴历正月十五为上元节,这日晚上称元夕,亦称元宵,元夜。我国古代有元夕观灯的风俗。玉壶:指月亮。鱼龙舞:指舞鱼灯、龙灯之类。这是一首别有寄托的词作。词人假借对一位厌恶热闹、自甘寂寞的女子的寻求,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高洁志向和情怀。梁启超《艺蘅馆胡词选》云:“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其体会是可信的。词的上片,极写元夕灯火辉煌、歌舞繁盛的热闹景象。“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前一句写灯,后一句写焰火。上元之夜,满城灯火,就象一夜春风吹开了千树万树的繁花,满天的焰火明灭,又象是春风把满天星斗吹落。真是一片灯的海洋,焰火的世界,令人眼花缭乱。“花干树”、“星如雨”,不仅写出了灯火之盛、之美,而且也给人热闹非凡的感觉,渲染出了节日的热烈气氛。“宝马雕车香满路”,是写游人之盛。但这里主要还是为了渲染气氛,所以,作者并没有对游人作具体描绘,只是从整体印象上概括地勾勒了一笔。然而,游人如织、仕女如云的景象却已跃然纸上;最后三句描绘歌舞之乐。节日的夜晚,一片狂欢景象,到处是笙箫齐鸣,到处是彩灯飞舞,人们在忘情地欢乐着,“一夜鱼龙舞”,写出了人们彻夜狂欢的情景。



下片写寻觅意中人的过程。“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观灯看花“的妇女,头上戴着”蛾儿“、”雪柳“、”黄金缕“等装饰品,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整整齐齐,漂漂亮亮。她们一路笑语,带着幽香,从词人眼前走过,这里作者具体地描写了观灯的游人,也是对上片”宝马雕车香满路“描写的一个补充,同时,一个”去“字也暗传出对意中人的寻觅。在熙熙攘攘的游人中,他寻找着,辩认着,一个个少女美妇从他眼前过去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是他要寻找的。那么他所要寻找的意中人在哪里呢?”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经过千百次的寻觅,终于在灯火冷落的地方发现了她。人们都在尽情的狂欢,陶醉在热闹场中,可是她却在热闹圈外;独自站在”灯火阑珊处“,充分显示了”那人“的与众不同和孤高。”众里寻她干百度“极写寻觅之苦,而”蓦然“二字则写出了发现意中人后的惊喜之情。这里作者以含蓄的语言,表现了人物内心的活动。这首词先用大量笔墨渲染了元夕的热闹景象,最后突然把笔锋一转,以冷清作结,形成了鲜明强烈的对比。这种对比,不仅造成了境界上的强烈反差,深化了全词的意境,而且很好地起到了加强突出人物形象的作用。灯火写得愈热闹,则愈显”那人“的孤高,人写得愈忘情,愈见”那人“的不同流俗。



全词就是通过这种强烈的对比手法,反衬出了一个自甘寂寞、独立不移、性格孤介的女性形象。作者写这样-个不肯随波逐流、自甘淡泊的女性形象,是有所寄托的。辛弃疾力主抗战,屡受排挤,但他矢志不移,宁可过寂寞的闲居生活,也不肯与投降派同流合污,这首词是他这种思想的艺术反映。”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历来也为人传诵。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这三句也是”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然经过三境界的第三境,并以此作比喻,对做学问、做人、成事业者,在经历了第一境界和第二境界之后,才能有所发现,自己所追寻的东西往往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没想到的地方出现。



9、这首《青玉案。元夕》,是辛弃疾的名作,它以寻找情人为线索,用元宵节的盛况,烘托出一个孤高、忧郁的”那人“形象,表现出作者对这个形象的执意追求。词的上半阕极写元夕之景:千万灯树如火花竞放,似繁星雨落;街上徜徉着宝马雕车,空中飘散着凤箫清音;各色各样的灯在夜色中回转翔舞……然而,这一切并未打动作者,他无暇欣赏、流连这热闹非凡的景象;他要寻找自己的情人。情人在哪儿呢?下半阕笔锋一转,由景写到人:”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然而,这些穿着节日盛装的美人,都不是作者所要寻找的,他焦急万分:”众里寻他千百度“,但还是没有找到。”蓦然回首“,啊,终于看见了:站立在灯火零落,清冷僻静之处的,正是”那人“!词到此戛然而止,而作者用饱含感情的笔所创造的意境,却引人深思。



也许有人会问,”那人“为什么不加入狂欢的行列,却独自在”灯火阑珊处“呢?表面上看,这是一首爱情词,然而,词中似有更深的含义。这首词作于宋淳熙元年或二年。当时,强敌压境,国势日衰,而南宋统治阶级却不思恢复,偏安江南,沉湎于歌舞享乐,以粉饰太平。洞察形势的作者,欲补天穹,却恨无路请缨。他满腹的激情、哀伤、怨恨,交织成了这幅元夕求索图。国难当头,朝廷只顾偷安,人们也都”笑语盈盈“,有谁在为风雨飘摇中的国家忧虑?作者寻找着知音。那个不在”蛾儿雪柳“之众、却独立在灯火阑珊处,不同凡俗、自甘寂寞的美人,不正是作者所追慕的对象吗?同时这也是作者英雄无用武之地,而又不肯与苟安者同流合污的自我写照。



10、”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第一层意思:表明了感情路上的曲折和峰回路转,是爱情的一种存在方式。



第二层意思(王国维后加的,与作者初衷无关):它表达了人生的一种境界,或者是一种哲理,这种哲理或境界是人生中超越时间、空间的理解,具有永恒性和宇宙性。不会因岁月、际遇、环境的不同而磨灭或忘却。



王国维在这里机智地活用了这一十分诗意的境界。本是元宵佳节,游人如织,灯火如海,就在这样的情景寻觅心里的理想佳人,当然难找,因此虽然千百度地寻寻觅觅,可怎么也找不到,然而最后在蓦然的一次回首时候,却发现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佳人在冷落的灯火处。这是何等的欢欣鼓舞!何等的喜出望外!何等的出乎意料之外又正在情理之中!



