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黎慕辰屿《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_(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是作者“温黎”笔下的一部​霸道总裁,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温黎慕辰屿,小说详细内容介绍:青砖铸成的墙角边上,一个白发老头坐在椅子上,照明的两个台灯照亮了这附近一小片区域。老人家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粗布褂子,这会儿正闭目养神,他面前摊开的布上放了几样东西,和一旁厚厚的一摞书。温黎不经意的一眼便看中了他手边的书册,这大晚上的待在这个地方,只能是来卖东西的。“老人家,这个怎么卖?“温黎指着他脚…

正在连载中的霸道总裁《归来后,大佬马甲爆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温黎慕辰屿,故事精彩剧情为:青砖铸成的墙角边上,一个白发老头坐在椅子上,照明的两个台灯照亮了这附近一小片区域。老人家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粗布褂子,这会儿正闭目养神,他面前摊开的布上放了几样东西,和一旁厚厚的一摞书。温黎不经意的一眼便看中了他手边的书册,这大晚上的待在这个地方,只能是来卖东西的。“老人家,这个怎么卖?“温黎指着他脚…

35 只要她温黎想,整个宁洲城满地都是黄金 试读章节

沿着巷子出去就走到了步行街上,这个时间段正是晚上人最多的时候,所有小吃都被规划进了街道两侧的店铺里街道上也整洁干净。

三三两两来往的人手上都挂着几个购物袋,其中普遍可见的就是出名奢侈品的名字和袋子。

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从来不缺衣食无忧的人。

温黎刚转出巷子,两个路口交错的地方,漆黑的墙脚,一道微弱的光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青砖铸成的墙角边上,一个白发老头坐在椅子上,照明的两个台灯照亮了这附近一小片区域。

老人家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粗布褂子,这会儿正闭目养神,他面前摊开的布上放了几样东西,和一旁厚厚的一摞书。

温黎不经意的一眼便看中了他手边的书册,这大晚上的待在这个地方,只能是来卖东西的。

“老人家,这个怎么卖?“温黎指着他脚边那摞书最上方的一本。

“小姑娘,你大晚上的跑到这地方买东西?“

温黎翻看书册头也没抬的回了句,“您不是也大半夜的跑到这里卖东西吗。”

这倒也是。

老人家从躺椅上起身,颇有些感叹的意味,“我在这儿卖了三个月的东西了,你还是第一个要买东西的年轻人。”

其他的都是些老弱病残什么的,总归他也没见到几个人停下来看看他这小破摊的。

温黎仔细的翻阅过了手上的旧书,外表的羊皮书封尚且完整,字迹分明,她之所以一眼相中这本书,是因为它书封上的三个字。

佰草集。

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书怕是老时候的东西了,这书封的质感摸着就是不同的,怕是也传了几百年。

对于古医界的人来说,可是如获至宝。

“丫头,真有买的意思?”老爷子凑近看着她。

温黎点头,“您开个价吧。”

“好,一口价,五千块钱。“

老人家中气十足的伸出手掌,比划了五个手指头。

温黎斜眼,看到了旁边的手机支付,这老爷子也算是个新潮的人,她掏出手机扫码。

她这么干脆的动作,让准备好了要讨价还价大干一场的老人家愣了愣。

“等等,我还没说完呢。“老人家着急忙慌的抓住她的手。

这小姑娘不按常理出牌的,这么就要付钱了?

温黎停下来输入的动作,等着老人把话说完。

“你要是只买这本书,就是五千块钱,但是要连着这些一起,那就是五百块钱。”老人家说着将手边一整摞书都推到她面前。

这样的算法也让温黎愣了愣,这老人家,纯粹的是在这儿解闷的吧。

“我只要这本就行了。“

“你这小姑娘不会算啊,五百块你能拿到这一摞,五千块你只拿到那一本,怎么划算你都只要这本啊?”

这是个什么姑娘。

“我只需要这个,至于其他的,也许会有喜欢它们的人出现,不会被我这样的人带回去再落了灰。”

温黎将密码输入之后起身,老人家看着她一系列的动作,黝黑的眸子里带着满意之色。

“小姑娘等等。”

老人家从那摞书里取了两本压在她手里的书上,“这个是送给你的,我和你是有缘分的人呢。”

“谢谢。”

一直到温黎走出巷子,老人身边的两盏灯闪了闪,忽然从旁走过来两个年轻人。

“老爷子,您今天该收摊了吧。”

老人家看上过去很开心,“行啊,回吧。“

两个小伙子蹲在地上开始收拾,其中一个很快发现了问题。

“老太爷,这东西是卖出去了。“

比刚来的时候少了三本书啊。

他们都来宁洲三个月了,老爷子非得闹着过来摆摊,说不把这东西给卖完就不回去。

偏偏看摊的时候还不许他们靠近,只能远远的守着。

三个月了,他们老爷子终于开张了。

“远归,近离,今天收摊早,我们逛夜市去。“

“老太爷啊,收拾收拾,我们是不是能回家了?“远归语调飞扬,透着这几个月来最发自内心的高兴。

帝都那边可来了好几次信催了啊,老爷子这是在这儿地方耗上了啊,好在今天终于做出生意了。。

“不,我们再留在这儿几天,你们负责帮我把刚才买东西那姑娘的信息给我查出来。”老人家吩咐道。

两个小伙子对视一眼,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垮。

“老太爷……”他张口哄着,“咱们来宁洲之前您不是说了吗,只要把东西卖出一件,我们就返回帝都的,您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老太爷是待在家里闲不住了,非得要拖着家里的小辈出来走走,知道他老人家翻山越岭的想法,没有一个人敢担这个风险跟着他老人家出来啊。

就是他们两兄弟,活脱脱的被老人家给骗了。

被带到了这个地方。

“老太爷,当初说好的只要卖出了东西圆了您这当小贩的心愿,我们就回去的,您不能骗人啊。“远归试图和老人家讲道理。

老人家看着他们俩,夜色之中那双黝黑的眸子出奇的亮,“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远归一下子就急了,“老太爷,您不能这样啊,说过的话就忘记了。”

“年龄大了,这脑子就容易糊涂。”老人家说着转身,“你们两收拾完了之后跟上来啊,我还得去逛夜市呢。”

眼睁睁看着老爷子一步步走出巷子,这分明都八十的人了,怎么走起来还是健步如飞的。

“哥,我们两还能在有生之年回去吗。”近离一脸的生无可恋,将老爷子收罗的古玩往箱子里装。

“老太爷为什么要找那个买他东西的姑娘啊。”近离满是疑惑。

这售后服务也太好了吧,老太爷这是要跟着去给人家解说那本书吗。

“我要是能读懂老太爷的心思,也就不会待在这儿了。”

“也是啊……”远归叹了口气。

他们俩不都是被老太爷给骗出来的吗。

……

温黎从步行街出来之后往正道上继续走,她一边走一边翻着手上的书。

等到回过神来,发现走的路逐渐偏离了正道。

她抬眸,眼前是一栋七层大楼,最上方烫金的字体写着三个字。

寻璜记。

整个楼外面都用栅栏围了起来,楼外四周都铺成了停车场,这会儿一排一排的豪车罗列。

里面像是要开始什么活动,不断的有车子开进去,下车的人无一例外不是华服裹身,光鲜亮丽。

想到刚才楼清说的话,她慢悠悠的合上书,这下知道上哪儿弄钱了。

只要她想,这宁州城满地都是金子等着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