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时期社会上盛行“清谈玄学”之风。“清谈”是相对于俗事之谈而言。士族名流相遇,不谈国事,不言民生,谁要谈如何强兵裕民,何人政绩显著等,就被贬讥为专谈俗事,遭到讽刺。因此,不谈俗事,专谈老庄、周易,被称为“清言”。那么,产生这种风气的原因是什么呢?这种风气又产生了怎样的结果呢?

清谈玄学是两回事,又是一回事。就魏晋说,清谈是形式,玄学是清谈的内容,两者是一回事。

魏晋清谈玄学的内容,主要的是老、庄和易,所谓“三玄”。魏晋清谈玄学的风气,是由魏齐王芳正始年间盛起来。其代表人物是何晏、王弼。

王弼谈老庄,也谈易。他和何晏一样,在思想上是综合儒道两家的。……正始以后,清谈玄学才更近一步地流入空谈、放诞、狂达、不务世事。这种空谈、不务世事加速了西晋的灭亡。王衍被石勒杀害前说:“呜呼!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晋书·王衍传》)

这种发展,和曹氏司马氏的争权斗争是有关系的。公元249年,司马懿玩弄了一次政变,把政权夺在自己手里,对于党于曹魏不依附自己的人杀得极惨。

属于曹魏方面的人士,面对这种新的政治局面要采取什么态度呢?他们不愿意和司马氏合作,但不合作便有被杀头的危险。他们自然很容易接受老庄的哲学,由“生贵于天下”而向司马氏政权屈服,但却走向空谈、放诞、狂达、不务世事的路。

清谈玄学只是地主阶级内上层贵族的思想意识,它不但不是劳动人民的思想意识,而且还不是中小地主的思想意识,这一点是要首先弄清楚的。魏晋时期,只有地主阶级内上层贵族和靠近这个阶层的人才接受了这种思想。中小地主的思想意识则仍是儒家的。

这个贵族世家豪族阶层是大土地所有者,社会财富都集中在这个阶层手里。在西晋时期,这个阶层生活的腐化堕落我们前面已经讲过了。生活实践的腐化堕落,反映到思想意识界,也就必然是腐朽堕落的。

同时,这时代的社会、经济、政治各方面都是包含着很多问题的,贵族阶层没有能力来解决这些问题,这就决定了他们的不敢面对现实、想逃避现实的生活态度和思想意识。他们是土地财富的所有者,是政权的掌握者,虽然不敢面对现实、想逃避现实,但又不能离开现实,既不愿自杀,又不能去做和尚,于是便走向老庄思想这一道,一方面做官,一方面又清谈讲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