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妩隐青渊《养蛇为祸》_(王妩隐青渊)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养蛇为祸》,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小说,主角是王妩隐青渊,是著名作者“银花火树1”打造的,故事梗概:宫时旭就是BJ本地的,他有个这么牛逼的老爹,就算我看不好,只要宫时旭出面,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下高铁的时候,宫时旭他的管家就带着好几个保安,来高铁出站口接他了。看见工宫时旭陪着我受苦受累的坐着高铁回来,一个劲想嘘寒问暖,说早知道宫时旭要回家,他得亲自来接。说着又转头看向我,眼神迅速流过一抹不易察觉…

《养蛇为祸》中的人物王妩隐青渊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小说推荐小说,“银花火树1”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养蛇为祸》内容概括:宫时旭就是BJ本地的,他有个这么牛逼的老爹,就算我看不好,只要宫时旭出面,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下高铁的时候,宫时旭他的管家就带着好几个保安,来高铁出站口接他了。看见工宫时旭陪着我受苦受累的坐着高铁回来,一个劲想嘘寒问暖,说早知道宫时旭要回家,他得亲自来接。说着又转头看向我,眼神迅速流过一抹不易察觉…

第51章:隐大师在线接活 试读章节

见我这么爽快,赵刚连着给我回了好几个牛逼。

过了一会后,给了我那户闹事人家的地址,还有联系方式。

我之所以敢接这单生意,一来是因为穷,二来也是相信隐青渊的实力。

加上实在不行的话,宫时旭也在。

宫时旭就是BJ本地的,他有个这么牛逼的老爹,就算我看不好,只要宫时旭出面,那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们下高铁的时候,宫时旭他的管家就带着好几个保安,来高铁出站口接他了。

看见工宫时旭陪着我受苦受累的坐着高铁回来,一个劲想嘘寒问暖,说早知道宫时旭要回家,他得亲自来接。

说着又转头看向我,眼神迅速流过一抹不易察觉惊愣。

管家眼里的惊愣被我察觉到了,我抬头打量着这管家,四十来岁的年纪,皮肤很白,看起来保养的很不错。

宫时旭家里,就连一个管家都看起来富贵吉祥,我倒是真的好奇他家老爷子到底是啥样的。

“这位姑娘,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吧。”管家主动和我搭讪。

之前第一次见面,是他坐着直升机来接宫时旭回家那次。

于是我对着这管家点了点头。

“小妩,这是潘管家,我爹特别信任他,以后你在BJ有啥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宫时旭对我说着这话的时候,立马又亲亲热热的向着的的肩膀抱了过来。

“不过你有我就够了,还要我管家干啥?”

说着对着盘管家说:“潘叔,我不回家了,你回去吧,跟我爸说一声我回来了就好了,我要陪小妩去学校。”

宫时旭说完这话,盘管家脸上露出了些难色。

“少爷,老爷已经叫厨房备好了饭菜,就等你回去了,少爷要是不回去,老爷估计会生气吧。”

宫时旭似乎比较怕他爸,听到管家这么说后,也有点犯难。

我正好回学校也要忙,于是就让宫时旭先回去吧,反正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等不忙了再见面也行。

见我说话了,宫时旭这才同意了潘管家回家。

不过在我们分别之际,宫时旭忽然使坏的又偷偷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让管家开着那辆原本是要来接他回家的宾利送我回学校,而他自己则是打车回去。

在回学校的路上,潘管家不断的问我我家有几口人,爸爸妈妈是干什么?爷爷奶奶是干什么的?

我觉得他这些问题有点奇怪,也没有完全回答他的问题,到最后就跟他找了个借口,说我困了,想休息一会。

见我拒绝,盘管家才闭嘴不再问我。

在送我道学校门口后,帮我把行礼从车上提了下来,对我忽然很有深意的说了一句:“欢迎小妩以后来我们家玩。”

我以为是这潘管家客气,也没多想,对他说句谢谢后,回到学校寝室。

我们学校都是四人寝。

今天是开学第一天,寝室也就属于我来的最早,其她几个室友都还没来。

隐青渊在我到了寝室之后,从我身上下来,看着我们寝室的床,然后竟然在我还没说哪张床是我的的时候,便向着我床边的木楼梯走了上去,坐在了我床边。

“这么小的一张床,以后我们两人怎么睡?”

