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花溪萧烨阳《九岁嫡女要翻天》_(九岁嫡女要翻天)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九岁嫡女要翻天》中的人物颜花溪萧烨阳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武侠修真小说,“颜文涛”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九岁嫡女要翻天》内容概括:颜致高抬眼瞅了瞅老太太,见她并没看自己,心中有些摸不准她的意思,便说道:“儿子刚下衙回来。”颜老太太淡淡的瞥了一眼怒气未消的大儿,问道:“你既刚下衙,为何这幅模样,是衙门里有什么事没能解决吗?”颜致高摇头,走向老太太下方的椅子坐下:“不是衙门的事,是儿子听说花溪竟公然顶撞秦夫子,把秦夫子气得都上不了…

《九岁嫡女要翻天》,以颜花溪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颜花溪”倾力打造的一本武侠修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颜致高抬眼瞅了瞅老太太,见她并没看自己,心中有些摸不准她的意思,便说道:“儿子刚下衙回来。”颜老太太淡淡的瞥了一眼怒气未消的大儿,问道:“你既刚下衙,为何这幅模样,是衙门里有什么事没能解决吗?”颜致高摇头,走向老太太下方的椅子坐下:“不是衙门的事,是儿子听说花溪竟公然顶撞秦夫子,把秦夫子气得都上不了…

第34章,母子谈心 试读章节

颜致高怒气冲冲的踏进颜老太太屋子,一进去,发现屋子里十分的安静,除了老太太和伺候的孙妈,其他人一个都不在。

孙妈见颜致高进来,对着他行了行礼,然后就悄声出了屋子,出去后,还细心的将门给关了起来。

见此,颜致高愣了愣。

“你从哪来?”颜老太太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响起。

颜致高抬眼瞅了瞅老太太,见她并没看自己,心中有些摸不准她的意思,便说道:“儿子刚下衙回来。”

颜老太太淡淡的瞥了一眼怒气未消的大儿,问道:“你既刚下衙,为何这幅模样,是衙门里有什么事没能解决吗?”

颜致高摇头,走向老太太下方的椅子坐下:“不是衙门的事,是儿子听说花溪竟公然顶撞秦夫子,把秦夫子气得都上不了课了,这才生气的。”

颜老太太:“这话你听谁说的?”

“是林氏告诉儿子的。”

颜致高没怎么想就说了出来,可话一说出,就觉得要不好,果然,‘砰’的一声,颜老太太猛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好啊,你现在为了个小妾,连自己的母亲也要骗了吗?”

闻言,颜致高神色一慌:“娘这话从何说起,儿子哪敢欺骗娘呀?”

颜老太太冷笑:“不敢?那刚刚我问你从哪里来,你为何不说是从林氏处过来的?”

颜致高:“……儿子这不是想着你对林氏有意见,所以才……”

听到这话,颜老太太更生气了:“原来在你眼里,为娘竟是这么一个心眼狭小的小人,你替林氏隐瞒,是在怕什么?怕我打她,还是怕我骂她?”

颜致高急了:“娘,儿子不是这个意思。”

颜老太太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颜致高:“你只知道为娘对林氏有意见,可你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颜致高瞅了瞅老太太,他心中也疑惑着呢。

林氏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按理说应该很得老太太喜欢才是,可现实是,来了这么久了,老太太根本就没给过林氏好脸色。

这事他也不好亲口询问自己母亲,更不好多说林姨娘的好话,怕适得其反,于是就沉默了起来。

屋中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颜致高觉得气氛怪异,不得不另找话题:“母亲,马上就要吃晚饭了,怎么大家都还没过来?”

颜老太太冷哼:“你既知道这个时候大家都会来我这里吃饭,你还满脸怒气的冲过来找花溪,我问你,你想做什么,想再当着大家的面,狠狠责骂她吗?”

“为了你的林姨娘,你可以对我隐瞒,你怎么就不为花溪想想,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责骂她,你是想她以后没脸在这个家呆了是吧?”

颜致高一脸无奈:“娘,不是儿子想要责骂花溪,实在是这次花溪做得太过分,公然顶撞师长,毫无规矩可言,不管不行呀。”

颜老太太脸色难看:“花溪是我养大的,你说她没规矩,是在指责我吗?”

颜致高有些头痛:“娘,你不要这么胡搅蛮缠,我们有事说事好吗?”

“砰!”

颜老太太再次猛拍了一下桌子:“是我胡搅蛮缠,还是你偏听偏信?”

