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章节阅读_(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完结版在线阅读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主角温南枳宫沉,是小说写手“温南枳宫沉”所写。精彩内容:一遍又一遍,她盯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最后号码在眼眶里越来越模糊,眼泪也溢出了眼角。“呜呜……”她想咬住被子阻止自己的哭声,却嗅到了被子上宫沉的味道。她哽咽一声,将手里的被子扔了出去,然后将脸颊埋进臂弯里,死死咬住手臂才没有哭出声音。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擦了擦眼泪,拿着手机对着妈妈的号码发送消息,也…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作者“温南枳宫沉”笔下的一部​武侠修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温南枳宫沉,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一遍又一遍,她盯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最后号码在眼眶里越来越模糊,眼泪也溢出了眼角。“呜呜……”她想咬住被子阻止自己的哭声,却嗅到了被子上宫沉的味道。她哽咽一声,将手里的被子扔了出去,然后将脸颊埋进臂弯里,死死咬住手臂才没有哭出声音。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擦了擦眼泪,拿着手机对着妈妈的号码发送消息,也…

第26章 冒名顶替 试读章节

在房间里枯坐一天的温南枳,盯着空荡荡的柜子,心底便是一片悲凉。

她最后的寄托也碎了。

她从枕下掏出了顾言翊给她的手机,她又一次拨通了妈妈的手机。

依旧是无人接听。

一遍又一遍,她盯着屏幕上熟悉的号码,最后号码在眼眶里越来越模糊,眼泪也溢出了眼角。

“呜呜……”她想咬住被子阻止自己的哭声,却嗅到了被子上宫沉的味道。

她哽咽一声,将手里的被子扔了出去,然后将脸颊埋进臂弯里,死死咬住手臂才没有哭出声音。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擦了擦眼泪,拿着手机对着妈妈的号码发送消息,也许有一天妈妈会看到。

“妈妈,我是南枳,我没事,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一定会让他们放了你的。”

消息发送成功,犹如石沉大海。

等了半个小时,手机一声响动都没有。

忠叔却端着一碗汤走了进来,“温小姐,骨头汤对你的腿比较好。”

温南枳有些受宠若惊,都不敢去接。

“忠叔,你给我煮汤会不会被……他骂?”

说到他,温南枳声音压得特别的低,就怕被喜欢欺负她的女佣听到,然后去宫沉那告状。

忠叔表情却十分的轻松,“没有得到同意,我的确不会这么做的,你放心。”

“同意?他?”温南枳更不敢喝,惊恐的直摇头。

忠叔看着温南枳的表情,无言的笑了笑,将碗塞进了她的手里。

最后温南枳还是喝了汤,但是她宁可相信这是忠叔偷偷为她煮的,也不肯相信这是宫沉同意忠叔煮的。

不可能。

“温小姐……”

“忠叔,你喊我名字南枳就可以了。”

“南枳小姐,你只要记住我的话,其实宮先生没有那么可怕。”忠叔本分的加了小姐二字。

“不,他比可怕还要恐怖。”温南枳执着的否定了忠叔的话。

忠叔突然笑了出来,一改平日里严肃的神态。

忠叔做了几十年的管家,自然知道自己能说的和不能说的话,所以他所有的话都是点到为止,不会去刻意评论宫沉的好坏。

他只是突然之间觉得眼前这个漂亮的像瓷娃娃的女人有些不同罢了。

“南枳小姐,这是宮先生换药用的东西,等他回来,你去给他擦一下。”

“忠叔,我能不去吗?”温南枳畏惧的蜷缩了起来。

回想昨天宫沉摔她琵琶那副凶残模样,像一头狂躁的野兽一样,她根本就学不会捋顺他的脾气。

宫沉只要看到她就是一副阴沉沉天寒地冻的神色,却又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一件事,烧腾起一把怒火,焚烧一切。

忠叔将药箱留在温南枳的脚边,不说明便走了出去。

温南枳只能胆战心惊的等着宫沉回来。

……

可是傍晚和宫沉一起回来的却是林宛昕。

林宛昕的手臂上还搭着宫沉的外套,有种说不出的亲昵感。

温南枳站在楼梯口,身体靠着栏杆平衡身体,手里捏着药箱,雪白的手指已经被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捏红了。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宫沉不悦的扫了她一眼。

“忠叔说……”

“滚。”宫沉冷漠的开口。

随着他的声音,温南枳的身体一颤,手里的药箱差点摔在地上。

林宛昕看温南枳身体抖得跟筛子一样,一把接住了她手里的药箱,“交给我吧。”

“宮先生,我替你换药吧。”林宛昕顺着宫沉的目光看到了温南枳的背影,握着药箱的手不由得更加用力,语气却依旧保持温柔。

宫沉回神上楼,直接进了书房。

林宛昕进去后,将宫沉的外套小心的搭在衣架上,露出了手腕上的手串,在宫沉面前刻意的拨动了一下手串。

随后才走到宫沉面前,缓缓蹲下身体,挤开了宫沉手臂上的纱布。

一看到里面发红的伤口,林宛昕立即流露出心疼的表情,擦药的时候特别的小心认真。

宫沉突然伸手抬起了林宛昕的脸颊,两人对视着。

林宛昕被宫沉的沉怒目光一扫,整个人都僵住了,外面都说宫沉脾气出了名的古怪极端,根本就没有人能看透他。

此刻她便是这种感觉,透过他的黑暗的双眸,看到的却是无尽的深幽,真的要想去揣度的他的心思,根本就办不到。

宫沉的双眸带着一种魔力,上扬时带着邪魅,半眯时危险诱人,每一道眼波流转都牵动的人无法自拔。

林宛昕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个无措的自己,即便是她极力想维持镇定,却在他强势的气息下渐渐虚软。

