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帝婿(赵苍穹林香月)精彩小说_(天神帝婿)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天神帝婿》,由网络作家“晨鹏”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赵苍穹林香月,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他带着人冲上楼,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李虎,住手!”房文涛大喝着冲上去:“你冷静些。”李虎已经杀红了眼。对房文涛的喝声充耳不闻…

高口碑小说《天神帝婿》是作者“晨鹏”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赵苍穹林香月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当他带着人冲上楼,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李虎,住手!”房文涛大喝着冲上去:“你冷静些。”李虎已经杀红了眼。对房文涛的喝声充耳不闻…

第5章 试读章节

第5章

“快快,快上楼!”

正在这时,楼下脚步的轰鸣声大作。

一大队人嘶喊着冲上楼来。

为首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来自西野的督战队长官房文涛。

他怕赵苍穹闹出什么事来,于是向上级报告后,自己也紧急带着人追来了南州。

当他带着人冲上楼,看到眼前血腥的一幕,所有人都呆住了。

“李虎,住手!”房文涛大喝着冲上去:“你冷静些。”

李虎已经杀红了眼。

对房文涛的喝声充耳不闻。

他手上抓着还剩下一口气的那位郝副院长的头发,正要将他的脑袋砸成烂西瓜。

房文涛见状,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抓住李虎的胳膊,吼道:“李虎,你给老子冷静些!”

李虎停下了,扭过头,猩红的双眼瞪着房文涛,使得后者心头发颤。

“房长官,我们天王的女儿被这些畜生害死了,自己也疯了。你让我冷静,我如何冷静!”李虎大吼,杀气越来越浓:“今天,这家医院老子屠定了,一个不留,谁特么也阻挡不了我,包括你在内!”

“你说什么?”房文涛老脸肉眼可见的速度惨白下去,声音不受控制地颤抖:“西野天王的女儿……被,被害死了……”

“是!”李虎眼里充满血丝,钢牙几乎咬碎:“那只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啊……”

这一刻,李虎双目滚出浑浊的泪水。

他也哭了。

“砰!”

房文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面无血色。

完了?

南州要变天了。

女儿被害死。

赵苍穹如果发起疯来,谁人能挡?

到底是哪个不开眼的混账东西,竟敢对赵苍穹的女儿下此毒手。

“长官,您没事吧。”后面的下属们紧急冲上来扶起房文涛。

“我没事,快,快去找西野天王……”房文涛急得直冒汗:“对了李虎,天王呢?”

李虎一顿,这才注意到赵苍穹不见了。

刚才他只管一阵疯狂杀戮,竟没发现赵苍穹已经不在这里了。

“长官,您看,在……在病房里。”突然,一个下属发现了赵苍穹,指着病房里面道。

众人急忙朝病房里看去。

只见里面病床上,一个小女孩衣服被扯开躺在上面,身上扎满了银针。

“帝医十九针。”房文涛瞳孔骤然一缩。

他见过这套针法。

是帝医传承最绝顶的针法。

可起死回生。

曾经,他就见过赵苍穹用这套针法救活了不少濒临死亡的人,将他们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苍天啊,希望这次他也能将女儿的命从鬼门关拉回来。

否则,南州真要血流成河啊。

房文涛在心里默默祈祷着。

为了不打扰赵苍穹救人,房文涛让大家退后。

“来人,赶紧清理现场。”退到外面后,房文涛冷着脸咬牙喝道。

“是。”立即有手下安排人将走道上的血腥清理干净。

“封锁整座医院,此刻起,没我的命令,任何人禁止出入。今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事,任何人都不许泄露出去。”

房文涛继续喝令。

“还有,马上调查赵天王女儿的事,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最快的时间给我结果。”

“是。”

手下们应声而去。

……

“长官,麻烦了。”

一会后,一个下属急匆匆而来,脸色有些难看。

房文涛心里涌出一丝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手下看了旁边的李虎一眼,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不敢当着李虎的面说。

房文涛会意,走到另一边。

“移植骨髓的人是孙夫人。”手下报告。

“哪个孙夫人?”房文涛眼皮一跳,脸上点点变色:“不,不会是……”

“燕都孙家,内院四巨头之一的孙庭的儿媳妇。”

“哗啦!”

房文涛眼前一黑,身体猛地一晃,人朝地上倒去。

孙庭,内院四巨头之一。

真正的顶天人物。

他的儿媳妇跑南州来移植骨髓,还把骨髓捐献者给弄得没命了。

这……

真相太过残忍。

谁能想到,身份显贵的孙夫人,竟人性泯灭到这种程度。

关键,这个女孩的父亲是赵苍穹啊。

“长官,您没事吧,这时候你可不能有事啊。”手下们慌忙将房文涛搀扶起来,心里慌得一匹:“这两方势力如果干起来,不说天崩地裂,那也要把天捅一个窟窿啊。”

“冷静,冷静。哈呼,哈呼……”

房文涛大口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们长官是谁,让他滚出来!”正这时,一道冷傲的怒喝响起。

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梳理得不一丝不苟的清瘦中年男子,带着两个保镖模样的壮汉走了过来。

“孙,孙管家?”房文涛认识这个清瘦中年男子。

燕都孙家的管家,孙福。

孙福看到房文涛,带着疑惑问:“房文涛,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调去西野了吗?”

房文涛稳了稳情绪,勉强挤出一丝笑:“因为有点急事,所以刚到这里。”

“急事?”孙福先是一愣,很快脸色阴沉下来:“这么说,封锁医院的人是你了。谁给你的狗胆?”

房文涛怎么说也是一方大员。

区区一个管家竟敢用这种口气质问他。

换做是别人,早就发飙了。

可他是孙家的管家,房文涛只好忍了:“孙管家,听我解释,事情是……”

“我不需要你解释,马上带你的人滚。”孙福厉喝的叫嚣声打断房文涛:“我家夫人就在这层楼顶楼的贵宾病房,打扰了她治病,你担当不起。”

这完全是命令的口吻。

房文涛以及周围的手下们都气愤不已。

可却敢怒不敢言。

房文涛忍着心里的恼火,尽量平静的声音道:“孙管家,既然夫人在顶楼,我随你去见夫人。”

“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夫人是你想见就见的吗?”孙福一脸鄙夷。

“好,我没资格见你家夫人,但我总要问清楚,人家小女孩捐骨髓给她救命,为什么不管小女孩的死活?”房文涛的声音豁然提高,就算他想控制自己情绪,但此刻还是控制不住。

声音,带着愤怒。

“一个小贱种的死活,与我有什么关系?与我家夫人又有什么关系?”这话竟然说得理直气壮。

人性的冷漠,刷新了房文涛等人的认知下限。

“你……”房文涛再也无法控制情绪,气得拳头猛然握紧,嘴角在抽搐。

“呵呵。”孙福看到房文涛愤怒的样子,口里发出不屑的冷笑:“怎么,你还想替那小贱种出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吗?”

“听着,小贱种一条贱命死就死了,我家夫人乃千金之躯。她一条贱命有幸换我家夫人之命,那是她的荣耀,即便死了,也死得光荣!”

“孙管家,你,你……”房文涛气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么说,我女儿还得对你家夫人感恩戴德了,是吗?”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淡漠得不带一丝人的感情。

声音不大,却是让人心底发毛。

房文涛悚然一惊,急忙回头。

不知什么时候,赵苍穹已经走了出来。

身后,跟着愤怒得双眼泛红的李虎。

他现在想杀人。

“哒,哒,哒……”

脚步声声,一步步逼向孙福。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