我听到隐青渊说这话,都吓着了,对隐青渊说:“这可是女寝,你可别乱变成你的样子乱来?”

见我害怕,隐青渊更得意了,干脆侧身躺在我的床上,用手撑着头,另外一只手卷绕着他那柔顺的发丝,问我说:“乱来?你希望怎么乱来?”

我白了一眼隐青渊,不想跟他废话了,想到我欠他六百万就亚历山大。

于是我问隐青渊说:“刚才我接的那个单子,你可以看吗?”

“我对BJ又不熟,而且蛊多生于南方,这里是北方,闹得更多的是魑魅魍魉这类的妖怪,我能不能对付,那得要看你了。”

“看我?”我有些好奇的问隐青渊。

“蛊的本领,是和主人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你感到怯弱,或者是你的身体素质不好,也会给蛊带来影响,如果你意志坚定,这也会给蛊带来鼓舞,另外就是……。”

“虽然你是个蛊婆,是蛊婆就要学会放蛊害人的秘术,这种秘术,不仅对人有用,对妖对鬼,都有用。”

“很多蛊婆都是通过这招保身,但是我并不打算让你学会这些,我希望你这辈子,身世清白,不要像你奶奶一样,身上背负着无数命案,老了都没什么好结果。”

“那我除了这个之外,我还能学其他的吗?”我问隐青渊。

“有。”

隐青渊回答我:“我可以教你练蛊之术。”

隐青渊说着这话时,变成一条小黑蛇,从床沿上向我溜了下来。

之前我害怕隐青渊变成蛇的模样。

现在也不知道是看习惯了,还是因为知道我的命就是隐青渊救的,所以就对他改观了。

我此时主动的伸手接住小黑蛇,小黑色就卷在我的手心里,对我吐着一条粉红色的蛇信子对我啰里啰嗦。

“世间万物,都能练蛊,包括这次我们去看的妖邪,如果你能收服它,那就把它炼成你的蛊,不用它来伤害别人,但是起码能够自保,让谁都不敢欺负你。”

听着隐青渊跟我说的这一席话,我就不明白了。

他可是传闻中名声最差的蛊,几乎是蛊婆听到他以前黑虾子的名字,都要嘲讽挖苦几句。

可隐青渊跟我说的这番话,却大善大义,我都怀疑隐青渊是不是中邪了?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东西你都得把它炼成蛊,你也要考虑我的肚子,我要是饿了,第一个吃的就是你。”

果然狗改不了吃屎,隐青渊也改不了他那喜欢威胁我的态度。

简单的收拾了下床铺之后,我和隐青渊一起出门,去往赵刚给我的地址的那户人家看事。

此时隐青渊是人的模样,他身高,和这万千少女都迷爱的清朗身材,一下子就在我们学校吸引了不少妹子的目光!

有些妹子还以为他是新来的老师,各种过来搭讪,甚至是要和隐青渊合影。

对隐青渊这种招桃花的性质,我现在都有些担心要是我们寝室里其他几个花痴,要是知道了隐青渊的存在,会怎么疯狂了。

这次我们要去的事主家,男主人叫裘学识。

我下车到一片别墅区的时候,给这叫裘学识的打了个电话。

然后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穿着打扮讲究的男人,急急忙忙的从一栋别墅里出来。

但是当这男人看到是我和隐青渊站在路边的时候,有点惊讶的问我说:“你就是王妩?”

我这年纪看起来也太不成熟稳重了,如果说我帮他看事,这男人估计都没让我看就把我赶回去了。

于是我装模作样的对着这男人沉稳的嗯了一句。

“我就是王妩,是我们隐大师的助理,你家的事情,我们隐大师在线上已经大概的了解了一下,现在我们得去您家里看看,麻烦您带路。”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1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