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晋时期,洛阳贵族奢靡成风,许多富人,官僚常常聚集在一起攀比,斗富。晋武帝司马炎虽然采取了一些措施,但仍不足以抑制朝中奢靡之风。且司马炎为人贪婪成性之人,为了扩充国库,司马炎竟然公开卖官鬻爵,一时间,“骄奢之心,因斯而起”。

当时洛阳有三大富豪,分别是杨诱、王恺、石崇。其中、王恺、杨诱是司马家的外戚,深受司马炎宠爱。他们贪图享乐,搜刮民脂民膏,积累起大量财富,司马炎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石崇到洛阳做官之前曾经做过荆州刺史,在职期间,王崇可没少干非法的勾当。当时,许多商人要经过荆州,石崇就想了个办法,他让下属办成劫匪公然抢劫商人的财物。通过这种方式,王崇掠夺了大量的财富珠宝,等到去洛阳做官的时候,王崇已经是天下之名的富豪了。

王恺仗着国舅爷的身份,到处跟人炫耀自己的财富。他在家门口大路两边的夹道间,用紫色的丝绸编成路面的屏障,延伸40余里。(当时,紫色的丝线十分名贵),于是,洛阳无人不知王恺的富有。石崇到洛阳做官后,知道这件事,就把自己家路边的夹道用锦缎做成路障,延伸50余里。

这件事传开后,洛阳人都说石崇比王恺更富有。王恺看到有人挑战自己,自然是很不服气,就决心和石崇斗一斗。他到处跟人宣称自己洗脸只用麦芽糖,不用其他洗脸水。石崇听说后笑了笑,让下属对外说,自己家都是用蜡烛当柴烧。(蜡烛在当时也是非常名贵的东西)。人们听说后,都说石崇比王恺有钱。

王恺连输两局,心中忿忿不平,便向司马炎求救。司马炎听说后,不仅没有下令制止这种病态的闹剧,相反,司马炎觉得这种比赛十分有趣。晋武帝把宫中珍藏的一棵珊瑚树赐给王恺,让王恺在大伙面前好好露露脸。于是,王恺十分神气地将满朝文武官员请到自己家中,也包括石崇,然后吩咐侍从将珊瑚树小心翼翼地搬出来。大家看了,都赞不绝口,纷纷说这是一件少见的宝物。王恺听后更得意了,走到石崇面前,问石崇:您觉得呢?没想到石崇只是笑了笑,然后拿起一个玉如意朝珊瑚树砸去,珊瑚树一击便碎。

王恺自然是愤愤不满,气急败坏地跟石崇讨说法。谁知,石崇竟然不屑一顾地说道:“您这棵珊瑚树太小了,我送您一棵大的。”于是,石崇吩咐侍从在家里带过来几棵珊瑚树。每棵三四尺高,光彩夺目,纸条饱满。王恺羞愧难当,这才知道,石崇远远比自己有钱。

石崇王恺斗富的闹剧让人既哭笑不得又颇感气愤。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当时有一个大臣,对这种奢靡之风很是不满。上书晋武帝,请求皇上整顿风气,晋武帝却对此置之不理。西晋王朝就在这种日复一日奢靡风气下,很快走向了衰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