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南枳宫沉《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_《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全章节免费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是以温南枳宫沉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温南枳宫沉”,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温南枳接过两把钥匙,盯着忠叔手里的那把钥匙,“能不能……”“南枳小姐,不能。即便是我不主动给宮先生,宮先生还是会来拿的,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主动一些比较好。”忠叔解释道。温南枳只能点头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小说《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温南枳宫沉,也是实力派作者“温南枳宫沉”执笔书写的。精彩片段如下:”温南枳接过两把钥匙,盯着忠叔手里的那把钥匙,“能不能……”“南枳小姐,不能。即便是我不主动给宮先生,宮先生还是会来拿的,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主动一些比较好。”忠叔解释道。温南枳只能点头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第52章 风暴之前 试读章节

温南枳一直深陷林宛昕的警告之中无法安眠,浑浑噩噩的就睡了几个小时便被一阵响动吵醒了。

忠叔敲开门,先是把早餐递给她,然后叫工人把她那扇门换了。

宫人安装的很快,留了三把钥匙给忠叔。

忠叔卸下了其中一个,“给宮先生的。”

温南枳接过两把钥匙,盯着忠叔手里的那把钥匙,“能不能……”

“南枳小姐,不能。即便是我不主动给宮先生,宮先生还是会来拿的,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主动一些比较好。”忠叔解释道。

温南枳只能点头接受了这样的结果。

忠叔起身对温南枳道,“南枳小姐,吃好了就出来,宮先生快要醒了。”

吃了早餐,温南枳走出房间把门锁上了,然后进了厨房。

女佣看她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甚至没有故意为难她。

“南枳小姐,宮先生交代过,林秘书以后就由你照顾,这个时间你不如先去看看林秘书有没有起床,看她是想在楼上用餐还是下来陪宮先生一起用餐?”

从称呼上,温南枳就被吓了一跳,木讷的点头然后走出厨房。

身后的女佣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讨论了起来。

“她居然进了三楼没有被赶出来,之前多少女人想爬进三楼主卧的床?全部被宮先生赶了出来。”

“是呀,我现在都不知道宮先生到底怎么想的,以后这宫家女主人到底几个?是哪一位?”

“我觉得还是林秘书的可能性大一些,毕竟宮先生对林秘书那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温南枳也听明白了她们态度改变的原因,目光不由得向上,想起了昨晚宫沉片刻的温柔。

她立即晃了晃脑袋,穿过长廊直接去了二楼。

……

温南枳敲了敲房门,却没有得到林宛昕的回应。

她立即想林宛昕手不方便,不会出事了吧?

又敲了几下,依旧没有动静,她只能试着拧开了房门。

床上的被子是掀开的,林宛昕却不在房间,她往前走了两步,阳台上也没有林宛昕。

温南枳以为林宛昕已经起床下楼了,准备离开的时候,房间配套的浴室里传来了林宛昕愤怒却刻意压低的声音。

“你们是不是要逼死我?除了要钱还会做什么?这些年我都给你们多少钱了?我现在受伤了,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你们就不能消停一点吗?”

温南枳听到了一个关键字,钱。

她不由得放轻了脚步,一点一点往门外挪动,虽然偷听很不礼貌,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知道林宛昕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知道了!你们别逼我,不然的话,你们什么都拿不到!最近都不要打电话给我,也不要去公寓找我,更不要去我的公司,不然没有人能帮你们。”

林宛昕的声音透着无奈和不耐烦,站在外面都能听到她透过门传出来的重重叹息声。

温南枳听到林宛昕的脚步声,立即跨出一大步站在了门外,手扶着门把装作自己刚拧开门。

林宛昕看到温南枳吓了一跳,手里的手机掉在了地上,立即质问道,“你干什么?”

“林秘书,你想在房间吃早餐还是和宮先生一起?”温南枳压着狂跳的心,看着林宛昕。

林宛昕依旧在打量温南枳,想确定温南枳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但是温南枳依旧低着头和平时没有什么异样。

“南枳,你来多久了?”林宛昕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刚进来,有事吗?”温南枳捏着手指,这才敢看着林宛昕回答。

林宛昕扫视温南枳,这才放心下来。

“我去楼下,待会儿你来帮我把房间收拾一下。”

林宛昕在没人的时候,已经不打算遮掩自己的真面目了。

“我知道了。”温南枳点头。

林宛昕走出房间,温南枳跟在她后面,看着她穿着一条半领长袖的长裙,身姿摇曳,完全看不出一丝阴狠。

两人刚下楼,就听到了忠叔和他人交谈的声音。

温南枳觉得其中一个声音有些熟悉,从林宛昕身后走了出来。

下了楼走过连通大门的挑高走廊,就看到四方的玄关处忠叔正挡着一个女人,不让她进来。

“宫梅小姐,宮先生还没有起床,请你先回去吧。”

“忠叔,你只是管家,你有什么资格管主子的事情?这房子是宫家的,不是宫沉的!我回娘家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

宫梅还是一副高傲的女强人气势,尖细的高跟鞋快要把底板踩踏,正红的口红无一不表露她的强势。

忠叔依旧那副谦和模样,只是语气中多了几分坚定,“宫梅小姐,很抱歉,宫家十几年前就被拍卖过,现在的宫家是宮先生自己买回来的,按照道理来说它就是属于宮先生的。”

