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琛林黛玉《林夕》全文在线阅读_林夕精彩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林夕》的作者是“林琛”。梗概:“唉,罢了,你说的也对,不过是几个下人而已,只是日后你不可再随意妄为,你虽然是六岁的秀才,当世也算是神童,可多少人的眼睛都盯着你呢,不可随意毁坏自己的名声啊。”“孩儿明白,就像是宝玉表哥一般,明明都七岁了却连四书都没有念完,说什么衔玉而生 ,结果整日里在脂粉堆里瞎混,名声都烂大街了,这样就不行。对吧…

古代言情小说《林夕》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林琛林黛玉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林琛”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唉,罢了,你说的也对,不过是几个下人而已,只是日后你不可再随意妄为,你虽然是六岁的秀才,当世也算是神童,可多少人的眼睛都盯着你呢,不可随意毁坏自己的名声啊。”“孩儿明白,就像是宝玉表哥一般,明明都七岁了却连四书都没有念完,说什么衔玉而生 ,结果整日里在脂粉堆里瞎混,名声都烂大街了,这样就不行。对吧…

《红楼:黛玉兄长不好欺》第 2 章 顺利通过考验,提前下绊贾家 试读章节

前院的事办的顺利,林琛也不在乎那么多,直接让三个人牙子把人都带走了,这一下就把贾敏的陪嫁去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因为有一些是在庄子上办事的,如果要换庄头还是需要和林如海商议一二的。

待晚间林如海醒来之后发现此事,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连声喊人把林琛叫过来。

“逆子!逆子!你母亲尸骨未寒,你就发卖她的陪嫁,你莫不是以为你才是这林府的当家人不成?”

“父亲请息怒,父亲怎么不问问孩儿为何如此做派?”

“你说!”

“今日孩儿去看妹妹,却见到堂堂林府的嫡出大小姐身边的居然只有一个雪雁在身边伺候,其他的丫鬟婆子居然去服侍讨好一个奶母,既然她们分不清谁才是主子,那孩儿就帮她们想一想。”

“你!既然要发卖,那你又何必杖毙了王嬷嬷呢?”

“父亲,孩儿说了要发卖,她站出来反驳孩儿,孩儿若是遂了她的心意,岂不是让下人觉得日后做错了事,主子想要处罚的时候,只要冲着主子发狠就能免灾?要是开了这一个口子,日后孩儿该如何服众,如何管理下人!”

看着林如海的脸色没有那么难看了,林琛缓缓站起来,给林如海到了一杯子茶,奉给林如海。

“唉,罢了,你说的也对,不过是几个下人而已,只是日后你不可再随意妄为,你虽然是六岁的秀才,当世也算是神童,可多少人的眼睛都盯着你呢,不可随意毁坏自己的名声啊。”

“孩儿明白,就像是宝玉表哥一般,明明都七岁了却连四书都没有念完,说什么衔玉而生 ,结果整日里在脂粉堆里瞎混,名声都烂大街了,这样就不行。对吧,父亲。”

“你这又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孩儿昔年在扬州知府的府上认识了他家的远房侄子。后来这位侄子的父亲经过打点,去了京都工部当了一个主簿。前些日子他与孩儿通信时说起,孩儿与妹妹还未去京都,贾府便已放出风声,说是巡盐御史林如海大人家的一双儿女将上京去贾府打秋风。”

“岂有此理!”

林如海听了话,气的拍案而起,恨不能下一秒就去贾府理论清楚。

“父亲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呢?若是此刻父亲气坏了身子,岂不是孩儿的不是?与其如此,不如准备好东西,一应用物皆自备,不用贾府的。看谁还能说什么!”

“唉!还好你们兄妹没有出发,此刻一切准备还来得及。”

“罢了,你去告诉林忠,若是有什么需要皆听你的安排,府中大小事务,你这个当哥哥的也应替你妹妹安排妥当才是。”

“是,孩儿谨遵父亲教诲,日后必当好生护着妹妹。”

林琛服侍林如海喝了药歇下后,这才离去。

“大爷,小姐派人来请了几次了,您现在过去吗?”

