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滔顾小蝶《绝世女神的终极护卫》_《绝世女神的终极护卫》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女神的终极护卫》,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方滔顾小蝶,文章原创作者为“方滔”,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那我过关了么?”方滔的笑吟吟地道。“自从你踏入这个房间起,你就过关了。”雨瞳道,“你已经拥有和我们合作的资格了。”“你们?都是谁呢?”方滔眯缝着眼…

很多网友对小说《绝世女神的终极护卫》非常感兴趣,作者“方滔”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方滔顾小蝶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那我过关了么?”方滔的笑吟吟地道。“自从你踏入这个房间起,你就过关了。”雨瞳道,“你已经拥有和我们合作的资格了。”“你们?都是谁呢?”方滔眯缝着眼…

第21章 悲催的齐武当 试读章节

“你混蛋!”雨瞳咬牙,这一刻,她有些后悔了,干嘛招惹这样一个没脸没皮的家伙。

随后,她收起情绪,一脸郑重,道:“我对你并没恶意,只是想和你合作,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么说,先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考验了?”方滔道。

“是。”雨瞳回应。

“那我过关了么?”方滔的笑吟吟地道。

“自从你踏入这个房间起,你就过关了。”雨瞳道,“你已经拥有和我们合作的资格了。”

“你们?都是谁呢?”方滔眯缝着眼。

“以后你自然会知道。”雨瞳道。

“若我不答应呢?”方滔眉头一挑。

“你一定会答应!”雨瞳一副淡定的样子,似乎胸有成竹。

“你就这么笃定?”方滔道。

雨瞳笑而不语,一副吃定方滔的样子。

“好。我答应。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方滔走到雨瞳身前,嗅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气,捏着白皙莹白的尖下巴,道:“今晚你陪我啪一盘!”

“少主,是我失职。”白色西服俊美如妖的男子低头道。

“这与你无关,是我们太小看他的能力了。”雨瞳姿态慵懒地窝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淡淡说道。

“少主,要不要派人……”白色西服俊美如妖的男子眼中掠过一抹杀机。

“不能妄动。”雨瞳轻轻摇头,道:“龙城这盘棋已经僵持了三年,要有人打乱这个亘古不变的格局,天下除了他,无人能够做到。”

“一个断了翅膀没有牙齿的老虎,有这本事?”白色西服男子道。

“可别小看了他,他虽然失去太多的东西,几乎没了一切,可他……”

雨瞳欲言又止,不想多说,示意白色西服男子下去,坐在沙发上呆滞片刻,语气幽怨,喃喃自语。

“三十年前的落水河图,十二年前的影子冷锋,三年前的他……”

当晚,齐武当吓得屁滚尿流地回到家,让人去查了方滔的底细,殴打雷凌的事儿,想瞒都瞒不住。

“我艹,原来是这样。真是气死我了,本以为他是什么人物,原来是个小瘪三。”

齐武当越想越气,恨不得摔杯子,一个拾荒者,捡破烂的,也敢跟他抢女人,他咽不下这口气,决定要做点儿什么。

顾小蝶难以接受,觉得有点乱,前几天跟在雷凌身后的家伙,居然救了自己,之后还出现一个独臂傻大个,笑呵呵喊她嫂子?

好像自从方滔一出现,她身边就出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还有许多怪事,彻底打乱了她平静的生活。

方滔,方滔,你到底是什么人?

顾小蝶性情直率,乐观,对于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再多想,直接去问方滔。方滔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唾沫横飞,才将顾小蝶给摆平,累的喉咙直冒烟。

次日一大早,顾小蝶准备好早餐,就去上课了。

她刚走一会儿,从一辆车上走下来一名面容英俊的青年,身后还跟着一个大块头。

“你怎么来了?”方滔看到齐武当,有些诧异,这小子一大早跑来,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进去谈谈。”齐武当装了一手好逼,一副二世祖的样子,淡淡说道。

“嗯。啥事,说吧。”

顾小蝶就准备了一份早餐,让给齐武当,他就没得吃了。

方滔也不会让,吃着油条,喝着粥,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

“三十万,离开小蝶!”齐武当虽然早知道方滔和顾小蝶住一块,可亲眼见到,心里跟猫爪似的,想弄死方滔。

他很装逼地竖起一根手指,冷冷开口。

“啥?三十万?”方滔险些被呛着,一口粥吐了出去,齐武当很悲催地淋了一头,恼羞成怒,道:“你找死啊。”

“意外,绝对是意外,激动了。”方滔说道。

“没见过世面的家伙。”齐武当看方滔一脸财迷的样子,心中鄙视,越发有信心了。

“这三十万给我的?”方滔眼里直放光,有人当散财童子,不收白不收。

“前提是,你要离开顾小蝶。”齐武当眉眼间带着冷笑。

“没问题。”方滔拍着胸脯说道。

“你要是敢反悔,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齐武当警告,同时他身后的大块头很配合地拳打胸脯,一副很狂暴的样子。

“放心,我一定不会招惹顾小蝶。”方滔心里暗笑,这挡箭牌当得划算,平白无故挣了三十万。

“成交。”齐武当眯着眼发笑,对大块头道:“差不多了,拿钱走人!”

齐武当和大块头转身要走,方滔急声道:“钱,钱还没给呢?”

“你以为我真的会给你钱?”齐武当得意洋洋,掏出手中的录音设备,冷笑道:“有这,便足够了。”

“小子,你可真阴险,居然录音?”方滔有些小看齐武当的卑鄙了。

“小瘪三,你咬我?”齐武当扬眉吐气,得意向前走。

嘭!

撞在一个人影身上,录音设备托收而出,摔成几半。齐武当恼怒,冲口就来,道:“那个孙子,走路部长眼睛啊。”

“小子,你说谁呢?”蛮满脸不善之色,瞪着眼,杀气腾腾,再加上他的卖相,独臂,脸上的刀疤,颇有几分威慑力。

“你……”齐武当想要再说些什么,可是没那个勇气,一看就不是个善茬。

“我们走。”齐武当喊着大块头要走。

“蛮,他们手上的钱,是咱的。”方滔吃着油条喝着粥,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我靠,啥时候成你的了?”

齐武当一阵头大,话没说话,一个砂锅大的拳头轰来,眼冒金星,鼻子都流血了。

“大个子,钱拿来!”蛮一身牛气地道。

“哦。”傻大个将钱交给方滔。

“你傻啊,怎么能把钱给他们呢?”齐武当快要气死了,对着大块头一顿骂。

“刚才你不是说,钱给他……”傻大个摸着头,一脸懵逼的说道。

“……”齐武当气的吐血,带着傻大个出来,简直是最大的失策。

“去夺回来!”齐武当让大块头动手抢夺,大块头捎了捎头,不动如山,道:“我感觉我打不过他!”

“……”齐武当再次吐血,骂骂咧咧地走了,临走前放下狠话,道:“小子,吃了不该吃的,我会让你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咳咳。多谢你大老远还跑来买单,其实一个至尊包厢,用不了那么多。剩下的我就替千千万万的灾区儿童谢谢你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