“你!”宫梅深吸一口,立马换了一副脸色,让身后的男助理拿了一些水果出来,继续道,“忠叔,我也知道你忠心耿耿,但是我是宫沉的姑姑,以前没有好好照顾他,现在自然是要来多多走动的,顺道也能看看南枳,毕竟都是一家人。”

听到自己的名字,温南枳立即皱眉抿唇,她总觉得自己会被送进宫家,和这个宫梅一定有关系。

从宫沉受伤,她爸爸和宫梅迫不及待来刺探情况,她就有了这个疑惑。

玄关的忠叔淡淡一笑,就是不放宫梅进门。

温南枳和林宛昕都能看到宫梅额头上的汗珠,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一样。

温南枳听到宫梅的声音越来越高,不由得担心的抬头看向三楼的方向。

林宛昕自从上一次吵醒宫沉,早就从女佣的嘴里了解过宫沉的习惯,她一看宫梅就知道宫梅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最关键的是,林宛昕帮宫沉处理公事的时候,发现宫沉一直都在打压宫梅夫家的生意。

想着,林宛昕便有了想法,放轻脚步走上前。

“忠叔怎么了?宮先生还在休息,这样会吵醒他的。”林宛昕温柔的开口。

宫梅的注意力立即从忠叔身上转移到了林宛昕的身上,将林宛昕上下打量了不下三遍,尤其在看到林宛昕穿着居家拖鞋的时候,整张脸都蒙上了黑气。

温南枳察觉到宫梅瞪过来的眼神,不由得闪躲了一下,她不善于挑起争吵,所以本能的避开了。

宫梅一侧的嘴角裂开,描画的眼线蔓延出眼角,挑眉时露出凶狠,“你是谁?”

林宛昕显得十分的自信,不卑不亢的介绍道,“你好,宫总,我是宮先生现任的秘书,林宛昕,很荣幸见到你。”

宫梅一眼就能看出林宛昕的手腕,嘴上说是秘书,穿着轻便的衣服,一副刚睡醒梳洗打扮后的样子,分明就是住在了宫家。

这让宫梅看向温南枳的目光更加毒辣一些,真是个没用的女人,连个男人都看不住。

“林秘书是吧,你可真的是给我长见识了,原来秘书真的能丰富老板的业余生活,工作娱乐两不落,宫沉给了你多少工资?”宫梅冷嘲热讽。

而林宛昕脸色一僵,嘴角的笑意也跟着怔住,但是她依旧镇定自若,“这也要宮先生看得上不是吗?毕竟有些人看不上就是看不上。”

温南枳头皮发麻,明白林宛昕这是在说自己。

宫梅走到温南枳面前,挽着她的手臂,冷声道,“宫家有资格和我说话的女人只有宫太太,林秘书自我介绍结束了,就退下吧。”

宫梅的手一挥,像是遣退下人一般,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心机女。

女人看女人的眼神向来毒,更别说宫梅这种混迹于各种女人男人中的女强人,她一眼就能看出林宛昕这人城府极重,却完全不明白宫沉为什么要把这种女人留在身边。

宫梅来不及细想,拧了一把身边的温南枳,“宫太太难道没有什么话要说吗?”

温南枳垂首忍着痛,她自己在宫家到底什么身份,难道宫梅会不知道吗?

她今天要是帮宫梅对付了林宛昕,以宫沉对林宛昕现在的喜欢,宫沉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

楼下的响动吵醒了宫沉,他阴沉着一张脸走了下来。

林宛昕立即迎了上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关心道,“宮先生,还是吵醒了你吗?真的很抱歉。”

宫沉看到宫梅和温南枳站在一起,便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抬手就揽过了林宛昕的肩头,让林宛昕靠着自己。

林宛昕不好意思的推了他一下,便立即顺从的贴着他。

“姑姑,好久不见,这回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还是你对我的女人特别感兴趣?”宫沉邪笑一声,完全没有把宫梅放在眼中,“又或者是你的工程出了问题,所以想找我求助?抱歉,你可以打电话和我的秘书预约一下。”

“你!”

宫梅完全没有想到宫沉已经如此肆无忌惮,难道温南枳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

宫梅整了整身上的西装,笑道,“宫沉,你想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为了宫家和温家的面子,你还是收敛一点,南枳才是你的妻子。”

“是吗?她敢说不吗?你问问她,她可是温家心甘情愿送进来的,又是跪着求我留下她,她有资格管我吗?”宫沉眼尾扫了一眼温南枳。

温南枳被各种目光包围,宫梅的阴狠毒辣,林宛昕的警告威胁,宫沉的则冰冷无情。

她沉默不言,她的确不敢。

宫梅深吸一口气,硬生生挤出一点笑容对宫沉,“宫沉,姑姑会打电话预约你的时间,希望你记住你今天的话,千万别后悔。”

宫梅撂下话转身就走。

温南枳听到林宛昕对宫沉嘘寒问暖着。

“宮先生,你别生气,先吃早餐吧。”

宫沉依旧搂着林宛昕,冷面无情的看了温南枳一眼。

……

宫梅为什么来找宫沉,温南枳完全不知道。

更不知道宫梅从这里受气后,第一个找的就是她的合作伙伴,温南枳的爸爸,温祥。

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报道着宫沉和温家大小姐联姻的事情。

温南枳从忠叔嘴里知道这件事后,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宫沉娶她是为了困住她,折磨她。

那一纸婚书只是一把铁锁,一个秘密。

一旦公开,她已经感觉到了即将来临的狂风暴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8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