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小浅湛储宸)夕小浅湛储宸_夕小浅湛储宸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夕小浅湛储宸》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夕小浅”。精彩内容:否则……”夕小浅连忙阻止他那后面的话,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你去忙,你去忙。”她巴不得离他远远的,站在一起尴尬又别扭。要不出丑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人群…

书名叫做《夕小浅湛储宸》的小说,是作者“夕小浅”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夕小浅湛储宸,内容详情为:否则……”夕小浅连忙阻止他那后面的话,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你去忙,你去忙。”她巴不得离他远远的,站在一起尴尬又别扭。要不出丑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人群…

《爵爷追妻小娇妻怀里来》免费试读第14章一点都不想死子分第2章 试读章节

湛储宸一如继往的冷傲慢,礼貌而疏离地跟客人们点头打招呼,但一脸的冰冷,令人不敢多往前靠近一分。
他尊贵而高傲,所有人却都以为习惯。
湛储宸突然伸手揽住了夕小浅的腰,她一下子就蒙了,回过神来,只见湛储宸冷漠地看着自己,“接下来自己活动。”扫了一眼含苞待放的胸线,警告道,“不要做任何让我丢脸的事。否则……”
夕小浅连忙阻止他那后面的话,忙不迭地点头,“好好好。你去忙,你去忙。”
她巴不得离他远远的,站在一起尴尬又别扭。
要不出丑唯一的办法就是远离人群。夕小浅十分有自知之明下走出了旋转宴会厅,往走廊另一端走去。
留在这里她只会是那些人的笑柄,虽然那每一句讽刺的话她都可以告诉自己不需要理会,可是人心肉长。她还没有强大到可以真正的若无其事。
“浅浅?浅浅是你吗?”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
夕小浅回过头,欣喜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妈妈,连忙冲过去抱住了她,高兴地说,“妈妈,你怎么来了?”看着夕若依也是盛装打扮的模样,笑了,“妈妈,你这样好漂亮。”
虽然这些年吃了不少苦,身体有些发福,但是打扮起来也年轻了四五岁。
“就你嘴甜。”夕若依不好意思地拢了拢特意烫过的头发,关心地问,“那天你走后你爸爸不让我去找你。”压抑了声音,安慰道,“浅浅,妈妈知道那些事不是你做的。是他们在冤枉你。妈妈相信你。”眼里泪光闪动,“妈妈没用,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夕小浅微微仰头等眼里的水气消失才抚去夕若依眼角的泪,柔声道,“我不怕妈妈,我会查出真相的。我不会做给你丢脸的孩子。你放心吧,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嗯。”夕若依点点头,嗔怪地看着她,“那你这几天也不回家。知不知道担心死妈妈了。我还去杜秋那找你了,她说你没有去过。”
夕小浅目光有些闪烁,随后笑道,“我我啊,就是临时找了一份工作,做一个老板的随行秘书,因为工资高嘛,又是要二十四小时待命的那种,所以我就没回去。我手机又丢了,所以才没有跟你联系。我今天就是陪我那个老板过来出席晚宴的。”看着夕若依那不太相信的眼神,她连忙道,“还有一个月就上学了,我也要攒学费嘛。上个学期没有奖学金。”
夕若依这便信了,她拉着夕小浅的手道,“浅浅,我今天来就是为了你学费的事。”
正说着话身后就传来林栋生的声音,“若依你来了?”看向一旁的夕小浅,十分友爱的叫着,“浅浅也在呢。”
一句若依仿佛唤醒了夕若依沉睡了春心,十几年来这是第一次,他像初见时那样叫她的名字。
婚姻断裂,有怨有恨,还有这一生只给过他一个人的爱。
夕若依转身看他,轻声道,“走吧,刚好浅浅也在,我们把事说一下。”
原来是林栋生把妈妈约过来的。
夕小浅也想看看林栋生想要搞什么鬼。便跟着夕若依和林栋生到了走廊尽头茶室。
拉上移动门,林栋生连给她们拉开椅子,“坐,快坐,我们一家人都多久没有在一起坐着喝茶聊天了。”
那热情的模样看得夕小浅直皱眉,林栋生想玩什么花样。
“若依,你今天真的很漂亮。”
夕若依的脸一红,但还是很稳重说,“我们还是……”
林栋生却打断了她,看着夕小浅道,“今天来,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浅浅的婚事。她的婚事一旦订了,你跟我提的那些都没有问题。”
夕若依一头雾水,“什么婚事?浅浅跟韩生的婚事不是解除了么?”说到这里这个善良的女人眼里有些不忿,“难道他们现在知道真相又跟我们浅浅求合么?”
夕小浅立刻明白了林栋生的意图,他是自己说不动她,现在要妈妈来说动她。他这算盘打得好,简直无耻到极。
眼里闪过一抹冷意,夕小浅立刻拉着夕若依的手,“妈妈,我们走。”
“若依,你听我说……”林栋生一把抓住夕若依的手,一脸深情地看了过去。这时门却被猛地拉开了,“老公……”
一个穿着礼服的中年女人冲了进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画面。这不是罗绮君是谁!
夕小浅眸光一冷,神色更是十分冷漠,心里头已经是警铃大作。
“老公,你没事吧,老公。我等了你半天没有回来……”罗绮君一把夺回林栋生握住夕若依的手,十分心痛地看着夕若依,“若依,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们都已经离婚了,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还还带着女儿做这种。我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栋生了,不要再破坏我们平静的生活……”
罗绮君可怜巴巴地挤出几滴眼泪,门外渐渐聚过来一些人,本身今天现场来了不少媒体,看到眼前这场景已经开始拍摄了。
夕小浅身子往前一倾,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罗绮君的脸。
林栋生下意识把自己的老婆往怀里揽,警惕地看向夕小浅,“你想干什么?”
夕小浅讽刺地扬了扬眉,“我只是想看看你老婆的脸皮到底是有多厚,能口红口白牙的这么会陷害人。”
“她陷害你,我可不会陷害你。”只见门口涌进十几个中年妇女,凶神恶煞地冲到了夕若依的面前。
林栋生连忙拉着罗绮君远离战场,站在人群外看着不断涌动的人群,得意的勾了勾唇。
夕小浅看着这群中年妇女这架式直觉不好,果然就见其中一名女人指着夕若依骂着,“你这个贱人,敢勾引我老公。你还要不要脸。”
夕若依一脸茫然,“你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和你老公。你认错人了。”
说着起身就要走。
那群女人立刻将她们拦住了。
啪!
一沓照片被狠狠地甩在餐桌上,散开,滑落在地。
只见照片上一个中年男人搂着一个女人,神情十分猥琐。
那个女人,正是夕若依。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33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