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容安》李容安裴宴笙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一世容安》精彩小说

现代言情《一世容安》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容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容安裴宴笙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卯时,晨光熹微,容安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她惊坐起身,发现自己躺在厢房的木板床上,而身上衣服完好如初。她松了一口气,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容安,快开门,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

《一世容安》中的人物李容安裴宴笙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容安”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一世容安》内容概括:……卯时,晨光熹微,容安被一阵吵闹声惊醒。她惊坐起身,发现自己躺在厢房的木板床上,而身上衣服完好如初。她松了一口气,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容安,快开门,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

第一卷第38章 出了人命 试读章节

“可不是,听说侯府有一位高人,是裴宴笙从南疆带回来的,本事了得。”

“裴宴笙必须要除!”

“咱家也这么觉得,圣上现在最信任的人就是他,还将太子交到他手中,此人不除必成心腹大患。”

墙外两人密谈了很久才离开。

密室内的男人盯着容安看了片刻,弯腰将她脖子上的银针取下,又将她抱了起来。

……

卯时,晨光熹微,容安被一阵吵闹声惊醒。

她惊坐起身,发现自己躺在厢房的木板床上,而身上衣服完好如初。

她松了一口气,还来不及多想,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容安,快开门,都什么时辰了,还在睡。”蒋氏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

容安揉了揉脖子上被针刺到的地方,又伸了个懒腰,这才下床穿鞋。

门刚一打开就涌进来一群人。容安站在门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

蒋氏带着孔嬷嬷,还有府上这次跟过来的三个管事嬷嬷,还有李云瑶和李云兰。

蒋氏和几位嬷嬷的脸色精彩极了,她们似乎要把那张木板床盯出一个洞来,孔嬷嬷更是弯腰检查了床底下,还有人打开了衣柜。

李云瑶不明所以,但只要是找容安的麻烦,她就会很热衷。

而李云兰则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她看了一眼容安,见容安镇定自若,便放下心来。

“母亲,你们这阵仗,到底是来叫我起床还是来抓贼的?”容安笑眯眯的问道。

蒋氏看着她,觉得那笑容甚是刺眼,仿佛看穿了一切后的悠然自得,她忽然觉得心慌气短。

“瞧三小姐说的,夫人这不是担心您吗,瞧着时候不早了,叫您起身用早膳呢。”孔嬷嬷僵笑着打着圆场。

容安弯唇一笑,问道:“那叫大姐了吗,她也没有起吧?”

孔嬷嬷和蒋氏忽然一怔,两人对视了一眼,脸色刷的惨白。

容安看在眼里,转身就往门外走去,一边说道:“我们一起去叫大姐吧。”

蒋氏看着容安轻盈的身影,心中的不安一瞬间到达了极致。

“站住!”她叫住她,声音控制不住的尖锐和严厉。

容安转身看着她,一脸无辜。

“让你大姐再睡会儿吧,她昨晚不太舒服。”蒋氏沉着脸解释道。

容安眯眼看着她,又问道:“大姐怎么了,昨晚一起回院子的时候还好好的?”

蒋氏的眼神已经不复之前的亲和,哪怕是装,她也装不下去了,她现在心烦意乱。

“感染了风寒,昨天夜里我让孔嬷嬷来看过。你们都别去她屋里,省的传染了病气。”她说完看了一眼孔嬷嬷。

孔嬷嬷立刻点头道:“是的,大小姐昨晚发烧了,这山里的湿冷之气就是重。”

“好了,时候不早了,都去膳堂用早膳吧,太迟了成何体统。”蒋氏说着率先走在最前面,其他人跟在她身后。

容安看了一眼对面紧闭的房门,最终什么也没说。

蒋氏带着众人去膳堂吃了早饭,饭后大家又要去大雄宝殿听讲经,不过这一次蒋氏和孔嬷嬷缺席了。

……

孔嬷嬷栓死了紫竹院的大门,并且亲自站在门后把风。

蒋氏站在李云桐的房间里,整个人被打击的仿佛三魂六魄都没有了。

床上的两个人,一个人没了清白,一个人没了命。

李云桐双手沾满鲜血,衣不蔽体的缩在墙角,她眼神空洞,身上被凌虐的惨不忍睹。

而蒋南赤身躺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即使死了,他脸上还带着笑,眼睛也没有闭上,仿佛是在极乐中死去的。

屋中死寂一般沉默,但血腥味和靡靡之气却令人作呕和昏眩。

“云桐。”蒋氏不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逼迫自己接受眼前的这一幕惨状。

李云桐木楞的抬起头,眼神一片死灰。

“云桐。”蒋氏看着这样的她,心痛万分,若不是强大的意志支撑,她真的都要昏过去了。

“振作一点。”她说道。

李云桐依旧呆呆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蒋氏无法,只得自己从床底下抽出她装行李的箱子,又叫来孔嬷嬷帮忙。

