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王爷去种田)楚唯楚秀秀_捡个王爷去种田全章节阅读

《捡个王爷去种田》主角楚唯楚秀秀,是小说写手“贫穷紧跟身后”所写。精彩内容:察觉到楚幼承打量的眼神,楚唯心惊,都怪她,心里着急,崩了人设。楚唯忍着坐到了楚幼承身边,眼神中带着孺慕和委屈:“爹,不是我不孝顺奶奶,老宅那边还有大伯在,怎么也不会让奶奶受苦,倒是您,要是不调养好身体,难道还要让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楚幼承听了,心中动容,很是羞愧,丫头是心疼自己,他怎么能想着丫…

小说推荐小说《捡个王爷去种田》是作者“贫穷紧跟身后”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楚唯楚秀秀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察觉到楚幼承打量的眼神,楚唯心惊,都怪她,心里着急,崩了人设。楚唯忍着坐到了楚幼承身边,眼神中带着孺慕和委屈:“爹,不是我不孝顺奶奶,老宅那边还有大伯在,怎么也不会让奶奶受苦,倒是您,要是不调养好身体,难道还要让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楚幼承听了,心中动容,很是羞愧,丫头是心疼自己,他怎么能想着丫…

第6章 谋生计 试读章节

楚幼承立刻反驳:“不行,别的事,爹都能答应你,这事情,绝对不行,爹虽然不是你奶奶亲生的,但养活我这么多年,也不容易。”

楚唯心里的火蹭蹭的冒了上来,以前工作的时候,听同事说家长里短的狗血大戏,她都不信真有这种人,但楚幼承还真给自己上了一课。

楚唯盘算着,得好好给老爹洗洗脑。

楚幼承眼神中带着惊疑,不是他多想,楚唯以前虽说不喜欢安氏,也不会在他跟前多嘴,难不成,丫头被鬼上身了?不行,得找个神婆子来给楚唯看看。

察觉到楚幼承打量的眼神,楚唯心惊,都怪她,心里着急,崩了人设。

楚唯忍着坐到了楚幼承身边,眼神中带着孺慕和委屈:“爹,不是我不孝顺奶奶,老宅那边还有大伯在,怎么也不会让奶奶受苦,倒是您,要是不调养好身体,难道还要让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不成?”

楚幼承听了,心中动容,很是羞愧,丫头是心疼自己,他怎么能想着丫头是中邪呢,可真不该!

楚唯知道楚幼承孝顺,索性换了角度劝他,果不其然,楚幼承犹豫之后,拍了板:“行,这个月的钱,先不给你奶,咱们下个月再补上。”

正巧,云和敲门进来了,面色如常,像是没听到父女两说话一般。

“爹,楚唯,吃饭了。”

楚唯看着云和骨节分明的手端着两只破了口的黑瓷碗,忍不住抽了眼角。

相公的手真好看,想摸。

楚唯的眼神火辣,看的云和恨不得立刻把手收回去。

云和废了不少功夫才烧起火,但控制不好火候,就是这几只红薯,都还是他挑了没蒸烂的。

楚唯接过云和递给她的红薯,直接扒了外面的一层皮,一口咬了下去,除了小时候在孤儿院那阵吃过红薯充饥,后来念书得的奖学金都够她生活。

这一口下去,都是童年的回忆。

云和看着楚唯放在桌上的红薯皮,眼神都是思考,以前的楚唯可不会剥皮,难道,楚唯是别人冒充的?那她是谁派来的?

