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清歌鹿寅)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_(许清歌鹿寅)完整版阅读

小说《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古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许清歌”。文章精彩片段如下:事情是这样的,许清歌在三年前有过一次穿书经历。当时她穿到一本男频文中,她没看过这书,系统告诉她这本书讲的是男主从小和师姐一起长大,师姐死后男主太上忘情,振兴门派,最终得道飞升的故事。她正好穿成了男主的早死师姐。系统让她走剧情,拯救童年凄惨的小可怜男主,对男主好,温暖男主,让男主在被关爱的环境下成长为…

《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内容精彩,“许清歌”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许清歌鹿寅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内容概括:事情是这样的,许清歌在三年前有过一次穿书经历。当时她穿到一本男频文中,她没看过这书,系统告诉她这本书讲的是男主从小和师姐一起长大,师姐死后男主太上忘情,振兴门派,最终得道飞升的故事。她正好穿成了男主的早死师姐。系统让她走剧情,拯救童年凄惨的小可怜男主,对男主好,温暖男主,让男主在被关爱的环境下成长为…

《救错反派后被迫回去拯救世界》第1章 再次穿书 试读章节

“宿主,你救错人了,那是反派!反派!”

这本应该是个快乐周末,如果没有系统出来捣乱的话。

许清歌捧着奶茶,站在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里,如丧考妣。

就在刚刚她还窝在柔软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剧、吃着爆米花、喝着芋泥啵啵奶茶,那叫一个美好。

然而现在,她却要在这么个没有电视奶茶的世界中重新拯救男主。

事情是这样的,许清歌在三年前有过一次穿书经历。当时她穿到一本男频文中,她没看过这书,系统告诉她这本书讲的是男主从小和师姐一起长大,师姐死后男主太上忘情,振兴门派,最终得道飞升的故事。

她正好穿成了男主的早死师姐。系统让她走剧情,拯救童年凄惨的小可怜男主,对男主好,温暖男主,让男主在被关爱的环境下成长为正道之光。等男主长大后,她就可以死遁回现代。

许清歌回到现实世界三年,重新适应了现代生活。系统才来告诉她,她救错人了,她错救了反派。

许清歌很崩溃,明明按照系统的要求照顾新入门的师弟。结果系统告诉她,她救的小师弟鹿寅其实是反派,真正的男主是她大师兄江淮。

“当时说的就是拯救没入门的师弟。”许清歌跟系统理论。

理论了半天,许清歌发现,是系统失误将她送错了时间节点。当时男主已经入门了,所以她才会将后入门的反派误认为是男主。

无良系统推卸责任,说是因为她忘记了男主名字,才导致错救反派,主要责任在她。而且因为她错救了反派产生了连锁反应,整个书中世界完全崩了。身为正道之光的男主叛出宗门在邪魔窝里做了魔尊,性恶嗜杀的反派虽身处仙门,却在毁灭世界的边缘蠢蠢欲动。

系统要求许清歌回去拯救崩了的世界,它会把她重新传送到男主未入宗门前。

许清歌表示拒绝,然而系统直接无视了她的拒绝。许清歌手捧着奶茶,就被传送过来了。

许清歌深吸了一口奶茶。暗骂系统无良,明明是它传送错了时间,还有害她无辜受累重新走剧情。

结果很快许清歌就遇到更崩溃的事,让她恨不得现在就找到系统暴打一顿。

这里确实像她上次穿过来时住的屋子,摆设什么的都差不多,但是有一点不一样,这里明显很久没人住过了。

“沙沙沙,”院中传来脚步声,是师尊回来了?

院内有人应声,“师叔祖,院子已经打扫好了。”

听声音是个女子,许清歌记得上次刚穿过来时,他们门派很穷,只有师尊和她的大师兄江淮两个人。现在重新穿到大师兄也就是男主江淮入门前,她所在的门派应该只有师尊一个人,哪来的打扫房间的侍女?更别提什么师叔祖了。

顺着半开的窗户向外望去,只见一个身姿挺拔,穿着玄色锦袍的男子立在院中一棵桃树下。微风一吹,桃花瓣簌簌而落,落在男子精美的镂金发冠上、落在他漆黑的发间。

许清歌站的角度只能看到男子侧脸,山峰一般高挺的鼻梁,优美的下颌线,修长白皙的脖颈,脖颈上还有一颗红痣在交叠的衣领下若隐若现。

红痣?怎么有点熟悉。许清歌正疑惑,那男子转过身来,整张脸暴露在眼前。

这人她见过,还很熟。这不就是她错救的反派师弟鹿寅吗?只是比她离开时更好看更成熟了些。

等等,那女子叫他什么,师叔祖???

一段段记忆将大脑席卷,原主的记忆涌入脑海。许清歌看看女子身上的衣服,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都是天青色广袖长袍,是弟子服。

许清歌恍然大悟,她现在是穿进了一个小弟子身上,系统只把她的灵魂和奶茶传过来了。

许清歌无语,上次是身穿,这次却成了魂穿,这个系统业务能力也是够差。

通过小弟子的记忆,许清歌发现,现在的宗门早已不是当时的模样,她的宗门万乘宗已发展壮大,成了仙门第一宗。

而现在的男主也就是她的大师兄江淮,走火入魔后不知踪迹。如今万乘宗的宗主何如海是男主江淮的徒弟。她的师弟鹿寅已成为万乘宗武力天花板,众弟子又敬又怕的师叔祖。

所以如今根本不是男主还没入门时,这是三百年后已经崩坏的世界!

