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越朱茯苓《八零福妻要当家》_《八零福妻要当家》精彩小说

《八零福妻要当家》是网络作者“凤芒”创作的小说推荐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程越朱茯苓,详情概述:”刘梅面色微变,她从没想过竟然会有人替朱茯苓说话,“我说错了吗?我又没对她做什么,是她勾引我男人,我还没跟她算账呢!”张艳丽突然抓起朱茯苓的手,卷起袖子,露出那道伤疤,“你推倒朱茯苓,这道伤就是这么留下的,我都看见了。”众人面面相觑,看刘梅的眼神渐渐多了几分怀疑。刘梅终于慌了,她没想到竟然被人瞧见了…

《八零福妻要当家》,是作者大大“凤芒”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程越朱茯苓。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刘梅面色微变,她从没想过竟然会有人替朱茯苓说话,“我说错了吗?我又没对她做什么,是她勾引我男人,我还没跟她算账呢!”张艳丽突然抓起朱茯苓的手,卷起袖子,露出那道伤疤,“你推倒朱茯苓,这道伤就是这么留下的,我都看见了。”众人面面相觑,看刘梅的眼神渐渐多了几分怀疑。刘梅终于慌了,她没想到竟然被人瞧见了…

第11章 工作要黄了 试读章节

听够了大家对朱茯苓的讽刺,刘梅才假惺惺装好人,“大家别这么说,怎么说朱茯苓也是要面子的人,大家当着她的面这么说,多让她下不来台呀!”
朱茯苓总算知道陈少荣为什么会对刘梅的指控深信不疑,然后跑来对她兴师问罪了,搁后世,刘梅就是个绿茶。
一肚子坏水,还特别能装!
朱茯苓可不打算客气,冷笑道:“如果不是你搬弄是非,程越怎么会被骗,然后误会我?”
“胡说八道!”刘梅慌了一下,但很快镇定下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跟程主任吵架关我什么事?”
在家属院里,朱茯苓的名声跟她根本不能比,所以她才有恃无恐。
不管朱茯苓怎么狡辩,大家都只会信她,不会信朱茯苓半个字。
没等朱茯苓说什么,张艳丽站出来,说:“刘老师,你也少说两句吧。”
刘梅面色微变,她从没想过竟然会有人替朱茯苓说话,“我说错了吗?我又没对她做什么,是她勾引我男人,我还没跟她算账呢!”
张艳丽突然抓起朱茯苓的手,卷起袖子,露出那道伤疤,“你推倒朱茯苓,这道伤就是这么留下的,我都看见了。”
众人面面相觑,看刘梅的眼神渐渐多了几分怀疑。
刘梅终于慌了,她没想到竟然被人瞧见了,可她绝对不会承认的,“我没有推她!是她纠缠我男人,还要推我,我只是躲开了,是她自己摔倒的!”
说完这话,她扭头就走。
张艳丽摇摇头,安慰朱茯苓:“要不是亲眼瞧见,我也没想到她是这种人,她是老师,有正经工作,大家都听她的,八成都以为她说的是真的呢,不过没关系,我信你。”
朱茯苓若有所思,“有正经工作就有话语权?那我马上也有工作了。”
还没走远的刘梅听到这话,冷笑。
裁缝工算什么正经工作?
再说,她能不能当上这裁缝工,还不一定呢!
回到屋里,刘梅还是有些不忿,就问陈少荣,“你不是在门口听得很清楚吗?程主任真打朱茯苓了?”
可她压根没在朱茯苓身上看到什么伤!
陈少荣想起那道沉闷的拳头声,还是有些心有余悸,“我听到动静挺大的,应该是动手了。”
刘梅撇撇嘴,没说什么。
陈少荣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
梅子好像很希望朱茯苓被打,为什么?
又想起朱茯苓伶牙俐齿的话,他更迟疑了,“你说朱茯苓欺负你,没骗我吧?”
刘梅立刻挤出两滴眼泪来,生怕陈少荣多想,“你竟然为了朱茯苓怀疑我?该不会被朱茯苓缠着缠着,你就看上她了吧?”
“胡说什么!”陈少荣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叹气道:“你还是离朱茯苓远一点,少去招惹她吧。”
“明明是她招惹我!谁不知道她刁蛮任性,最会欺负人?”刘梅不服。
陈少荣皱眉,觉得今天的刘梅一身刺,跟他印象中的温柔老师有点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他只能暂且把这股古怪感放下,好生好气哄道:“不说她了,我先回去工作了,晚上给你带好吃的。”
林荫道上。
“裁缝工?”张姐以为自己听错了,然后一点也不信,“你别开玩笑了,县城只有一家裁缝店在招工,那老板娘眼界高着呢,我看她一个月给60块钱,也去应聘过,老板娘根本不要我!”
她家里有一台缝纫机,平时没少缝缝补补,技术可以拍着胸脯说不错,可人家老板娘压根瞧不上。
朱茯苓连缝纫机都没摸过吧,老板娘能瞧上她,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朱茯苓笑笑,对她的质疑没说什么,反正她会用行动和结果证明的。
这么一想,心头那一丝因为程越和刘梅而升起的烦闷一扫而空。
她干劲十足,因为前途一片光明!
于是,她马不停蹄地回家,揣上可怜巴巴的一点零钱,直接出门。
坐车去县城的裁缝店。
裁缝店里。
一名年轻姑娘坐在缝纫机前,眉眼跟老板娘有几分相似,想来是老板娘的亲戚。
可那是老板娘说好要留给朱茯苓的位置。
朱茯苓眉头轻蹙,“老板娘,你要招两个裁缝工?”
“就一台缝纫机,而且我没那么多钱,招那么多人干什么?就招一个。”老板娘看了朱茯苓一眼,眼神很不耐烦,还带着一丝警惕的嫌弃。
意思是,老板娘要出尔反尔,招了别人顶替她?
朱茯苓不理解,明明之前说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卦了。
上回的李姐也在店里,就站在缝纫机旁边,看着正在做衣服的姑娘,眉头越皱越紧,“怎么不是上回的姑娘?”
不止是她,店里还有几个拎着衣服的客人,也是奔着朱茯苓来的。
“老板娘,给一样的工钱,为什么不招个更好的?我们也想让朱茯苓给我们改衣服,绣牡丹呢!”
这几个都是熟客,每次出手大方,在店里买了不少衣服,老板娘当然不想得罪,只能赔笑脸,“反正都是绣,谁绣都是一样的,你们先让这姑娘试试嘛。”
见识过朱茯苓的绣工,这姑娘绣的东西跟朱茯苓比起来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她们能看上才有鬼了。
李姐第一个不同意,扭头就走。
然后就看到了朱茯苓。
她对朱茯苓的印象很好,“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你手艺这么好,到别家去人家还抢着要你呢!你去哪家裁缝店工作了跟我说一声,我想让你多帮我绣做几件衣服。”
这就把朱茯苓给问住了。
放眼整个芒城,卖衣服的店铺不少,但是招裁缝工的店是仅此一家。
朱茯苓纵有十八般武艺,那也得有地方使呀!
看了一眼对方拎着的一袋衣服,朱茯苓只能叹气,“如果有地方用缝纫机,我可以帮你把这几件衣服做好。”
倒不是她想当烂好人,而是她看得出李姐挺有身份,结交李姐这个朋友,对她百利而无一害。
老板娘又想把李姐拽回去,“我新招的这姑娘手艺真心不错,你先试试嘛,又不是只有朱茯苓一个人会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