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皇上你命中缺我)风灵紫耶稣全集免费阅读_掐指一算,皇上你命中缺我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掐指一算,皇上你命中缺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风灵紫”。喜欢穿越重生文的网友闭眼入:难道是鬼打墙?风灵紫赶紧默念清心咒,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记忆慢慢回溯,风灵紫终于想起自己之前正帮某名媛驱邪,顺着邪物的阴气来到了地下室,看到了一副画,后来的事,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那副画上覆了什么东西,把她给控制住了?想到这儿,气得她不由大声骂道:“奶奶的,姑奶奶可是灵童转世,你们这帮邪祟能耐…

穿越重生小说《掐指一算,皇上你命中缺我》,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风灵紫耶稣,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风灵紫”,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难道是鬼打墙?风灵紫赶紧默念清心咒,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记忆慢慢回溯,风灵紫终于想起自己之前正帮某名媛驱邪,顺着邪物的阴气来到了地下室,看到了一副画,后来的事,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那副画上覆了什么东西,把她给控制住了?想到这儿,气得她不由大声骂道:“奶奶的,姑奶奶可是灵童转世,你们这帮邪祟能耐…

第一章 师兄饶命,求入伙 试读章节

寒冷,黑暗,窒息。
风灵紫睁开了眼,伸手不见五指。
她一个激灵坐起来,脑袋顿被撞了一下,用手摸了摸,才发现这里的空间很矮,几乎连坐着都费劲。
见鬼,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作为茅山第二十六代传人,风灵紫虽然不怕黑也不怕鬼,可这又冷又上不来气的感觉却能要了她的命。
难道是鬼打墙?
风灵紫赶紧默念清心咒,强迫自己尽快冷静下来。
记忆慢慢回溯,风灵紫终于想起自己之前正帮某名媛驱邪,顺着邪物的阴气来到了地下室,看到了一副画,后来的事,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难道那副画上覆了什么东西,把她给控制住了?
想到这儿,气得她不由大声骂道:“奶奶的,姑奶奶可是灵童转世,你们这帮邪祟能耐我何。”
黑暗里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声息。
缺氧的感觉逐渐加剧,风灵紫忍不住一阵干咳,很快她就察觉到了不对,这上宽下窄的空间,怎么这么像棺材?
常年帮人家看风水,风灵紫对棺材并不陌生,伸手摸了摸四角,果然各有一根露出了三寸的棺材钉,不由一阵毛骨悚然。
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灵紫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
正自紧张,忽听一阵咚咚闷响,声音若隐若现,竟然好似从地底传出来的。
阴兵?还是粽子?
她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东西。
习惯性的去摸符,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变了,摸着竟然是丝绸的质地。
见鬼了,谁把她的衣服给换了?
找不到符咒,风灵紫不由冒汗,这时,那声音更近了,有如闷雷,震的风灵紫呼吸急促,把自己所知道的神都给求了一遍。
“阿弥陀佛,无量寿福,耶稣,观音菩萨,信女风灵紫从来没害过人,你们高抬贵手,千万要救救小女子啊。”
到后来实在吓的不行,索性扯开了嗓门大喊。
“救命,救命啊。”
地面,有人勒住了马。
“谷主,好像有人喊救命。”
坟包三步开外,立着一匹膘肥体壮的纯黑骏马,马上坐了一个身材高大,带着狰狞鬼面面具的男人。
男人宽肩窄腰,墨发垂肩,虽然戴了一个吓人的面具,却仍然能看出他气度不俗,举手投足间颇有威仪之相。
“嗯。”男人侧耳听了听,旋即马鞭一扫,毫无顾忌的将坟上的黄纸给打落下来。
“声音在这里,给我挖开。我到要看看是什么东西,一路上装神弄鬼闹个没完。”
“是。”
十几人翻身下马,抽出背上宽刃刀就开始挖。
这伙人显然对这种挖坟掘墓的事很是熟悉,眨眼之间,坟头已被挖开,风灵紫的声音也越发清晰,在这寂静的黑夜里,这种断断续续的女声,顿让几人动作为之一缓,纷纷看向了领头的人。