许清歌想起系统送她来之前说的话,正道之光男主叛出宗门成了在邪魔窝里做了魔尊,性恶嗜杀的反派虽身处仙门,却在毁灭世界的边缘蠢蠢欲动。

许清歌运了一下灵力,这小弟子只是个筑基期。

天杀的系统,真是信了它的邪。说好的把她送到男主没入门前,现在都过了三百年了。男主江淮早就不在门派,她的师尊也已经埋进土里了。所以现在去哪儿拯救男主?去邪魔窝里吗?她一个仙门筑基弟子,还没进去就被咔嚓了。

“系统,系统?”许清歌心中叫了两声,当然没有任何回应。

看来系统早就丢下她跑了,遇上这么个不敬业,还频频出错的系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拯救男主?拯救世界?还是毁灭吧!

“这院子不许任何人进来,你不知道吗?”

站在院门口的鹿寅将手背在背后,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女子。

那女子低着头红着脸道:“弟子只是见这院子落满了花瓣,便想着帮师叔祖打扫一下。”

“帮我?”鹿寅的眼睛眯了眯,勾起唇角轻笑道:“你倒是好心!说吧,你来这儿有什么目的?”

许清歌看着小师弟那张清俊出尘,人畜无害的脸,怎么看都不像是性恶嗜杀的反派,是不是糊涂系统搞错了?

“是……是弟子心悦师叔祖,看到师叔祖经常来这院子,就想…想或许能在这儿见到师叔祖。”女弟子嗫嚅道。

“心悦我,嗯?”

鹿寅的眼神突然变得阴鸷起来,许清歌站在屋内都觉得冷。

“这院子不许人进来,你以为我是说着玩的?”

等等,他刚说什么这院子不许人进。

只听得鹿寅又幽幽开了口,语气仿佛又温和了下来,“你进过房间没有?”他问。

女子整个身子都发起了抖,“没、没有。”

鹿寅原本温和的语气突然又仿佛结了冰,他冷厉道:“废去修为,拉出去丢到山门外。”

话音刚落几个小弟子从天而降,拉着女子就往外走。

没进房间就废掉修为!许清歌欲哭无泪,自己现在就在屋里,这情况似乎更严重,不只废去修为这么简单,不会被咔嚓吧?

只见那女子挣开拉她的弟子,上前几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她拽住鹿寅的袍角,抬头用一双大眼睛无辜地看着鹿寅,“师叔祖饶命,弟子再也不敢了。”

“等等,”鹿寅俯下身,挑起了女子下巴。

许清歌发现这女子有着一双狐狸眼,嘴角微微上扬,和她原本的模样有几分相像。

她拿起窗下桌子上的铜镜照了照,镜子里的自己戴着万乘宗统一的弟子冠,冠上插着一根碧玉簪,玉簪两边绑着两根天青色飘带,直垂到腰际。圆脸上一双灵动的狐狸眼,鼻子莹润小巧,唇角微微上扬,即使不笑也似带着笑意。

竟和她上一世有七分像,或许向鹿寅表明自己的身份,他能念在自己曾经是师姐的份上放过她。

就在许清歌这么以为的时候。

鹿寅捏住了那女子下巴,眼中闪现出杀意,“你也配像她!”然后他手上用力,只听“咔咔”两声,美人脖颈被捏断,一命呜呼了。

随即那女子就被弟子拉了下去。

许清歌满脑子都是鹿寅眼中的杀意,和那个已经死掉的美人。眼前这人确实不是和她朝夕相处的乖巧少年了。

反派终究是反派,一个要灭世的反派能有什么理智。鹿寅要是看见她,估计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见阎王了。许清歌决定能离鹿寅多远就离多远,老老实实苟命能苟几年是几年。系统自己捅的娄子,自己解决吧!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她的命还能不能苟住。

只能祈祷这位反派祖宗不要进屋子了。

想什么来什么,祖宗从袖中掏出一块白色丝绢手帕擦了擦手,抬步向屋内走来。

完了,小命要交代了。不知道刚来就身死,还能不能回到现代世界,还是在这个世界变成孤魂?联想到自己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的样子,许清歌摇头,不行不行,她不能变成那个鬼样子。

环顾四周,这个房间能藏人的地方只有床底下和柜子里。床底下太脏,许清歌拿着她的啵啵奶茶藏到了这房间内唯一的柜子中。

“嘎吱,”屋门被推开了,许清歌透过柜缝看到一双绣云纹的皂靴迈进来,那双皂靴在门口停顿了片刻,似乎发现了什么。

许清歌捧着奶茶,咬住嘴唇,屏住呼吸。

那双皂靴转了方向,走向了窗边。

“吱呀!”

应该是祖宗关上了窗。

皂靴又转了个方向,这次是直直朝她藏身的柜子走过来的。

被发现了!

许清歌望着自己手中捧着的淤泥啵啵奶茶,不能浪费,起码死前得把奶茶喝光。

许清歌捧着奶茶对着吸管吸了起来。生活太苦的话,就喝一杯奶茶。如果还是苦的话,就再喝一杯!

“砰,”柜门被一道无形之力破开。

鹿寅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个女弟子躲在柜子里捧着个透明圆杯,正在吸里面的像土一样颜色的水。

“奶茶,你喝吗?”许清歌的眼睛弯成一条桥,把奶茶递到鹿寅面前。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