颜致高动了动嘴唇,想反驳,可看着老太太铁青的脸色,只能垂头不语。

颜老太太冷笑:“我还没老糊涂呢,来了这些日子,我也算看明白了,双馨院的那母子三人就是你的心头肉。
我就问你,你只知道花溪顶撞师长,可有询问其原因了?”

颜致高咕哝道:“不管有什么原因,都不应该顶撞师长呀。”

颜老太太刮了一眼大儿,将花溪在课堂上经历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你是县令大人,惯会断案的,你给老婆子说说,这个秦夫子有没有尽到师者的本分?”

颜致高一脸意外,他没想到秦夫子会在课堂上针对长女,试探道:“莫不是弄错了?”

颜老太太冷哼:“上课的人那么多,你若不信,可以去问问别人。”

“这……”颜致高纳闷,“不是,这为什么呀?”

他有些想不明白秦夫子这么做的原因。

花溪是他的长女,针对她,这不是不给他面子吗?

颜老太太看着大儿,叹道:“致高,从小你的书就读得好,办事能力也强,可要说到为人处世,你却还差得远呢。”

“我知道,你嫌弃李氏商人出身,可你扪心自问,这些年,要不是李氏帮你打理家务,你能安心在前院做事吗?”

颜致高弱弱的反驳:“娘,文修、文凯出身后,我已经不嫌弃李氏了。”

士农工商,商人地位最低,年少轻狂的时候,他确实看不起浑身铜臭味的商人。

可现在,李氏给他生了二子一女,他也就不怎么在乎她商人的出身了。

颜老太太:“那你为什么还纳了林氏?不就是想着她有个秀才爹,她的学识不错,能和你红袖添香、秉烛夜谈吗。”

颜致高被颜老太太说得有些不自在,低着头不说话。

颜老太太:“你房里的事,我懒得管,你宠爱小妾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忽视正妻和她生的孩子。
须知道,你要是偏心太过,那可是乱家之源。”

这下,颜致高忍不住了:“娘,我什么时候忽视李氏和文修他们了?”

颜老太太斜了他一眼:“我眼睛不瞎,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想想你是怎么对文彬和怡双的,又是怎么对文修、文凯和花溪的。”

“李氏出身确实不够高,可这些年她帮你将家里打理得紧紧有条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你的那个妾室,她又帮你做了什么?”

“致高,这人不能忘本,今天若不是我拦着,你肯定是什么都不问就直接责骂花溪的吧?”

“你的其他几个孩子怎么样,我不了解,但花溪,这丫头气性大,课堂上的事,本来就是她受了委屈,你要不分青红皂白责骂她,当心她跟你离心。”

颜致高凝眉:“娘,你也太宠着花溪了。
是,今天我没查清课堂上发生的事,是我的不对,可花溪顶撞师长,不管什么原因,这都是不应该的。”

颜老太太:“没有你那妾室的挑唆,能有这样的事发生?”

颜致高无奈:“娘,不是在说花溪吗,怎么又扯到林氏那里去了?”

颜老太太冷哼:“这事难道跟她无关吗?那秦夫子敢这么对花溪,不就是因为她在背后撑腰吗?你去告诉林氏,叫她给我安分一点,又是夫子,又是弟弟,这是把颜家当她家了?”

颜致高:“娘,如果当初李氏能请到夫子,我也不会采纳林氏的意见,让秦夫子到家里来上课的。
至于林氏的弟弟,学识不错,平常确实能帮到儿子。”

闻言,颜老太太心中一叹。

这女人在夫家的地位和娘家直接相关,可李氏的娘家比起林氏来,确实差了不少,就一个林师爷,就将李氏几个为商的兄弟都给比下去了。

“不管怎么说,你让林氏老实一点,她一个妾室,别妄图插手姑娘们的教养。
还有你,你是父亲不假,可孩子也有孩子的想法,尤其是花溪,她从小没养在你们身边,本就生疏了一些,若遇到问题,你上来就责骂,这样会把她越推越远的。”

颜致高无语:“您就不担心,她把我越推越远?”

颜老太太:“若真是那样,那是你该。”

颜致高无话可说了:“娘,我算看出来了,花溪啊,是你的心头肉。”

颜老太太瞪了他一眼:“你这眼神着实有些不好,才看出来呀!”

“……”

颜致高彻底败下阵来了。

颜老太太看到他就气,挥了挥手:“滚吧,今晚我让大家在自己房里吃,你要去哪里随你的便。”

“儿子告退!”

颜致高有些头痛的走出了松鹤院,按着本能朝着双馨院走去,在快要踏入院门的时候,想到母亲说的话,脚步一转,去了正院。

刚踏入正院,就听到正屋里传来欢乐的嬉笑声。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