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弦许禾)我确诊了肠癌晚期_(宋弦许禾)完整版阅读

热门小说《我确诊了肠癌晚期》是作者“大王睡不醒”所著。小说精彩片段:”白暖暖眼睛一红,嘴巴一扁像是要哭。为了安抚他的月光,宋弦果真不敢再耽搁,黑着脸跟我进了民政局。腹部的疼痛越来越严重,如今止疼药的效果对我来说已经微乎其微。我强忍着难受走接下来的程序,好在离婚进行的很顺利…

小说《我确诊了肠癌晚期》是作者“大王睡不醒”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宋弦许禾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白暖暖眼睛一红,嘴巴一扁像是要哭。为了安抚他的月光,宋弦果真不敢再耽搁,黑着脸跟我进了民政局。腹部的疼痛越来越严重,如今止疼药的效果对我来说已经微乎其微。我强忍着难受走接下来的程序,好在离婚进行的很顺利…

第6章 试读章节

件值得开心的事。”
宋弦神情一僵。
白暖暖苍白的嘴唇颤了颤,似乎还打算说什么。
我没有耐心的转向宋弦,“宋弦,如果你想和我离婚,就让你的未婚妻把她那张恶心的嘴闭上,否则我不保证下一秒会不会立刻后悔。”
白暖暖眼睛一红,嘴巴一扁像是要哭。
为了安抚他的月光,宋弦果真不敢再耽搁,黑着脸跟我进了民政局。
腹部的疼痛越来越严重,如今止疼药的效果对我来说已经微乎其微。
我强忍着难受走接下来的程序,好在离婚进行的很顺利。
也许是这次离婚我真的太过干脆。
我起身以后,竟然看到宋弦手里捏着离婚证在愣神。
“从此我们两个以后就互不干涉了,对吗?”
我呼吸微滞,小口的换着气,“是,反正都到民政局了,你可以立马把你的未婚妻拽进来办理结婚手续,我就不奉陪了。”
说着,我就抓起了自己的包包,身体的器官在疯狂的警示我,我多一秒都不想被这两个人耽误的时间。
可宋弦却忽然拽住我的手,皱着眉,眼神像要将我盯出个窟窿,“许禾,以后也许不会见面了,你就没有什么对我想说的吗?”
事情都已经到这地步,我还能对他说什么呢?
我没有回答他,甩开他的手,就快步离开。
“许禾!”
宋弦跟在我身后,似乎还想说什么。
我脚步更快,甚至由走改为跑的,急于将他甩开。
可跑着跑着,后面的人渐渐没了声响,反倒是过往的路人看着我,面色纷纷露出诧异。
“姑娘,你没事吧?”
“哎呦姑娘,你流鼻血了!”
脚步顿住,怔怔的低头,这才发现有鲜红的血液砸下来,一滴一滴,染红在我的衣服上。
我摇了摇头,想说没事,可没想到连话都未说出口,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一晕就是晕了整整三天,醒来以后,我才从医生口中得知,我晕倒那天,几乎失去生命体征,是被路人送医院手术及时,才将我抢救了过来。
我的手机也一直响个不停,上面全是陌生的号码。
我大致猜出是谁的,逐一把号码拉黑。
可有天夜里还是不小心接到了一个,对方略带疲惫的声音,立马就钻入我耳中,“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
我发现我如今是真的猜不透宋弦。
他想要的他都已经得到了,他想娶白暖暖我也成全了他。
可他间或反常的举动到底是出于什么?
如果说他是开始在意我了,我是不信的。
毕竟五年我都没能拿真心换来真心,惶论是他终于得尝所愿的现在。
我是不胜其烦的,可是如今的身体连发脾气的力气都没有,“宋弦,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宋弦的嗓音很低,却不难听出他很迷茫,“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许禾,我就是忽然觉得心里不踏实。”
他话语一转,又道,“那天在民政局,你是不是瘦了?
我离近是看你脸色很不好,你生病了吗?”
病房里的灯很暗,消毒水味儿很浓,我的腹部也牵着一丝一丝的疼。
我看着天花板说,“宋弦,我不知道要和你说多少次,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瓜葛了,请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
“还有。”
我抿紧唇,“就算你当初是为了搭伙过日子才找我结婚,但别忘了,当时主动找我的人是你,向我求婚的人也是你。”
被我一句话戳穿,电话里面的声音几不可闻。
我调整了一下呼吸,“你不能离婚之前糟践我的感情,离婚以后还要反复的恶心我。”
是了,如今回想这些年我对宋弦的感情。
好像只剩下痛苦,疲倦,还有这些天来驱之不散的恶心。
如果有机会可以重来,我想,我绝对不会再招惹宋弦了。
因为实在太苦……太苦了……曾经的我以为他是我的救赎,他能满足我对婚姻和家庭一切美好的幻想。
可都是假象,他的出现,只是为了将我往深渊里再退一把。
仅此而已。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pm2:04
下一篇 2022年11月18日 pm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