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初雪杨芸《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_《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精彩小说

小说推荐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是作者““慕简”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杨初雪杨芸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杨初雪脸上一冷,缓缓停下出拳的动作,整个人如雪中傲梅,清冷艳丽地不沾染半分尘埃。“哟,雪儿妹妹今儿好雅兴,出来散步?”贺云珞身着一袭张扬到扎眼的红衣,手捏丝绸绢帕袅袅婷婷地捂着嘴娇笑,她毒辣的眼神带着些嘲弄,划过杨初雪因为运动而出了些薄汗的额头上。杨芸为了在贺云珞跟前露脸献媚也不甘示弱,趾高气昂地扬…

完整版小说推荐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杨初雪杨芸,是网络作者“慕简”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杨初雪脸上一冷,缓缓停下出拳的动作,整个人如雪中傲梅,清冷艳丽地不沾染半分尘埃。“哟,雪儿妹妹今儿好雅兴,出来散步?”贺云珞身着一袭张扬到扎眼的红衣,手捏丝绸绢帕袅袅婷婷地捂着嘴娇笑,她毒辣的眼神带着些嘲弄,划过杨初雪因为运动而出了些薄汗的额头上。杨芸为了在贺云珞跟前露脸献媚也不甘示弱,趾高气昂地扬…

第9章 送炭生事端 试读章节

这日,杨初雪刚刚给自己施完最后一针,百无聊赖地在一方小院里打着太极拳。

这幅单薄的小身子骨太过孱弱,前几日她随便做几个动作就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不过在她有意的锻炼中总算是略微强壮了点,将一套太极慢慢打下来还是没有问题的。

她刚摆起个白鹤戏水的招式,脚还没有收稳。就在这时,一个赫赫扬扬的声音由远到近,笑的十分尖利刺耳,有如两块粗瓷片互相刮擦,听起来好不恼人。

杨初雪脸上一冷,缓缓停下出拳的动作,整个人如雪中傲梅,清冷艳丽地不沾染半分尘埃。

“哟,雪儿妹妹今儿好雅兴,出来散步?”

贺云珞身着一袭张扬到扎眼的红衣,手捏丝绸绢帕袅袅婷婷地捂着嘴娇笑,她毒辣的眼神带着些嘲弄,划过杨初雪因为运动而出了些薄汗的额头上。

杨芸为了在贺云珞跟前露脸献媚也不甘示弱,趾高气昂地扬起头,只拿两个鼻孔面对着人道,

“杨雪你好大的胆子,见了王妃还不行礼!”

正愁无聊没人解闷儿,这哼哈二将就自己送上门来了。杨初雪的脸上玩味尽显,心里起了逗引之心,低低一笑,露出一排晶莹剔透的糯米白牙。

杨芸见杨初雪阴险的表情,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她眼神闪烁,看到身前的贺云珞后才勉强给自己增添了几分底气,壮起胆子道,

“我让你给王妃行礼,你听到没有!真是不知礼数的贱蹄子!”

杨芸说话不留分寸,尽捡些污言秽语来骂。她杨初雪却根本不是认人折辱的软性子。

“这么说,你比我懂礼数了?”

杨初雪缓缓抚着养出一点尖儿的粉嫩指甲,细细地对在斜洒下来的阳光,唇上虽是笑着的,可一双黑眸却看不出半分情绪。

杨芸闻言骄傲地斜眼看她,响亮地打了个鼻旋儿,样子满是不屑,

“那是自然,我同王妃姐姐学了不少东西,不像有些野蛮人……”

贺云珞被捧地开心,脸上的笑掩也掩不住,挺了挺那傲人的胸膛。

杨初雪身如青竹般立在院心,柔嫩的面容上带过一层冷意,直直看向自鸣得意的杨芸,眼中晕染着些许怜悯,

“哦,我当你是跟谁学的一身毛病,怪不得成了如今这模样。一口一个小贱人贱蹄子,我想以你的脑子……呵,想必身后定是有先生指点。”

轻盈脆亮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院子内的人全部听到,一些来往洒扫的奴婢忍不住掩嘴轻笑,更有胆子大的,还用眼睛去偷瞄杨芸与贺云珞二人。

贺云珞当着许多人在场,被人拂了面子。得意的表情在脸上一怔,忽觉的被人火辣辣地打了脸。

这些散话歪话在大庭广众下确实很失体面,杨芸真是不中用,被人家轻轻巧巧一两句就噎的闭了嘴,平时对她花言巧语的劲儿都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贺云珞心里对杨芸这条哈巴狗儿的印象也就大打折扣。

杨芸捕捉到了贺云珞投过来的一道冷冷的目光,她心下一惊,生怕王妃疏远了自己,两道秀眉一竖,刻薄如纸片的嘴唇一张一合,

“你在王妃面前如此出言不逊,给我道歉!”

“你听到没有?!”

这两个人平白无故来她院里,肯定又是来寻衅滋事的,倒不如趁这个由头给她们点苦头尝尝,说不定那个宋延捷一生气就决定把她踢出王府呢!

杨初雪弯起一双比月亮还要明亮的眸子,将宽大的衣袖一点点挽起,俏皮十足地跳到二人跟前,樱唇微动一字一句,

“我,没,听,到。”

“你!”杨芸不由分说地扬起了巴掌。

贺云珞气的鼻子都歪了,姣好的面容变得铁青一片,目光划过一道显而易见的狠毒,却意外地柔声阻止,

“算了,芸儿。都是自家姐妹,不用那么多虚礼。”

杨初雪正欲接招,对贺云珞又装出圣母小白花的样子感到十分困惑。

贺云珞最爱面子,当了王妃以后受尽千呼万应的感觉,更是端着架子容不得任何人的忤逆。现下却一副委屈的包子样,难不成她肚子里还憋着什么坏?

杨初雪瞬间崩紧神经,一双慧眼如日照紫雾,目光盯着贺云珞二人的一举一动,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可是王妃姐姐,杨雪这个小贱……小人也太过恶了些,您的性子如果一直这么软,哪天她说不定就爬到您的头上作威作福了。”

杨芸的声音尖利刺耳,硬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把贺云珞形容的像是个委屈巴巴的受害者。

若是叫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恐怕会认为杨初雪才是那个为虎作伥,喜欢欺凌弱小的小人。

杨初雪怒极反笑,这个杨芸为人乖张说话做事蠢钝如猪,可唯独在陷害人的这一项点满了技能,毒辣的想法融会贯通自成一派。

“雪儿妹妹她刚刚从死里逃生,兴许是还没有适应过来,别说骂我几句,就是打我两下我这个做姐姐的又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

贺云珞见杨初雪兀自冷笑,便哭得珠泫玉泣,莲花小脚飞快地向前几步,一双保养上好的柔嫩小手拉起杨初雪,哭哭啼啼道,

“雪儿妹妹,姐姐这次来不为别的。只是怕近日天气逐渐寒冷,屋里不够暖和,才专门带人为你送炭火的。喏,上好的红罗炭。”

贺云珞挥了挥手,身后跑来一小厮,正提着一大筐取暖用的炭。

小厮撩开遮盖筐子的蓝布,显露出里面的红罗炭,个个块大饱满不像是以次充好的东西。看到这里,杨初雪的心中更加疑惑几分。这样的好东西,贺云珞真有那么好心送她?

“妹妹啊,这炭我送到了。夜里冷,你千万记得叫婢女给你弄上。知道你讨厌看见我,姐姐这就走了。”

贺云珞擦了擦干涩的眼角,露出个假装担心的苦笑,带着杨芸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小红,去拿个用来生火的铜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