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钟南衾《钟先生心痒难耐》_苏眠钟南衾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苏眠”大大的完结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霸道总裁,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苏眠钟南衾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等苏眠忙完了所有,这才发现了钟一白的异常。她蹲在他面前,轻声问他,“怎么了?”钟一白只是摇头,也不说话。苏眠想着他早上来的时候还挺高兴……转念一想,想到了刚刚钟一白要借她的手机打电话。于是问,“你刚刚给谁打电话了?”钟一白依旧摇头…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钟先生心痒难耐》,是以苏眠钟南衾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苏眠”,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等苏眠忙完了所有,这才发现了钟一白的异常。她蹲在他面前,轻声问他,“怎么了?”钟一白只是摇头,也不说话。苏眠想着他早上来的时候还挺高兴……转念一想,想到了刚刚钟一白要借她的手机打电话。于是问,“你刚刚给谁打电话了?”钟一白依旧摇头…

第26章 老男人也喜欢看美女跳舞 试读章节

钟一白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

满腔的期待和热情就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瓢凉水,整个人都蔫了。

上午九点半,演出正式开始。

钟一白的节目排在第十个出场,其他小朋友都激动的等待上场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角落,小脑袋垂着,谁和他说话他都不理。

等苏眠忙完了所有,这才发现了钟一白的异常。

她蹲在他面前,轻声问他,“怎么了?”

钟一白只是摇头,也不说话。

苏眠想着他早上来的时候还挺高兴……

转念一想,想到了刚刚钟一白要借她的手机打电话。

于是问,“你刚刚给谁打电话了?”

钟一白依旧摇头。

苏眠有些心急,见他不吭声,于是就站起来走过去,从包里拿出了手机。

打开通话记录,看到最近的那一通电话记录上的名字,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心,一下子就疼了。

为钟一白感到心疼。

她蹲下身子,伸手过去,直接将那团小小的软软的身子抱进怀里。

“是不是爸爸有事不能来了?”

苏眠的声音很甜很柔很软,就像一剂催化剂,一下子就击中了钟一白的脆弱。

他瞬间红了眼眶,声音透着哽咽,“他是个大骗子,明明说好的要来的……”

苏眠哄着他,“肯定是有急事……”

钟一白鼓着腮帮子,气呼呼的说,“他就是不在乎我,从来都不在乎我,他只在乎他的公司……”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一会儿就到你上场了,开心一点好不好?”

“我开心不起来……”

苏眠想了想,对他说,“你看这样好不好,一会儿在舞台上你表现得好,等演出结束之后,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钟一白这个吃货,一听到能吃到好吃的,原本黯淡的眼神立马就亮了。

“去哪儿吃?”

“你想吃什么我就带你去吃什么。”

“听他们说市中心新开一家龙虾堡,好吃到尖叫,你能带我去吗?”

“好啊。”

“一言为定。”

苏眠看着钟一白,见他开心了,心里也跟着开心起来。

……

开心起来的钟一白,在舞台上表现得很棒。

他一身纯白色的武术服,腰间系着红色的小腰带。

站在舞台中间,聚光灯打在他身上,小表情认真得不得了。

一群孩子,一招一式有模有样,看得观众席上的家长们心情很激动,掌声此起彼落。

表演结束,孩子们都回到后台。

苏眠立马给了钟一白一个大大的赞,“表现得很好……”

话刚说了一半,手机响了。

她拿过一看,竟然是钟南衾。

她看了钟一白一眼,走到一旁安静的地儿接了起来,“你好,钟先生。”

“苏老师,”钟南衾低沉的声音传来,背景嘈杂,“麻烦告诉钟一白一声,我在B区观众席,让他过来找我。”

苏眠,“……好的。”

挂了电话,苏眠转身去找钟一白。

钟一白正在换衣服,将身上的表演服换成他的园服。

“一白,”苏眠蹲在他跟前,笑意盈盈,“你爸爸来了。”

钟一白手上的动作一下子就停了。

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苏眠,“真假?他刚刚不是说不来了……”

“他刚给我打电话,让你去B区观众席找他。”

“哎哟我去,”钟一白快速穿上鞋子,一边朝外跑一边兴奋得大叫,“我家老钟原来是想给我一个意外惊喜。“

苏眠看他跑得很快,有些担心的叫道,“你慢点,别摔着。”

……

钟一白一口气冲到B区,眼睛就像雷达似的在观众席中扫描了一圈,最后看到了坐在最后面的钟南衾。

他颠颠跑了过去,甜甜的叫了一声,“爸爸。”

钟南衾看着他,唇角勾了勾,“刚刚表现不错。”

钟一白在他身边的位置上坐下来,偏头看他,小嘴咧着,“真的吗?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节目之前。”

“那你还是来晚了。”

“钟一白,”钟南衾睨着他,眼神清淡,“别得寸进尺啊,你知道我很忙。”

钟一白撇撇小嘴,“算了,看在你能赶来的份上,小爷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钟南衾移开视线看向舞台,没再理他。

钟一白却兴奋得停不下来,“爸爸,我刚刚表演得那么好,你有没有给我鼓掌?”

“爸爸,教练说我有练武术的天赋,你觉得我去少林寺怎么样?”

“爸爸,我表现得这么棒,你是不是该奖励奖励我?”

“爸爸……”

钟南衾终于忍无可忍的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先送你回家。”

钟一白立马摇头,“我还不能回家。”

钟南衾垂眸看他,“还有节目?”

“不是我的,是苏苏的,”钟一白弱弱的恳求他,“我能看完苏苏的表演再走吗?”

钟南衾,“……”

她也有节目?

钟一白见钟南衾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

于是急了,“爸爸,不用等太久,她就在下一个节目。”

“爸爸,苏苏跳舞很好看的,你看看那边观众席……”

钟南衾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听到他说,“那个是小胖的爸爸,那个是淘淘的爸爸,那个是东东的爸爸……”

“说重点。”

“重点就是,”钟一白一脸严肃的看着钟南衾,“因为有苏苏的节目,今天来的差不多都是爸爸。”

钟南衾,“……”

钟一白见钟南衾还保持着笔直的站姿,就小声问他,“爸爸,你确定还要走吗?”

钟南衾睨他一眼,重新坐了回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脸色有些沉。

钟一白偷摸的看他,心里也偷摸的想,别看老钟一本正经看似不解风情……

其实,这个老男人也喜欢看美女跳舞啊嘿嘿嘿嘿嘿。

……

苏眠跳的是XJ舞。

上台之前她有点紧张。

这股子紧张感似乎是从接了那通电话开始的……

余苗在一旁笑她,“你紧张个毛啊,这支舞不是你最拿手的么?”

苏眠不好解释,丢给她一个白眼,听到主持人报完幕,她深吸一口气就上了台。

当聚光灯打在她身上的那一刻,台下莫名的响起了一阵掌声。

苏眠害怕自己被干扰,当伴乐响起来的时候,她纤柔的身体开始随着舞动……

此刻,台下,B区。

钟一白欢呼声不断……

“哇塞哇塞,苏苏出来了。”

“天啊天啊,我的苏苏好漂亮。”

“偶买噶,这衣服会不会有点露?”

“啧啧啧,你看那些男人,呵呵呵,眼睛快要黏在苏苏身上了……”

钟南衾没理他,又或者说他根本没听见钟一白说了什么。

那一双深邃的眸子,自苏眠出现的那一刻,就盯上了她。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