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川江佑宁)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_(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全章节免费阅读

《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是作者“陆小川”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陆小川江佑宁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老板瑟缩了一下:“好。”陆小川这才恋恋不舍的松了手,转身走出店里。那条钻石项链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她时时刻刻都随身携带,现在居然为了两毛钱把它抵押出去……啧,陆小川,你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走出电话亭,陆小川站在路边茫然的发了一会儿呆,决定去车站碰碰运气,新闻里不是常说某某女大学生遭遇扒手,没钱买票回…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惹爱成婚:早安,老公大人》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陆小川”大大创作,陆小川江佑宁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老板瑟缩了一下:“好。”陆小川这才恋恋不舍的松了手,转身走出店里。那条钻石项链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她时时刻刻都随身携带,现在居然为了两毛钱把它抵押出去……啧,陆小川,你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走出电话亭,陆小川站在路边茫然的发了一会儿呆,决定去车站碰碰运气,新闻里不是常说某某女大学生遭遇扒手,没钱买票回…

第35章 车站遇险 试读章节

陆小川一下子炸毛了:“我没想占你便宜!”

“没想占我便宜你倒是给钱啊,谁家的东西都不是大风刮来的,白用了还这么嚣张,你爸妈没教你什么是礼义廉耻啊!”

老板说起话来犀利至极,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

陆小川本来就是个急脾气的人,此刻被他这么一刺激,火气蹭蹭蹭的往上涨,大踏步走到收银台前,冷冷的看着他。

“干、干啥啊,没给钱你还有理了啊!”老板被她的气势震慑住,话里带了几分底气不足。

陆小川解下脖子上的项链拍在收银台上,气势汹汹的说:“你看好了,这条项链先抵押在你这里,别给我弄丢了,我会回来赎的!”

老板看了一眼项链,吊坠上的钻石差点闪瞎他的眼睛,刚跃跃欲试的伸手去拿,陆小川却突然抽回手,强调了一遍:“你给我看好了,弄丢的话……”她顿了顿:“我掀了你的店。”

老板瑟缩了一下:“好。”

陆小川这才恋恋不舍的松了手,转身走出店里。

那条钻石项链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她时时刻刻都随身携带,现在居然为了两毛钱把它抵押出去……啧,陆小川,你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了。

走出电话亭,陆小川站在路边茫然的发了一会儿呆,决定去车站碰碰运气,新闻里不是常说某某女大学生遭遇扒手,没钱买票回家,找警察帮忙后警察出钱为其买票……说不定她也能遇上这样的人民公仆。

有了这个念头,陆小川鬼鬼祟祟的往火车站走去,路上遇见了两个逛街的女孩,她脱下高跟鞋换了女孩的布鞋,虽然尺码不合,但好歹走起路来轻松了很多,而且要是遇上赫连徵派来抓她的人,她也能跑一段时间。

两个小时后,陆小川出现在江城火车站,这个时间点车站的人已经很少了,打扮怪异的陆小川一出现在车站里,立刻引起了周围旅客的注意。

陆小川缩了缩脖子,四处张望了一下,查看了班车的车次后,发现今晚的车次都已经出发了,未来的八个小时内都没有车出站。

她深深皱起了眉头。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啊。

奔跑加上紧张,刚才还走了两个多小时路,陆小川又饿又累,思忖了一会儿,她打算先找个地方过夜,要逃票还是要求助等明天再说。

在候车室里找了个角落位置蜷缩起来,她慢慢睡着了。

半夜,陆小川睡得正熟,突然感觉有一道强烈的视线照在自己脸上,她“啧”了一声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赫连徵别闹,我要睡觉。”

那人似乎顿了顿,视线更加肆无忌惮,陆小川本来就困,此时被打扰,火上心头,睁开眼睛就破口大骂:“你还有完没……”

那个“完”字还没出口,她立刻瞪大了眼睛。

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赫连徵,而是一个长相猥琐,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人。

此时男人一双三角眼闪着精光色眯眯的看着她,见她醒来,一只手揣着一把尖锐的军刺,抵在她小腹上,声音沙哑的威胁道:“不许出声,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陆小川咽了口口水,隔着薄薄的T恤她都能感觉到军刺的锋利和冰冷,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磕磕巴巴的说:“大哥,有话好说,千万别动手……”

“起来,跟我去厕所!”男人命令道。

陆小川一听他这话就知道他想干嘛了,心顿时狂跳,抵在小腹上的军刺让她不敢反抗,她慢慢站起来,男人立刻转了个身站到她身后,军刺抵在她背上,推了她一把:“还愣着干嘛,走!”

