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钟南衾《钟先生心痒难耐》_《钟先生心痒难耐》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钟先生心痒难耐》,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苏眠钟南衾,也是实力作者“苏眠”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他看着舞台上的她,一袭红裳,脸覆轻纱,一双灵动的眼眸,纤细得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以及那被一层布料包裹着的浑圆……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子强烈的冲动。他想将她打包带走。……演出结束之后,所有的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从今天起,学校正式放了端午假,演出结束后,余苗也走了…

霸道总裁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是作者“苏眠”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苏眠钟南衾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他看着舞台上的她,一袭红裳,脸覆轻纱,一双灵动的眼眸,纤细得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以及那被一层布料包裹着的浑圆……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子强烈的冲动。他想将她打包带走。……演出结束之后,所有的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从今天起,学校正式放了端午假,演出结束后,余苗也走了…

第27章 虾仁炒饭 试读章节

只是,当视线落在裸露的肚皮上时,脸色微沉。

她皮肤本身就白得通透,再加上聚光灯一打,更是白得惑人。

不知怎地,钟南衾再一次想到了那一晚……

瞬间感觉有股热流在身体内攒动,钟南衾忍不住闭了眼。

再睁开眼时,脸色愈发不好了。

他看着舞台上的她,一袭红裳,脸覆轻纱,一双灵动的眼眸,纤细得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以及那被一层布料包裹着的浑圆……

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子强烈的冲动。

他想将她打包带走。

……

演出结束之后,所有的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

从今天起,学校正式放了端午假,演出结束后,余苗也走了。

明天就是端午,她今天下午就得跟着余家爸妈一起回老家,陪住在老家的奶奶过端午。

只剩下苏眠一人。

她也不忙着回家,因为跳舞跳了一身汗,她就在学校为老师提供的淋浴室冲了澡,换了自己的衣服,待头发彻底干了之后这才离开了学校。

出了校门,苏眠正要朝公寓的方向走,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

“苏苏。”

苏眠猛地回头,看着停在树荫底下的那辆银灰色的宾利以及那个将小脑袋伸出车窗外正努力冲她招手的钟一白。

见她看过来,钟一白立马推门下了车。

蹦跶着跑过来,他拉住了苏眠的手。

“苏苏,我等了你好久,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苏眠,“你等我有事吗?”

“我今天演得不错,我家老钟要带我去吃好吃的,你也一起去吧。”

苏眠下意识的想拒绝,只是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就被钟一白给堵住了。

他可怜巴巴的看着她,稚嫩的嗓音中透着恳求,“苏苏,一起去好不好?本来说好的,你要带我去吃龙虾堡的,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下次好不好?”

“不好。”钟一白嘟着小嘴,大大的眼睛里透着受伤,“苏苏,你不喜欢我了么?”

“不是,我很喜欢一白……”

“那你就是不喜欢我爸爸了?”

苏眠,“……”

这让她怎么回答?

这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

见她不说话,钟一白就当她是默认了。

他往她跟前凑了凑,压低了声音对她说,“我爸爸的确不招人待见,但他钱多啊,你就看在他钱多的份上,陪我吃一顿饭吧。”

苏眠,“……”

这和他爸爸钱多又有什么关系?

苏眠下意识的看向车子的方向,想着里面坐着的那个男人……

她是真的不愿意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只是看着钟一白那双渴望的眼神……

“好吧。”

……

豪华的宾利车稳稳的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

车外,一片繁华热闹。

车内,一片安静。

钟一白是个不安分的,他老老实实的坐了一会儿,就开始在位置上动来动去。

苏眠怕他摔着,忍不住轻声说,“一白,坐好。”

她有副天生好嗓音。

软软的,糯糯的,还透着股子让人喜欢的甜。

钟一白很听她的话,立马老老实实坐好。

他偏头看她,小嗓音干干脆脆,“苏苏,你跳舞真好看。”

苏眠没料到他突然说这个,下意识的抬眼去看前面开车的男人。

不料,他也正好抬眸,后视镜里,两人的视线就这样撞到了一起。

他眼眸太过深邃,特别是认真的看着一个人的时候,更是让人无力招架。

心跳开始加快。

脸颊开始升温,耳朵在发烫……

她直勾勾的与他对视,直到钟一白的声音再次传来……

“苏苏,你很热吗?脸怎么突然红了?”

整个人瞬间被惊醒。

苏眠快速收回视线,看向窗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声线,“我不热……还好。”

“咦,你还说不热,耳朵也红了。”

苏眠,“……”

她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真的好尴尬。

从未有过的尴尬。

她绞尽脑汁找理由,想要哄过钟一白。

可脑子很乱,她根本找不出理由。

就在这时,她听男人低沉的嗓音从前面传来,“想好吃什么了?”

很显然,这话是问钟一白的。

钟一白是个吃货。

一听到这话,立马也不纠结苏眠脸红耳朵红是否热不热的问题。

“爸爸,听说城西那边新开了家龙虾堡,味道很不错,好吃到尖叫。”

钟一白原本以为钟南衾会答应。

毕竟是当着老师的面,他总得给他一个面子。

但结果却是……

“太远,我下午还有个会,就近选一个。”

钟一白立马嘟起了小嘴,“那你还问我做什么。”

说完又加了一句,“这附近有什么好吃的,不是意大利菜就是法国菜,你知道我不喜欢吃这些。”

说完等了好一会儿,他见钟南衾不理他,他就扭头问苏眠。

“苏苏,你想吃什么?”

此刻的苏眠已经平静下来,脸色恢复正常。

“我无所谓,只要你喜欢。”

钟一白眼睛突然一亮,“我喜欢吃你做的菜。”

苏眠,“现在吗?”

“嗯嗯嗯,”钟一白眼睛发着光,“苏苏,我能去你家吗?我好想吃你做的虾仁炒饭。”

当然没问题。

只是苏眠不敢贸然答应。

毕竟孩子的家长还没开口。

钟一白多聪明的孩子啊,一见她有些犹豫,就立马问正在开车的男人,“爸爸,我能去苏苏家吗?“

钟南衾抬眸,视线扫过坐在钟一白身边的小女人。

她没看他,头偏向一旁,脖颈处一大片肌肤露出来,白得晃眼。

他缓缓收回视线,薄唇微启,“会不会太麻烦?”

这话显然不是对钟一白说的……

苏眠轻声回,“不会,只是一顿饭,而且我很喜欢一白。”

钟南衾唇角微勾,“既如此,麻烦了。”

苏眠扯了扯唇角,没再回他。

最高兴的莫过于钟一白。

“苏苏,你家住在哪儿?“

“就在附近,”苏眠想起家里没菜了,就对正在开车的男人说,“钟先生,麻烦你一会儿在门口停一下,我想买点东西。”

钟南衾没回她,只是抬眸,透过后视镜看了她一眼。

这一次,两人的视线轻轻一碰便离开。

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苏眠住的公寓大门口。

苏眠下车,进了一旁的超市。

平时上班没时间,她图方便就直接来这超市买菜,若是周末,她一般就是菜市场,那里的菜比超市新鲜得多。

她一下车,钟一白就忍不住了。

“爸爸,你怎么知道苏苏住这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