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社会混乱,政局逐渐走向崩溃。影响到晚唐诗所表现的是一种带有浓郁感伤情绪的美。李商隐的诗歌,于感叹身世,忧时悯乱中,已经流露出浓厚的感伤气氛。此外的杜牧、皮日休、陆龟蒙等各家诗派都致力于艺术形式的精工雕琢,以苦闷象征代替功利目的,集中于感觉和情绪心理的抒发,以哀怨悱恻为美、以悲凉萧瑟为美、以淡泊情思为美、以幽艳细腻为美,追求韵外之致。诗篇精工典丽,富于联想和暗示情味。

以“风流才子”驰名的杜牧,起初是位具有刚直的性格与高迈的政治信念的人。面对从中唐到晚唐昏乱程度日益加深的现实社会,他不断地在诗文中写下切齿扼腕的愤怒,与自己才能不被承认的沮丧。经历了江南的放荡生活,得到“风流才子”评价之时,是他的失意时期。江南明丽的自然与享乐的都市生活,为他的诗作增添了艳丽的色彩。华丽的诗风成为杜牧诗的特色。他擅长七言绝句与律诗,其作品以具有清亮的音调与艳冶的内容者为多。这种倾向,在其最为知名的《江南春》《泊秦淮》诸作中,也有充分的体现。

晚唐时期,一改中唐时期韩愈、白居易他们刚健质实的诗风,汲取李贺风调的艳丽诗风,逐渐笼罩了整个诗坛。诗人们越致力于中唐时期作为韩门一派特征的字句雕琢,诗歌变得越来越难解。

这种晚唐诗的代表者是李商隐。李商隐是当时牛僧孺一派和李德裕一派间所展开的执拗的政治斗争(牛李党争)的牺牲者,以辗转于两派之间一生不遇而终身。所以把他在复杂环境中不能明言的忧情与恋家之情,寄托与吐露在许多艳丽的七律之中。他的许多诗,曲折而有所假托,从当时起已有难解之定评,而其诗作是复杂的要素之一,是多用通常诗家所不用的稗史小说类的所谓僻典。

然而同时,其音调整饬富有象征性的诗句之甘美形象,虽然被认为晦涩,却出现了许多爱好者与模仿者。宋初就流行仿效李商隐诗风的西昆体诗。李商隐一系列的无题诗、《锦瑟》等诗尤其著名。然而应当理解,他并不是单纯歌咏恋爱内容的诗人,在他的集子中,歌咏时事,对时政作激烈讽刺的作品并不少。

李商隐和杜牧一起,被称为晚唐的“李杜”,又与和他一样写作艳诗的温庭筠一起,并称为“温李”。

温庭筠也和当时许多诗人一样,未被社会惠爱,他一面在妓楼渡过放荡生活,一面倾注其热情于纤细的表现方法,写下了富于修辞的诗作。不过虽说其“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商山早行》)之类,以巧妙的表现而负有盛名;然而一般说来,温诗中,没有李商隐诗中所表现的那种感情的高度凝聚性和意味的深奥感。对于温庭筠,更应当注意的是他的词作,作为以妓楼为中心流行的词作的名手,他常将青楼的脂粉香带进诗作中,构筑出与词相同的艳丽的境界。韩?接续了这一系列,其诗风更有官能性。

中晚唐诗的特色之一是出现了一群诗僧,与薛涛、鱼玄机等女诗人。即使在诗僧中,王梵志与寒山二人也是特异的存在。但是也有说二者都是唐初人的,其身世的详情不明。二者的作品,以多教训性的说理诗为特色,但并不是说那些全都是宗教性的作品。大致而言,王梵志带有民众教化的鄙俗性,寒山则禅宗色彩浓烈,而二人都运用当时的俗语和生硬的奇语,写作表现独特的诗。在这方面,二者与同是僧侣,而在诗的世界中与一般诗人没有多大不同的诗僧,如中唐时期的灵一、皎然,晚唐时期的齐己、贯休他们,根本不同。

这种诗僧以及薛涛等女诗人的活跃,显示了诗的作者层的扩大和诗世界的多样化,而特别是女诗人们,与当代的文人名士艳闻流传,与男性诗人为伍,而诗名得彰,这也可说是反映了当时青楼文学逐渐兴盛的社会风气吧。颓废之风逐渐弥漫于社会各阶层。

藩镇割据,王仙芝、黄巢起义等,使唐王朝的纲纪完全弛懈,在相继的动乱中,唐朝之寿终正寝,任谁都能一目了然,在唐末这样的时期中,在现实性诗篇的创作方面,有皮日休、陆龟蒙、聂夷中、杜荀鹤等诗人,其中皮日休作了《正乐府》十首,被高度评价为继承了白居易新乐府的传统。

韦庄是为唐王朝唱挽歌的诗人,他创作了长篇叙事诗《秦妇吟》,咏唱僖宗中和三年(883)由黄巢乱军手中夺回的都城之荒废状况。他自己离弃了唐王朝,使蜀而留居于此,成为嗣后五代前蜀的宰相,韦庄于律诗与绝句方面显示了卓越的才能,留下了许多充满悲哀之感的佳作。他又以词的作者而知名,韦庄的代表作《秦妇吟》在问世的当时就博得了不寻常的名声,“秦妇吟秀才”之称广传于世,此作在战乱中堙沉,长期不传;然而本世纪初,在敦煌出土的文物中,此诗全篇被发现,遂再次呈现在我们眼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