陆小川四肢僵硬得厉害,就这么被男人要挟着往厕所走去,一路上她的目光都在四处乱瞟,想找个人发出求救信号,但此时是凌晨三四点钟,车站里基本上没人,巡逻的保安正在岗亭里打着瞌睡,根本就没有发现她的不妥。

磨磨蹭蹭进了男厕所,男人一把将她推进格子间里,反锁上门,急吼吼的去脱裤子。

陆小川坐在马桶上,惊悚的看着男人的动作,刚想站起来,男人立刻发现她的异常,举起一直拿在手中的军刺,恶狠狠的威胁道:“不许动!”

陆小川只好坐回去。

眼见男人脱了裤子,露出两条瘦巴巴的大腿,又立刻脱上衣,陆小川盯着他的身体看了一会儿,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赫连徵的身体来,健硕的肌肉,完美的腹肌,白皙却又不娘气的皮肤……跟眼前的男人比起来,他确实算得上极品。

脑子转了转,陆小川再次站起来,果不其然,男人立刻瞪了她一眼:“不想死就老实点!”

陆小川这回不仅没听话坐回去,反而媚笑着贴了上去,一只手揽住男人的脖子,笑嘻嘻的说:“大哥,这么愉快的事干嘛要搞得紧张兮兮的,你不舒服,我也不舒服,来来来,放松点。”

男人被她笑起来的样子迷住了,短暂的怔愣过后抹了一把流出来的口水,淫笑道:“老实说,你是不是出来卖的?”说着目光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流连。

陆小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脸上维持着娇媚的笑容笑得风情万种:“什么叫出来卖的,说得那么难听,这也是讨生活的一种方式好么!”

“真是这样啊。”男人笑得越发淫荡:“好说好说,既然要愉快点,你上位还是我上位?”

“当然是我啦,我习惯这个体位。”

陆小川说着手伸过去拿他手中的军刺,想在转移他注意力的情况下卸了他的武器,但男人警觉得很,一见她的动作就立刻横眉竖眼:“你想做什么!”

“……”陆小川短暂的尴尬过后立刻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来:“大哥,拿着刀做,万一太兴奋伤到我怎么办?把刀放下来,反正这里窄,我想跑也跑不了,更何况,我是心甘情愿的呀……”

男人眼中的防备渐渐松懈下来,顺手把军刺放在马桶的抽水器上,笑道:“小蹄子真是浪,来,让哥好好疼疼你。”说着臭嘴就凑了上来,往她身上拱。

陆小川被他嘴里臭烘烘的口气一熏,早就空了的胃差点倒出来,眼见男人坐在马桶上手脚不安分的揽住她的腰,把她往他大腿上凑,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主动抱住男人的脖子。

感觉到男人微微一颤,似乎无比享受,就是现在!

她立刻反手把马桶抽水器上的军刺扫落在地上,脚顺势一踢,军刺就从厕所格子间下面的缝隙里当啷啷的飞出去老远,怀中的男人似乎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陆小川抬起右手使出吃奶的劲一手刀砍在他颈部动脉窦上。

男人闷哼了一声,原本因为对她的动作有所察觉而紧绷的身体立刻放松下来,软绵绵的往后仰去,瘫软在马桶上。

一击即中!

陆小川兴奋得差点跳起来,这个动作她可是练过的,以前母亲还在的时候就教导她女孩子要学个一两招防狼,没想到现在居然派上用场了。

从男人身上下来,陆小川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确定他只是昏过去后,开始动手扒他身上的衣服。

可恶的色狼,把你衣服弄走,看你怎么从车站出去。

扒完上衣扒裤子,连他的鞋子都没放过,直到对方只剩下内裤时,陆小川犹豫了一会儿,闭上眼睛猛地将内裤扯下来,卷起衣服转身出去。

为了避免男人醒来后拿着军刺威胁来上厕所的人,她还顺手把军刺带走了。

出了厕所,陆小川随手把衣服团成一团丢进垃圾桶里,刚想找个安全点的地方坐下来休息一下,一转身,身后围上来四五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领头的正是赫连徵的司机小张,她心里咯噔一下……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陆小川脚步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问出这个很白痴的问题。

“因为我在这里。”

魔鬼般的声音随着保镖让开通道的动作响起,赫连徵像个地狱修罗一样出现在她面前,浑身上下笼罩着阴鸷的气息,恶狠狠的说:“陆小川,你找死!”

陆小川往后一缩,背抵在候车大厅的柱子上,惊恐的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赫连徵眼中的怒意不是假的,她成功的把他激怒了,那现在他是不是要把她抓回去,丢进“佛塔”里?

一想到这里,陆小川额头上的冷汗立刻滑了下来,双手护在胸前形成一个防御的姿态,她死也不要跟他回去!

赫连徵的目光在她身上转了一圈,不过几个小时不见,她妆花了,头发乱得像个叫花子,身上精致的晚礼服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衣服,这个发现让他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涨,声音也一下子抬高:“陆小川,你身上的衣服是谁的?”

陆小川一顿,立刻低下头,她总不能老实说是偷的吧。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3
下一篇 2022年11月16日 am1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