这种喜悦是一般人不容易体会到的,正如王国维曾经说过的:”夫人积年月之研究,而一旦豁然悟宇宙人生之真理;或以胸中惝恍不可捉摸之意境,一旦表诸文字、绘画、雕刻之上,此固彼天赋之能力之发展,而此时之快乐,决非南面王之所能易者也。“这是连南面称王者也享受不到的,也是无法交换的。



它是爱情的境界,是治学的境界,是成事的境界,是做人的境界,是人生的境界、、、、、、



11、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闲来无事,玩索大学问家之妙语,击节赞叹之余,心忽有所得:治学有三此境界,喝酒与灌水岂不亦有三此境界?试论之。



王国维认为治学第一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词句出晏殊的《蝶恋花》,原意是说,”我“上高楼眺望所见的更为萧飒的秋景,西风黄叶,山阔水长,案书何达?在王国维此句中解成,做学问成大事业者,首先要有执着的追求,登高望远,瞰察路径,明确目标与方向,了解事物的概貌。这自然是借题发挥,以小见大。那如果按原词解,这几句是情感堆积、蕴酿期,是对下文”望尽天涯路“一种铺垫。喝酒的这个境界,是寒喧之后,刚数杯下肚,酒气略微上升阶段。此时,欢者更欢,愁者愈愁,不过,肚中纵有千番言语,表面上不大多”和风细雨“.灌水的这个阶段是,刚刚”触“网不久的菜鸟雏儿,打字不快,技术不懂,骂架不行,所以,不管论坛(BBS)、聊天室,一般都比较”谦虚“,也不敢大动作灌水,还多是”新手上路,多多关照“之词,显得比较”礼貌“,比较”懂事儿“.然而,从”菜鸟雏儿“到”灌水专家“的心态与资格,也就在这个阶段慢慢的成长起来了。



王的治学第二境界是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引用的是北宋柳永《蝶恋花》最后两句词,原词是表现作者对爱的艰辛和爱的无悔。若把”伊“字理解为词人所追求的理想和毕生从事的事业,亦无不可。王国维则别有用心,以此两句来比喻成大事业、大学问者,不是轻而易举,随便可得的,必须坚定不移,经过一番辛勤劳动,废寝忘食,孜孜以求,直至人瘦带宽也不后悔。这当然又是王国维的高明之处。那么喝酒的这个境界则是酒至酣处,心雄万丈、脸飞红霞。此阶段,飞觞杯交,颐指气使,最来”感觉“的时候,嘴上豪言壮语:”干了!酒个嘛,水个嘛,喝个嘛,醉个嘛,倒个嘛,睡个嘛,干!“,”人生难得几回醉“,”人生几个秋,不醉不罢休“什么什么的,反正是狂语迭出,唾飞沫溅,一付一醉方休之气势。灌水到这个阶段,”雏鸟“羽翼渐丰,铁喙坚硬,已进化成”鹰隼“级别了,打字飞快,论坛、聊天室也论”混“了个”脸熟“了,静时也还如处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模样;动时则如脱兔,呀、哈、呵、吗、拉、吓,招式齐出,胡搅乱打,三峡决堤,水漫金山,一副”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的架势。



王的治学第三境界是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引用南宋辛弃疾《青玉案》词中的最后四句。梁启超称此词”自怜幽独,伤心人别有怀抱“.这是借词喻事,与文学赏析已无交涉。王国维已先自表明,”吾人可以无劳纠葛“.他以此词最后的四句为”境界“之第三,即最终最高境界。这虽不是辛弃疾的原意,但也可以引出悠悠的远意,做学问、成大事业者,要达到第三境界,必须有专注的精神,反复追寻、研究,下足功夫,自然会豁然贯通,有所发现,有所发明,就能够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能引伸这个方面来,王国维的高明自为必说。那么,喝酒的喝到”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个境界,那时的酒,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已经不在是酒,而在一种”精神“了,长歌当哭,狂醉似醒,繁华销尽,浮躁渐去,李白的”斗酒诗百篇“,曹操的”人生几何,对酒当歌“,这些精华,都出自这一境界。



原文:第一境界:晏殊《蝶恋花》



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凤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笼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第二境界:柳永《蝶恋花》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境界:辛弃疾《青玉案》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峨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一个人生观的问题,其实是宋代一位词人将三首词的名句和在一起,这里只有两句,其实字面意思很容易懂,而其深刻的含义则表示人在一生中对自己所经历的坎坷的重新认识:当你功成名就时,再回过头看你走过的路程,你会发现一路的辛酸,都只为你坚定的目标!



想起陀斯妥也夫斯基的一句话:”只有经历苦难,才能体会什么是幸福。“没有一种幸福是天生而来的,没在经历过”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过程,怎么会明白”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狂喜?



本文作者(来源):辛弃疾





本文来源《古典文学网》:https://www.gdwxcn.com/article/952.html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9月30日 am7:19
下一篇 2022年10月14日 am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