“宮先生。”

“你是谁?”他薄唇亲启,烟草味迷离醉人。

“我……”林宛昕知道她的时机来了,立即表现出无措的样子,“我……对不起宮先生,我的确是带着居心应聘这份工作的,我只是……”

“只是什么?”宫沉的声音充满了磁性。

林宛昕怔怔的望着他,“宮先生,或许你不记得我了,我们是高中同学,你帮过我,我一直相对宮先生说声谢谢,而且我……”

“我知道宮先生不喜欢工作上牵扯私人感情,所以宮先生请您放心,我不会表现出来的。”林宛昕殷切的表达着,只是想让宫沉知道她的惊慌。

只是林宛昕的要更加浓烈一些。

“你喜欢我?”宫沉直言道。

林宛昕垂首,不否认也不承认,随后才含着泪摇头,“不,不喜欢,我已经配不上宮先生了,对不起。”

宫沉原本笑意一收,似乎想到了林宛昕话中的意思。

“对不起,宮先生,已经很晚了,我就先走了,工作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林宛昕起身深深俯身,然后挂着泪跑了出去。

走出书房,林宛昕侧首看了一眼书房的门,眼角的泪消失的干干净净,唇上不由得牵动出一抹笑意。

带着笑,林宛昕离开了宫家。

而书房的宫沉立即拨通了金望的电话,“你去查一下林宛昕的过去。”

金望立即给了答复,“宮先生今天怀疑飞机上女人是林宛昕时,我就已经去多方查证过了,林宛昕居然和宮先生你是一个高中的,成绩优异考上大学,大二就拿着全额奖学金出国了,毕业后在国外工作,的确是个有能力的女人,这次回国恰巧就在飞机上,信息全部都对上了。”

“真的是她?”

宫沉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花园,目光加深,不由得浅笑。

……

第二天上班时,林宛昕显得有些憔悴,却强撑着身体继续工作。

站在宫沉身边汇报工作的时候,流露出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报告还没说完,人就晕了过去。

林宛昕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忍着不安感受着自己被宫沉抱起的感觉。

宫沉将怀中的林宛昕放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观察着她。

林宛昕幽幽转醒,露出歉意的目光,“宮先生,对不起,我没事。”

“有心事?”宫沉皱眉。

林宛昕一改自信秘书形象,怯怯的摇头,“没,没事。”

“你几号回国的?”宫沉冷声问道,眼底多了一丝阴沉和质疑。

林宛昕一愣,顿时有些拿捏不准宫沉的意图,但是走到了这一步,她只能装下去。

“十,十八号,从伦敦直飞国际机场。”

“飞机上发生了什么?”宫沉鹰似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她。

林宛昕没想到宫沉会问的这么直接,心漏了一拍,随即她撇过脸,不敢看宫沉的双眼。

她摇摇头,“没,没什么事,什么事都没有!”

她刻意强调了一遍,就是为了对付宫沉多疑的性格。

宫沉一定调查过她了,所以她昨天才把真话都说了,加深可信度。

眼下,成败在此一举。

“你的手串在哪里丢的?”宫沉又问。

林宛昕故意迟疑,流露出为难的神色,“在……飞机上,宮先生,你想说什么?能不能不要问飞机上的事情?我真的不想说。”

“因为这个?”宫沉从口袋里掏出红玉髓的手串。

林宛昕此刻的脸色是真的苍白,一点都没有装。

她昨天晚上还在想,会不会只是手串相似?所以她才误认为是自己手串的另一个。

但是当她看到宫沉手里的手串,她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本能的开口,“不可能,不可能……”

就是因为林宛昕此时真实的表情,所以让宫沉相信了她就是飞机上的女人。

林宛昕回神的时候,发现宫沉的脸上展现出夺目的淡笑,她一直想要的宫沉就在她的面前,剁手可得。

哪怕只是因为一个谎言开始,她都想要得到他。

“宮先生,真的是你?”林宛昕逼出了眼泪,更是换上了一副娇柔模样,“你没有骗我?你不要骗我,我真的很害怕……”

“是我。”

宫沉望着林宛昕,一改凌厉的神色,魅惑的面容染上了舒展轻松的淡笑,身后窗外的阳光落在他漆黑的西装上,泛着丝丝金色,犹如优雅的野兽停留在光晕下,每一个动作都是如此的让人着迷。

林宛昕痴痴的看着他,伸手想要拿过另一串手串,但他细长的手指一绕,将手串收了回去。

林宛昕不敢迟疑,垂首间目光却依旧停留在宫沉的脸上,沾了水雾的眼眸徐徐流盼,唇上沾了津液显得十分红润。

她又哭又笑,神色上找不出一点破绽,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抚上宫沉的脸颊,像个为情所困的娇羞女人,带着不安抿唇窃喜,怯怯的打量着深爱的人。

她的指尖多了一分情愫缱绻,若有似无的展现着她所有的美艳,又不落痕迹的引诱着宫沉的靠近。

深领的衬衣,在她有意无意间聚拢,衬出她的好身材。

而她面色泛红,靠前一步,又退回半步,将自己的妩媚展露无遗。

欲拒还迎间,每一分都恰到好处。

林宛昕虽然表现的很羞涩,但是眼中还是多了一丝邀请之意,难忍时看似无意的抬起腿蹭了蹭宫沉的膝头。

来吧,来吧,宫沉。

林宛昕难掩期待,缓缓闭上眼睛……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6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