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小浅湛储宸(夕小浅湛储宸)精彩小说_(夕小浅湛储宸)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夕小浅湛储宸》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文,它的作者是“夕小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你怎么能这样任性。”爱莎又痛又急,她苍老的脸上,每一道皱纹的沟壑里都溢着泪水。湛储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喂了药,死不了。”穿过爱莎,走到夕小浅暂居的卧室,将她放进浴缸里清洗…

《夕小浅湛储宸》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夕小浅湛储宸,《夕小浅湛储宸》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你怎么能这样任性。”爱莎又痛又急,她苍老的脸上,每一道皱纹的沟壑里都溢着泪水。湛储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喂了药,死不了。”穿过爱莎,走到夕小浅暂居的卧室,将她放进浴缸里清洗…

《爵爷追妻小娇妻怀里来》免费试读第13章恶魔的惩罚子分第1章 试读章节

在鲨鱼的嘴冲着自己的脑袋咬下来的瞬间,夕小浅晕了过去。
当湛北辰抱着浑身湿透,脸色苍白的夕小浅回到湛海宸居的时候,爱莎的脸也在瞬间白了。
“爵爷,你知不知道夕小姐对你自己,对血脉有什么样的意义?她如果死了,我们所有的希望都没有了。知不知道了,你自己的身体还需要她的血供着。你怎么能这样任性。”爱莎又痛又急,她苍老的脸上,每一道皱纹的沟壑里都溢着泪水。
湛储宸淡淡地扫了她一眼,“喂了药,死不了。”
穿过爱莎,走到夕小浅暂居的卧室,将她放进浴缸里清洗。
爱莎看着湛储宸孤傲地背影,狠狠地瞪了一眼一旁的佐唯,“你是干什么的,不会劝着点吗?”
佐唯眼里闪过一抹委屈,“我劝了。”看着爱莎道,“放心吧。血脉的事爵爷知道轻重。”嘿嘿一笑,“爵爷给夕小姐喂了生命之水,怎么都死不了的。”
爱莎看着他不懂事的样子,一阵头疼,狠狠地照站他的胳膊打了一下,“生命之水是治病,但是你给我记住,它治不了任何心脏疾病。什么时候爵爷把人给吓死了,就是把整颗生命之树都煮了吃了也活不了了。知不知道,知不知道!”狠狠地打了几下之后还狠狠地警告,“以后哪怕让爵爷折磨你也不能再去折磨夕小姐,知不知道?”
佐唯地看着她,“姑姑……”在看到她那威胁的眼神后,点点头,“知道了。”
教训完了小辈,爱莎敲了敲浴室的门,问,“爵爷要不要帮忙?”
“不需要!”
湛储宸蹲在浴缸外替夕小浅吹干那一头乌黑的长发。修长的手指穿过浓密的黑从中,因为干燥而变得柔顺的头发从指缝里溜了出去。
看着浴缸里那安静苍白的小脸,湛储宸心跳似乎漏了一拍。耳边莫名响起了夕小浅清脆的声音,“孩子是两个人爱情的结晶,那种事情只能跟心爱的人做……”
心爱的人?
无聊,爱情是荷尔蒙刺激下的精神产物,孩子是荷尔蒙刺激下的实质产物,有什么不同!
湛储宸站了起来,将取了条浴巾将她裹了直接送回床上,走到门口,对一旁的佐唯吩咐,“查一下艳照门的幕后主使。”顿了顿,“今天开始盯住林栋生的行踪,随时汇报。”
当然可以用不合法的手段逼迫她给自己生孩子,但是海王地样耀眼的存在,早已不知是多少人的眼中钉。避免麻烦,他还是走走正常手续。夕小浅不愿意,他有的是法子让她愿意,起码,她的那个父亲就很愿意。
夕小浅做了一个梦,开始的时候是噩梦,梦见自己被关到了恶魔扔到了汹涌澎湃的大海上,可是后来就变成了美梦,梦见自己变成了一条美人鱼,她再也不怕那疯狂的海浪,碧蓝的大海里每一处她都可以去。正当她在海里自由的游来游去的时候,突然窜出一条鲨鱼狠狠向咬住了她的头。
“啊~”夕小浅吓得惊叫起来,手有些慌乱地去摸自己的头。
呼!还好,头还在!
可是,刚刚那种痛真的好真实。
湛储宸擦去唇角的血迹,看着她一脸蒙圈的样子,漠然道,“笨蛋!”
夕小浅咻地转过头,终于发现了站在床边的湛储宸,胡乱地抓着被子往自己身上拢,身体不断往后退去,“变态,魔鬼,你想干什么?你,你说过让我考虑的,你,你……你要说话算话。”
湛储宸神情瞬间冰冷,垂在身侧的手一松,握在掌心的白纱帕和小瓶子一起掉在地毯上。
蔚蓝色的眼眸里闪着十万分的厌恶,“如果不是选中的人是你,以你这种姿色,也配出现在我面前?!”
话音一落转身给她一个华丽而傲慢的背影。
夕小浅死死地拽着被子直到那孤傲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她才重重松下一口气,无力地瘫在床头,身体不知道是虚弱的还是惊吓的不断的颤抖着。
湛储宸是真的魔鬼,他竟然把自己扔到海里自生自灭。不,他不会把让自己死,因为要给他生孩子,但是在那之前让他会自己生不如死。
颤抖的手掀开了被子,坐在床边找鞋子,却发现了落在地上的白纱帕和一只精致的小瓶子。
门外响起三声敲门声,夕小浅吓得连忙钻回被子里惊悚地看着门口,直到看到进来的是女佣后,提着的心才落回了原地。
女佣来到床边面无表情地对她道,弯腰捡起了小瓶子,“夕小姐,爵爷让我给您上药。”
夕小浅看着她手里捡起的瓶子,就是刚刚地上的那只。眸光闪了闪,难道刚刚湛储宸是想亲自给自己上药么?
“夕小姐,午餐在送到房间里来还是到餐厅用?”女佣擦完例行公事的问。
“可以在房间里用吗?”夕小浅小声的问,她真的不想看到湛储宸。昨天在海上的那场风浪真的抽走了她全部的力气,今天她没有力气跟湛储宸周旋。
“可以。”女佣退了出去。
夕小浅再次松了一口气,可以不用在餐厅用餐就意味不用见到湛储宸,她可以休息一天,养精蓄锐,明天接着跟他周旋跟他磨。
吃过午饭,夕小浅又钻回被窝里睡觉,可是这一觉却并没有睡多久。
迷迷糊糊耳边传来乱七八糟的声音,湛储宸随时会入侵的危险让她迅速惊坐起来,看着房间里突然多出来的那么多人,她警惕地问,“你们干什么?”
一名女佣走到她面前,“夕小姐,您需要跟爵爷出席湛海集团在Z国区的酒店开业晚会。”
夕小浅皱眉,“我为什么要参加这样的活动?”
湛储宸为什么要带她出席这样隆重的场合,一定有问题,她不能上当。
“夕小姐,您如果不去爵爷一定会很生气。爵爷生气的后果……”
“我去!”女佣的话还没说完,夕小浅立刻打断她,从床上跳了下来。
湛储宸一生气后果很严重,上一次被扔进鲸豚池被海豚当球玩,这一次被扔进海里差点葬身大海,他如果再生气……
夕小浅不敢想。
人要懂审时度势,特别是她其实一点都不想死。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