“谷主,要不要拿些黑狗血……”
说话的人声音明显有些颤抖。
坟地里多邪祟,就算大伙经验再足,也还是会怵。
鬼面人点了点头,立即有人拎着两个葫芦走到了坟包前。
风灵紫也是无比的激动,什么粽子,什么阴兵,分明是有人挖坟了。
她张开了嘴,准备使出吃奶的劲大喊,不料上边掉下来一口土,把她给噎了个正着。
“唔……”
叫喊声被噎在了肚子里,听到地面这些人的耳朵里,却是一种说不出的诡异,这种不似人声呻吟从墓里传出,不禁让人毛骨悚然,牙根发痒。
“救,救啊……”
风灵紫一边吐着嘴里土,一边奋力的顶着棺材板,就在她快要濒临窒息的时候,头顶传来了嘭的一声巨响,一股清晰的空气瞬间涌了进来。
得救了。
没等她看清外边是什么形式,就被一股腥臭的东西给浇了一身。
“啊!这是什么鬼?”
风灵紫气急败坏的抹了一下脸,本来就冻的够呛,这下子被夜风一吹,人就更冷了。
几人飞身后退,护住了鬼面男。
在他们眼里,一身大红衣袍的风灵紫,再配上一脸的狗血,简直比鬼还要吓人。
“谷主,怎么办,会说话,莫不是成了气候?”
鬼面男缓缓抽出了宽刀,声音冷沉的说道:“你们都退下。”
几人犹豫了一下,还是闪出一条路来。
鬼面男纵马走到了坟头,缓缓抽出了腰刀,一双深如寒潭的双眸,犹如猎豹,紧紧的锁定了风灵紫。
“你到底有何冤屈,为何一路跟随,伤我子弟,今日若不说明白,即便你是九幽的厉鬼,本谷主也让你有来无回。”
月光下,刀光闪闪,杀机凛然,即便是风灵紫这样见惯了大场面的人物,不禁也打了一个寒颤。
她迅速的举起了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姿势。
“误会,误会啊亲,我一直被埋在棺材里,哪有功夫伤你的人!”
见她高举着沾满了狗血的手,鬼面男的马顿时受到了惊吓,扬起了前蹄。
“啊!”风灵紫吓的大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到她能弯曲的四肢和影子,鬼面男眼眸微眯,刀锋缓缓沉下,左手食中两指平伸在胸前,仍然保持着捏诀的姿势。
风灵紫看的一怔,这恶男竟然会用正一教派的起手势!
立即大叫道:“等等,原来是道友,失敬失敬。在下是茅山派的风灵紫,不知这位师兄如何称呼?”
正一派派系很多,其中最是耳熟能详的就是茅山和天师派,随着时间的更替,灵宝、清徽、净明等派逐渐陨落,天师派索性就已正一道自称,风灵紫叫他师兄,虽说有攀关系的嫌疑,但要具体算来,也没有毛病。
男人面罩面具,看不到表情,他紧紧的睨着风灵紫,答非所问的说道:“这么说,你是个人?”
得知他也是人,风灵紫的胆气顿时撞了,拍了拍屁股从地上爬了起来。
“废话,我当然是人了。”
旋即又纳闷的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们为什么穿着古代的衣服?”
男人微微一愕,淡淡说道:“东陵国,安岭县。”
风灵紫惊愕的张大了嘴。“什么?”
东陵国?
这是个什么鬼国,她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大哥,你不会是在搞笑吧,你以为随便编个地方我就会相信吗?你们肯定是哪个剧组的吧,大半夜的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啊。”
风灵紫尬笑了一声,随即就发现这些人全都把脸转向了她,那眼神仿佛在看恐龙。
不禁后退了一步,难道……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她,她穿越了?
男人拽住缰绳,纵马往前走了一句,冷声问道:“剧组是什么组织,你又是谁?若不老实交代,今日别想活着离开。”
呃!
这是要杀她灭口的意思?
眼见他缓缓抬起了大刀,风灵紫顿时汗毛倒立,脑袋三百六十的旋转起来。
“别,其实我也是个苦命的,被人暗算结了阴婚,凄惨的活埋了,多谢几位大哥仗义相救,还望几位大哥不弃可怜,让我入伙吧,我保证我做牛做马,什么都肯干,只求你留我一条小命。”
现在有一句比较流行的话,叫做打不过就加入,风灵紫几乎没有思考,直接就投降了。
鬼面男目光闪烁,似乎觉得风灵紫有些意思,他瞧了一眼月色,声音淡淡的说道:“牛马我有,说说,你还会做什么?”
风灵紫见有门,立即拍着胸脯说道:“我还会看风水,斗鬼魂,我是茅山弟子,真的,我无所不能。”
心里却对这些人的职业产生的猜测,个个戴面具,就说明他们见不得光,带黑狗血,必定有所忌讳,再加上他们如此娴熟利落的挖墓手法,心里不由一震,莫非自己撞上了传说中的“摸金校尉”?
鬼面男讽刺一笑:“呵,好一个无所不能。”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声极为刺耳的尖叫,划破了宁静的夜空。
似野兽,又似婴儿哭,总之,风灵紫走南闯北了十几年,就从没听过这么难听的叫声,鸡皮疙瘩霎时就起了一身。
众人立即围拢到了鬼面的身边,刀头朝外,戒备森严。
“谷主,那东西来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