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言萧容衍)重生嫡女美又娇_重生嫡女美又娇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嫡女美又娇》,是作者大大“千桦尽”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白卿言萧容衍。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大长公主点了点头。蒋嬷嬷接着又将请秦朗进门后前院发生的事说与大长公主听,白卿言劝秦朗效仿尧舜禅让之美的话也没瞒着。大长公主闭眼手中拨弄着佛珠,缓缓开口道:“阿宝看得通透,有孝道二字在秦朗头上压着,秦朗如果没有舍弃爵位的勇气,即便是成为忠勇侯亦是要被蒋氏拿捏在手心里,锦绣是秦朗的妻,夫妻一体,将来日子…

小说叫做《重生嫡女美又娇》,是作者“千桦尽”写的小说,主角是白卿言萧容衍。本书精彩片段:大长公主点了点头。蒋嬷嬷接着又将请秦朗进门后前院发生的事说与大长公主听,白卿言劝秦朗效仿尧舜禅让之美的话也没瞒着。大长公主闭眼手中拨弄着佛珠,缓缓开口道:“阿宝看得通透,有孝道二字在秦朗头上压着,秦朗如果没有舍弃爵位的勇气,即便是成为忠勇侯亦是要被蒋氏拿捏在手心里,锦绣是秦朗的妻,夫妻一体,将来日子…

第二十二章:孝道 试读章节

秦朗前脚走,二夫人刘氏后脚便折返了回来,她不放心白锦绣,左右夫君也不在家中,今夜便打算扎在这青竹阁守着女儿。

蒋嬷嬷见青竹阁安顿妥当,吩咐丫头们今晚好生照顾白锦绣,这才冒雪从青竹阁回了长寿院,细细和长公主说了今日的事。

“将二姐儿一抬进青竹阁,大姐儿就立时吩咐了下去,命全府上下管好自己的舌头不得妄议二姐儿受伤之事,也不许和府外的人嚼舌根子,一经发现打五十棍发卖!府上的下人倒还老实,我听海嬷嬷说今日不少清贵府上的婆子下人来咱们府使银子打听,下人们死活都没敢往外吐什么。”蒋嬷嬷轻轻给大长公主捏着肩膀。

大长公主点了点头。

蒋嬷嬷接着又将请秦朗进门后前院发生的事说与大长公主听,白卿言劝秦朗效仿尧舜禅让之美的话也没瞒着。

大长公主闭眼手中拨弄着佛珠,缓缓开口道:“阿宝看得通透,有孝道二字在秦朗头上压着,秦朗如果没有舍弃爵位的勇气,即便是成为忠勇侯亦是要被蒋氏拿捏在手心里,锦绣是秦朗的妻,夫妻一体,将来日子也必定艰难。”

蒋嬷嬷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之后,又叹气道:“大长公主您是说,大姐儿这是为二姑娘未来打算。可老奴只觉秦世子要是丢了世子的位置自己争取功名,我们二姑娘不是也要跟着多吃几年苦。”

“好歹有我在总是能帮衬一二,总比半辈子被蒋氏拿捏在手心里好。阿宝将话说的那么明白,端看秦朗那孩子能不能痛下针砭了。”大长公主叹气道。

·

第二日一大早,大雪已停。

天才刚亮,秦朗未带随从独自一人立在镇国公府门口,求见大长公主。

大长公主刚起还未用早膳,听蒋嬷嬷禀报秦朗来了颇为意外。

大长公主隐约猜到秦朗已经想明白打算舍弃世子之位,也知道为何秦朗不禀报他父亲忠勇侯而来寻她,心底倒有些欣赏秦朗这般决断。

“着人请秦朗进来吧。”大长公主吩咐蒋嬷嬷,“让人准备车,今日怕是要进宫一趟。”