红薯这东西,尝个新鲜还行,但吃的多了,就腻了。

吃了个七分饱,楚唯就收了手,原主的饭量不小,基本家里的吃食,楚幼承都会先紧着她吃,但现在的楚唯可不会不懂事。

楚幼承见楚唯停手,催着她再吃两个,楚唯摇头说她不想吃了。

楚幼承这才拿起最后一根红薯。

北风呼啸,有几丝透过门缝吹了进来,楚唯眼神苍凉,都是穷闹的。

趁着吃饱的功夫,楚唯循着记忆,去院子里抱柴火,天上已经开始飘雪了,看着仅有的几根细柴,楚唯眉头紧皱,这么点,怎么够过夜,

楚唯先捡了一盆端去了楚幼承的屋子,楚幼承身体虚,不能受寒,楚幼承看到,赶忙推脱说他用不上。

楚唯只低头点火,借着火石,在楚幼承的指导下,点了几次,才起了火星。

“爹,你先睡吧,云和在外面劈柴,剩下的,我们够用。”

正在厨房洗碗的云和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开始烧水。

奔波多年,云和还是不能接受自己脏,这不,已经烧了盆水在泡脚了,想着楚幼承咳嗽,云和犹豫着,给楚幼承也接了盆热水。

感受着脚上传来的温暖,楚幼承眼眶湿润:“云和,是爹对不住你,楚唯这丫头不懂事,平时让你受委屈了,来,这手镯你先拿着,回头当了,添两件新衣。”

楚幼承递上的,赫然就是楚唯娘亲的嫁妆。

这么多年,一个人带着闺女,楚幼承的心早就被人情冷淡给磨硬了,可云和端水让他泡脚的时候,楚幼承的心软成了一滩水。

不过感动没多久,楚幼承就心里暗自后悔,就是给,也该给闺女,万怡云和这臭小子拿着钱在外面胡来可怎么办。

云和倒是懂事,来端洗脚水的时候,直接把镯子塞给了楚幼承。

再出门,云和仔细打量,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在白雪中握着斧头用力劈着柴火。

明明再寻常不过,云和的心却开始了不寻常地跳动,云和赶忙打住心思,收拾了回房,借着油灯,云和捏着有些秃的毛笔,写着什么,还没写几笔,手就抓着笔杆子不动了。

楚唯把小柴与大柴分开,需要劈的单独捡出来。 

 等她把柴火劈完了,雪还没停,院子里又暗又冷。突然想到什么,她找到火盆,走到自己那屋跟前,轻轻叩了叩房门。 

“要不要烤火啊?” 她轻声问。 

屋子里没有反应。 

她又唤了一声,依旧没反应。 

楚唯见门没锁,轻轻推开,探头一瞧,看见昏黄的油灯下,那道单薄清瘦的身影已经伏在破旧的桌子上睡着了。 

手里还拿着一本要抄写的书。 那书明显泛黄,封皮也破旧不堪,只勉强用油皮纸糊着。 

楚唯这才反应过来,乡下的读书人是很辛苦的,更别说是云和这种,长期被楚家与原主压榨,连个私塾都没钱上,想要长些学问,就全靠自己努力了。 

 楚唯本想把书拿走,又怕人会醒,犹豫之后,从柜子里拿了一件棉衣披在他身上。 

云和一觉醒来已是半夜。 

他前几日想着事情,彻夜难眠,也没想过会趴在桌上睡着了。

看到身上多了一件棉衣,云和眉心紧蹙,眼底掠过警惕。 

蹙眉看向手里的书,忽听得劈啪一声脆响传来,他扭头,就见地上不知何时竟放了一个燃着的火盆。 

冷冰冰的屋子,瞬间被火光照亮,暖气环身。

 许是白天折腾几趟,把这副小身板儿累得够呛,虽有些冷,楚唯仍是很快睡着了。

云和偏头看去,隔着矮桌,楚唯紧紧裹着被子,沉沉睡着,屋里只剩下楚唯的呼吸声。

火盆的焰火来回跳动,云和的心也是如此。

本想起身出去走走,又怕吵醒了楚唯,最后,云和和被躺在带着暖气的炕上,眼睛直直盯着屋顶。

等再醒来,看到旁边早已空了的床铺,云和眼神中带着失落,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起身开门,就看到楚唯在院里扫雪,云和想着昨晚的梦,难掩担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5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