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小浅湛储宸)夕小浅湛储宸_《夕小浅湛储宸》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新书《夕小浅湛储宸》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夕小浅”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可能要发海啸。”被赶出来的林栋生连忙拉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沿着海岸线飞奔着逃命。好不容易逃到主公路上,三个人都累得皮软不堪,毫无形象的瘫倒在路边,沉沉喘气。这边艳阳高照,另一边却海潮汹涌…

《夕小浅湛储宸》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夕小浅湛储宸,《夕小浅湛储宸》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可能要发海啸。”被赶出来的林栋生连忙拉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沿着海岸线飞奔着逃命。好不容易逃到主公路上,三个人都累得皮软不堪,毫无形象的瘫倒在路边,沉沉喘气。这边艳阳高照,另一边却海潮汹涌…

《爵爷追妻小娇妻怀里来》免费试读第13章恶魔的惩罚 试读章节

天气急变而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突然卷起了惊涛骇浪,巨大的海浪愤怒的拍打着海面,溅起千山百雪。刚刚驱车到海边的游人吓得仓皇逃走。
林栋生的车停在海岸边上,此时已经被巨浪卷进海里转眼就成为遥远海面上的一个小点,越漂越远。
“快,快跑。可能要发海啸。”被赶出来的林栋生连忙拉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沿着海岸线飞奔着逃命。
好不容易逃到主公路上,三个人都累得皮软不堪,毫无形象的瘫倒在路边,沉沉喘气。
这边艳阳高照,另一边却海潮汹涌。
“好可怕~”林珊珊心有余悸地打着寒战,浑身深透了,头发贴着脑门十分狼狈。
“刚买的劳斯莱斯。”罗绮君心疼那昂贵的豪车。
林栋生安慰道,“不用担心,爵爷已经答应给我们一条航线,到时候什么车买不到。”
“什么航线?那是夕小浅跟爵爷结婚的条件。现在是夕小浅不愿意跟爵爷结婚。”讲到这里罗绮君立刻来了气,冷笑着,“看你养得一个好女儿,不帮衬着你就算了,还害得我们被人赶出来,丢死人了。”
是,他们是被湛储宸的人赶出来的,那冷漠而极度藐视的神情就像一把深深地挖着她的心。
这十几年来她在这个城市过得顺风顺水,从来都是被人捧着,而今天她竟然被人像赶路边的乞丐一样赶了出来。
林栋生眼里闪过一抹狠辣,“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让夕小浅那个贱丫头跟爵爷结婚。”
林珊珊却跟他们想法不一样,“我看爵爷想要娶夕小浅也不过是血来潮。万一夕小浅答应了要嫁给爵爷,爵爷又翻悔了呢?”
林栋生果断道,“所以,要趁着爵爷这几天还新鲜,逼夕小浅就犯。”
林珊珊还想说什么,罗绮君立刻拦住了。
回家后母女两一起泡澡,林珊珊十分不满道,“妈妈,之前你为什么要拦着我。难道你真的想眼睁睁地看着夕小浅嫁给湛储宸,当上豪门名媛吗?你以为她当了富太太我们的日子会好过吗?”
罗绮君戳了戳她的脑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自己去勾了湛储宸代替夕小浅,是不是?”一向疼爱女儿的她脸上难得露出一抹冷笑,“你没看到湛储宸刚刚对夕小浅做了什么?他差点把她给掐死了。你以为湛储宸看上夕小浅什么?不过就是你爸爸说的那点新鲜感。所有女人都对她主动,只有夕小浅不愿意。这不过是男人的自尊心而已。就算他们真的结了婚,湛储宸的自尊心得到满足后迟早扔了她。他要娶的女人肯定是真正的皇室的公主。你呀,趁早死了心,否则到时候哭都没有地方。”
狠话说完,又温柔了下来,“你呀,还是好好想想怎么稳定你乔太太的位置。韩生是个好男人,对你温柔又体贴,虽然不能跟湛储宸比,但是现在在这个城市,年轻人里除了湛储宸就是他了。好好抓着自己的幸福,别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提到乔韩生的温柔,林珊珊心里的那点不甘也就淡了些,罗绮君说的没错,湛储宸最后的样子太可怕了,夕小浅好像舌头都吐出来了。
心里的那点执念没有了,人便活跃了起来,林珊珊一脸兴奋地看着罗绮君,“妈妈,那你爸爸会用什么办法逼夕小浅就犯?”
卖一个夕小浅能得到一条国际旅游航线,简直赚翻了,最让人期待的还是夕小浅最后被赶出湛海宸居,一无所有的样子。而他们却能拿着卖她的钱,看她的落魄的模样。
真的,好期待,好期待啊!
罗绮君不以为然道,“你想想夕小浅最在意的人是谁?”
“她妈妈夕若依。”林珊珊恍然大悟,得意地笑着,“对,只要狠狠的虐一虐夕若依,夕小浅一定会乖乖就犯的。你们去的时候带上我,我也要出一份力,好好虐一虐那个老贱人。”
“好,但是前提是要把韩生抓住了。”
豪门大宅里一派母慈子孝的欢快模样,而位于大海中央的一艘游艇却在惊涛骇浪中随波逐流,时而被卷到浪中,时而被冲到浪顶,十分惊险恐怖。
只做过一次游轮的夕小浅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美丽的大海这样惊险可怕,也不知道原来身边真的随时会出现视生命如草芥的垃圾人。
海水瓢泼着打在夕小浅的身上,她的衣服早就湿透了,布料紧紧地着贴站身体,沉重地限制着她的行动。她索性脱外套,只穿着吊带背心。为了不掉下海去,她只好不断地寻找可以稳定自己的东西。可是刚刚抱住方向盘,一个巨浪就打了过来,将船体狠狠地甩了出去,夕小浅的身体就像一条无力的小鱼,被狠狠地摔在甲板上软软的滑到了船舱的另一边。
湛储宸的游轮就在她不远的地方,虽然也在海浪中起伏,可是他一身白衣站在甲板上,竟一滴海水都没有落在他的身上。
佐唯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不远处那被海浪当球玩的小游艇眼里闪过一抹不忍,“爵爷,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湛储宸脸色铁青,一个多小时了,那个女人还不肯屈服。
“爵爷,爱莎姑姑让我提醒爵爷,拥有显性全鱼基因的女人,现在只有一个夕小姐!”佐唯低下头,突然跪了下来,“请爵爷为我血脉着想,放过夕小姐。等将来有了小爵爷,爵爷再出气不迟。”
有了小爵爷?那个女人都不肯跟自己睡,他要哪里来的小爵爷!
湛储宸冷声道,“再等半小时。”
夕小浅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那一次被海豚尾巴扫到半空中的时候她认为那会是她一生的噩梦,可是现在,看着眼前那矗立在自己面前那巨大的海水墙时,她觉得以前所有的恐惧和害怕都只是一点小小的惊吓。
这样一个大浪如果扑下来,她肯定死定了。
夕小浅飞快地跑向船尾,然而一转身,一头巨大的鲨鱼仿佛电视里的贞子,龇着巨大而森然的牙齿,缓缓地冲破海水墙,向她扑了过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