“嗯,走。”

林如海夫妻不放心体弱多病的女儿,因此林黛玉依旧住在贾敏院子的西厢房里。离着林如海的院子不远,只需要穿过花园小花园就是。

“松香,小姐睡了吗?”

松香是贾敏拨给林琛的一个大丫鬟。

“回大爷,小姐还等着您呢!”

松香一边说话一边打着帘子请林琛进去。

“哥哥,今天下午的事我都听说了,难为哥哥了。”

“你是我妹妹不护着你,又该护着谁呢?”

“可是父亲以前常说读书人的名声最为重要,今日这一件事要是传出去,只怕有碍哥哥的名声啊。”

“妹妹放心,大夏律法签了死契的下人违逆主家的嫡长子,不论传到谁的耳中,都只会夸哥哥清理门户,眼里不容沙子,维护咱们林家的清名。”

“那就好!”

“妹妹,看起来精神不错,我就再给你讲个笑话。”

“什么笑话?”

“还记得母亲和咱们说过二舅舅家有一个衔玉而生的表哥名唤宝玉吗?”

“记得,说是这位表哥只比咱们大一岁,长得雪团一般,外祖母很喜欢他。”

“我这几日与京中好友通信。这位表哥见到漂亮点的小姐,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而且只要看到小姑娘嘴上的胭脂好看,他就非要亲口尝一尝。又不爱读书,如今七岁了,连四书都没读完,整日里管那些努力读书上进的人叫碌蠹(lu du)。你说好笑不好笑?”

“这哪里是大家公子,分明是个浪荡子。骂人家读书的人都是碌蠹,岂不是连二舅舅和父亲都骂上了!真真是。。。”

“哎呀,这你就冤枉他了。他呀,恨不能自己也生成女儿身。整日里穿红着绿,擦粉熏香的比小姐还像个小姐呢!”

“哈哈哈,这简直就是个呆子。若是咱们要遇上了,一定得离他远远的。”

“可不是嘛!他被外祖母养的太娇惯了,一有不顺心就摔他那块玉,唬的外祖母对他是千依百顺,什么都不敢违逆他的心思。”

“这。。。”

“妹妹,想必你也听出来了,父亲打算送咱们回京都外祖家。虽说男女有别,可若是他贾宝玉在后宅能住得下,我必然也能在后宅住下。可我能防得了一时,却防不了一世。与他相处之时,你需得自己立起来,不要被人欺负了才是。”

“可,咱们毕竟是去外祖家寄居啊!”

“什么寄居!贾府虽说挂着荣国府的牌子,可内里也不过就是个一等将军府。真的论起来咱们家可是五代列候,父亲又是正三品的大员,谁比谁更高贵呢?”

“嗯,哥哥说的有理。”

“还有,咱们去了不是寄居,只是借住。一应花费用度用的都是咱们自己家的,半根草都用不到他们贾府的,哪里就是寄居了?再说了后年父亲回京述职,保不齐就回到京都当京官了,到时候咱们不就可以与父亲团聚了吗?”

“嗯,哥哥放心。我明白了。就是不知何时出发?”

“你放心,这大冷天的咱们是不会走的。等春暖花开的时候,咱们就从扬州坐船一路北上,沿途啊多看看风景,保不齐你这心病去了,身体也就好了。老待在家里憋也憋出病来了。”

“嗯,我听哥哥的。若是哥哥还有什么新的见闻,也记得要说与妹妹听呀。”

“放心,你只要记得,你的身后有我和父亲,不论何时,不论何地,任何人都不能随便给你甩脸子,别人要是欺负你,你当场就直接还回去,摔东西也好,骂回去也好,都可以!”

“嘿嘿,哥哥这是要把我往泼辣里教?我呀,才不会随便让人欺负我呢。实在不行,我就直接让人把哥哥叫过来,不就是了。”

“对对对,这才是最好的办法,竟是我糊涂了。”

“哈额”林黛玉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林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晚,嘱咐道。

“行啦,说说笑笑到这个时辰也不早了,你早点歇着。冬日里本就寒冷,你多睡一会儿,保养好身体才是。我就先走了。”

“嗯,哥哥慢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