上午的诵经结束以后,容安在膳堂看见了蒋氏和孔嬷嬷。

两人的脸色很不好,她们看见容安更是跟见了鬼似的。

吃完午饭,蒋氏宣布要提前回府,让小姐们回房各自收拾东西。

从始至终,李云桐都没有露面。

容安独自回到紫竹院,她走到右侧屋子门口,伸手推开门,屋内空空如也,李云桐和她的行李都不见了。

这时,榕树上的一个人影悄然落地。

容安转头看着他,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出了人命。”李铭恩回到。

“什么?”容安凝眉,这出乎了她的意料。

她又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子,果然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血腥味。

“昨夜他们二人都中了媚药,也行了苟且之事,李大小姐醒了之后,就将蒋公子杀了。”李铭恩不带感情的回禀这件事情。

这二人是死是活与他无关,只要小姐没事就好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个蒋氏,心肠真的太恶毒了,现在看她如何收拾残局。

“蒋氏打扫了屋子,还将蒋公子的尸体装进箱子里带走了。”李铭恩又说道。

容安震惊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小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做?”李铭恩又问,“要不要去揭穿他们。”

“不。”容安摇摇头。

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不妨再观望一下,放长线。

“你继续盯着蒋氏,看她如何处理。”她吩咐道。

“好。”李铭恩答道。

容安又想起一件事,问道:“你可知这两天护国寺还有什么人在?”

“小姐指的是?”李铭恩一时摸不着头脑。

容安想了想,说道:“男人。”

“宫里的曹公公昨晚来替圣上上香祈福,这算吗?”李铭恩答道。

“额,好吧。”容安心想当然不算,那个男人可不是太监,他身上的阳刚之气非常具有侵略性。

短短两天不到的护国寺之行就这样结束了,镇国公府的车马又浩浩荡荡的下山了。

高处的密林里站着两个男人,俯瞰着蜿蜒山道上的马车。

“主子,这个三小姐与传闻中的根本不同。”其中一个男人说道,“这哪是个不问世事的病秧子,分明是个古灵精怪的,瞧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继母玩的损兵又折将。”

“确实出乎意料。”

“可见这传言不能信。”

“是不能尽信。”男人纠正道,好看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玩味,起码她确实挺弱的。

……

容安平安回来了,紫苏和阿蛮欢天喜地的迎接她。

寺里发生的事情,她暂时没有告诉她们,怕吓坏她们,而且时机也不对。

傍晚的时候,蒋氏传话过来说是晚点要出门办点事,所以大家不用去春熙院吃晚饭。

容安想蒋氏这是要趁天黑出去抛尸吧,而且抛的还是亲侄子的尸体,不知道她心中作何感想。

因为不用去春熙院吃饭,阿蛮早早的开始为容安准备晚饭了。

糖醋鱼,东坡肉,荷叶鸡,很是丰盛。

阿蛮的手艺非常好,尤其是那道荷叶鸡,她当做药膳经常做给她吃,每次都吃不腻。

今天的荷叶和鸡又是薛姨娘派人送来的,十分新鲜。

做好端上桌的时候,鸡肉鲜嫩酥烂香糯,又有荷叶的清香,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欲大开。

薛姨娘也循着香味儿准时赶来蹭饭了。

“三小姐,大小姐怎么了?”饭吃到一半,薛姨娘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道。

“姨娘为什么这么问?”容安看着她。

“我听厨房的婆子说的,晚饭送过去,一口都没有动。还有,大小姐院子里的小丫头说,她打从护国寺回来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谁都不见,而且还能听到哭叫声,很是渗人。”

“姨娘现在在府里真是手眼通天了。”容安打趣道。

“那还不是托三小姐的福。”薛姨娘笑眯眯的说道。

容安看着她爽朗不拘的样子,问道:“真的想知道?”

“那当然,您别瞒我。”薛姨娘一副抓心挠肝的样子,“我知道肯定出事了,我从云兰那丫头的说辞里已经能猜出了大半,但是想不通关键的地方。”

容安失笑,自知是瞒不住薛姨娘了。

“我告诉你,你别往外说,这件事还不宜张扬。”

“我懂,都听三小姐的。”薛姨娘点头如捣蒜,又赶紧将耳朵附了过去。

片刻后,薛姨娘目瞪口呆,手里的筷子掉在了桌上。

“天呐,天呐……”她不停的重复这两个字。

太震撼了,大小姐失了清白,还杀了表公子。

“天呐,天呐……”薛姨娘又深吸了几口气,才勉强镇定下来。

她就猜到跟女子名节有关系,但是她猜不到对方是谁,更猜不到大小姐会杀人。

她又朝容安竖起大拇指,这一刻真的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了。

“三小姐,你一定是菩萨派来的。”薛姨娘无比认真的说道,“真的太解气了。”

想一想蒋氏此刻的处境,和即将面临的问题,真的太解气了。

“三小姐,我必须以茶代酒敬你一杯。”薛姨娘说着端起手边的茶杯一饮而尽。

这么多年了,她从不敢想象蒋氏吃瘪的样子。可三小姐做到了,而且让她一次比一次跌的惨重。

她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容安瞧着她情绪激昂的样子,摇了摇头,“姨娘没喝酒,却好像有点醉了。”

“是啊,我是高兴的醉了。”薛姨娘笑道,“三小姐,谢谢你。”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0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