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欧洲大陆,小小的瑞士坐落于阿尔卑斯山脉的西部群山内,藏身于法国、德国、意大利与奥地利的环围中。瑞士地处内陆,国土面积只有4.1万平方公里,但经济实力却不容小觑。它拥有14家世界五百强企业,在“世界上最有竞争力的经济体”中连续多年位列榜首,人均GDP8万美元,远超周边邻国。

瑞士是一个孤傲的国家,在欧盟的地图上,它是心脏位置的缺口。它的地理位置与经济实力存在着的巨大反差,使人很难想象这个国家能不融入欧盟的深蓝之中。然而,瑞士确实有它独特的想法。

一、中立传统的确立

公元3世纪中期之后,许多有着不同的风俗和语言的日耳曼部落在瑞士境内定居,形成了瑞士早先的样貌。

到了11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统一了瑞士地区。然而由于帝国的松散与软弱,瑞士很快产生了非官方的半独立力量。13世纪初,瑞士地区实际上已由一些领主家族统治。

同样在13世纪,欧洲大陆的农耕技术大大改进,农产品的富余促进了商业的活跃。圣戈达山口开通之后,瑞士是意大利地区与神圣罗马帝国贸易的必经之地。领主们为了向过路的商人收取高额的税费,不断建立新的驿站与城镇。

13世纪末,瑞士境内已新增了200个城镇。商业经济的发展使领主、城镇与其他的自由共同体产生了联合自立、避免外界干扰的意识。

1273年,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鲁道夫一世即位,他在瑞士境内进行大规模的权力回收,干扰了瑞士的地方生态。这使得领主和其他的自治组织加快了联合的步伐。

1291年,鲁道夫一世逝世,瑞士地区趁机以建立了以“省”为单位的瑞士联盟。在联盟的基础上,各省进行军事上的合作,并在1499年的斯瓦比亚战役中成功击败了哈布斯堡王朝,自此获得了事实上的独立。

瑞士作为一个整体行动的联盟,也得到了欧洲诸国的瞩目。虽则如此,作为生发于封建领主思维的“共和”联盟,瑞士联盟始终维持着某种不确定的松散状态。

它有着模糊而善变的边界,而运作漏洞百出:每个省份都有属于自己的军队,但联盟却没有自己的中央政府;乡村的省份嫉妒着城镇,而小省嫉妒着大省。

在16—19世纪统一、集权的君主国逐渐盛行的欧洲,陈旧的体制使瑞士联盟受到了许多考验。

16世纪伊始,瑞士卷入了神圣罗马帝国、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诸邦的纷争中。它选择同意大利结盟,共同对抗法军。然而,在1515年九月的马里格拉诺,拥有新式骑兵与火炮的法国将瑞士彻底打败。

该战役的失败标志着瑞士联盟受到了新君主国的重挫,它已经无力同这些集中而强大的国家进行角逐。瑞士人也因此不自觉地形成了不轻易同他人结盟、卷入战争的“中立”心理。

1515年之后,瑞士很少再次主动卷入欧洲的动乱。在1618年到1648年的“三十年战争”中,基于之前的习惯,即使面对宗教领袖们的压力,瑞士诸省也没有参与战争。

在法王路易十四发动的一系列征服战争中,“保持中立”已经成了瑞士联盟官方的“座右铭”。“中立”,为松散陈旧的瑞士联盟避开新强国的讨伐提供了理由,使它获得了喘息发展的机会。

然而在1798年,瑞士仍然没有躲过被拿破仑征服的命运。瑞士的旧制度也随着亲法政权“赫尔维蒂共和国”的建立而失去权威,取而代之的是一部法国式的宪法。这部宪法提倡赋权于民、人人平等。

新宪法蕴含的启蒙思想与瑞士活跃的地方多样性互相结合,催生出了一种相当注重地方与个人观点的政治取向,它深刻地影响了瑞士政治制度的发展。

在拿破仑败北之后,瑞士联盟成为一个主权国家,并在1848年颁布了联邦宪法。这部宪法同样带有明显的启蒙色彩,注重个人权益的维护与地方的自主。

它在中央设立了三权分立的机构,在地方实行联邦制,将地方事务交与地方政府自行解决。它也确立了瑞士的直接民主,规定国家的重大事项需由民众、地方进行公投决定。由此,瑞士构筑了它一直延续到今日的政治传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