秦朗一进长寿院主屋,便对大长公主郑重跪:“孙婿未能护妻周全,以至锦绣险些丧命,愧对祖母、岳母,羞愧难当。昨日回府反躬自省,孙婿虚担忠勇侯世子之位,却有负忠勇之名,身强体健不能为君尽忠,身为人子不能解母忧,身为人夫不能护妻安宁,上辜负父母,下亏欠妻室。愿悔罪自新,自请去世子位,发奋读书,盼不蒙祖阴,他日亦能成我大晋有用之人。”

昨夜秦朗一夜未睡,本想如白家儿郎那样投身战场挣下军功,却也知道自己并非那块料,他的身手保命足以,上阵杀敌怕是艰难。

自古以来,战时武将当道,太平人间文官天下,思来想去秦朗只有求取功名这一条路。

“起来吧!”大长公主眉目间尽是欣慰,“用过早膳你同我入宫。”

秦朗又是重重一叩首:“多谢祖母。”

秦朗心知肚明,即便是蒋氏心中日夜盼着秦朗自请去世子,也绝不会让秦朗在白锦绣出事的当口有所动作,所以秦朗便饶过忠勇侯和蒋氏来求大长公主。

这些年秦朗心中也有愤懑,现下……白锦绣昨日刚出事今日秦朗便来镇国公府求大长公主带他入宫自请去世子位,打得就是要把蒋氏放在火上烤的主意。

他就是要告诉世人出于孝道他不能替妻子在继母那里讨回公道,愧对妻房……只能自请去世子位自苦。

昨日忠勇侯府门前那一闹,大都城人人皆知忠勇侯府人蒋氏将手伸入了儿媳妇嫁妆里。

今日秦朗果断做出抉择,这连番动作下来,必然会将蒋氏的名声按进泥里。

大长公主对秦朗越发欣赏,看似优柔寡断,可一旦下定决心便是雷霆之速,取舍之间不用阴谋诡计便让蒋氏身败名裂,很是厉害。

·

清辉院。

白卿言晨练刚结束,就听春妍说秦朗今早登门去了祖母院里,这会儿已经跟着祖母一起出门准备进宫了。

“奴婢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幸亏嫁入忠勇侯府的不是姑娘,那个忠勇侯府当真是如二夫人说的那般,是个火坑魔窟!”春妍扶着浑身冒热气的白卿言往内屋走。

白卿言皱眉,听着春妍的话心里一阵腻味,还没想训斥,春桃已经先一步道:“春妍这话以后莫要再说了!”

春桃替白卿言打了帘,见白卿言进屋,接着对春妍说:“你是大姑娘的贴身丫头!如今二姑娘还躺在床上,让旁人听了你这话,怎么想我们姑娘?!”

“我也就在姑娘面前说说!”春妍嘻嘻一笑,先春桃一步钻进了上房。

进了屋,春妍压低了声音讨好似的对白卿言说:“姑娘,今儿个早上梁王殿下身边的童吉来了,他替梁王向姑娘传话,说殿下没有大碍,让姑娘勿要忧心。”

白卿言紧攥着洗脸的帕子,竟然没有死?可真是命大……

早知道,她应该买凶埋伏,狠狠往梁王心窝子里补上几刀,保证他绝无生还余地。

白卿言闭了闭眼,压下心头戾气,将帕子甩在铜盆里。

春桃心惊胆战戳春妍的脑门:“你怎么又去梁王身边的人!我们是大姑娘的丫头,要是让别人看到了……”

“春桃姐姐,我晓得轻重!”春妍一脸不高兴打断了春桃的话,凑到白卿言身边道,“我这不是怕姑娘担心梁王殿下麻。”

白卿言光是听到“梁王”两个字就膈应的不行,强忍下心里的不适吩咐春桃摆早膳。

“春妍今年有十六了吧?”白卿言问。

春妍耳根一红,福了身欢快道:“回姑娘,奴婢下个月就十六了。”

白卿言似笑非笑看着春妍:“春妍这是长大了心思也多了,到底是女大不中留,等佟嬷嬷回来,我会吩咐佟嬷嬷给你留意一个好人家,再给你备一份嫁妆,也不枉我们主仆一场。”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2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