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的绝对权威是谁?是教会!1232年,当时的罗马教皇格里高利九世,颁布了一道教谕,她说,现在有一帮邪恶的人,她们放弃了对主的正确信仰,而去崇拜恶魔。而这恶魔的化身,就是一只黑猫,它竖着尾巴走过人群,人们匍匐在地,亲它的肛门,然后向它宣誓效忠。

当然,教皇并没有明白地解释,究竟是恶魔变化成了黑猫的形像(就好比白骨精变化成美丽的小姑娘,人们痛恨白骨精,但总不至于痛恨所有美丽的小姑娘),还是黑猫就是恶魔!但结果却是,欧洲人开始疯狂屠杀小猫咪,尤其是黑色款。

法国有个城市叫梅斯,一口气杀死了962只猫。丹麦人则把黑猫扔进一个圆木桶,而后悬挂在树上,人群就围绕着这木桶边走边用木棍敲打,直到桶破猫亡为止。而比利时的伊普尔,甚至形成了一年一度的节日,在这一天,就会有人把猫从城里最高的塔尖之上抛下来。

有人说,猫有九条命,假如没有摔死,它们是不是就得生了呢?不!比利时人会追逐这些猫,直至将它们打死。甚至在一些地方,猫受到的虐待程度还超过了女巫(所谓女巫其实也多是无辜的受害者,甚至只是因为这些女人长得太丑或者太靓丽而已)。

这倒不是说当时的欧洲人都是虐待狂,事实上她们只是害怕,因为猫既然就是恶魔的化身,一定会有各种可怕的妖术。我们现在常说的猫有九条命,其实说的就是恶魔的复活能力而已。

所以,欧洲人相信,一般的杀法根本搞不定黑猫,一定要施展酷刑,让恶魔与猫的身体分离,由此失去复活能力,才能真正完成任务。而在这场虐杀的过程中,你使用的虐杀手段越残忍,猫的叫声越惨厉,就证明恶魔开始顶不住了。

这种残忍杀猫的习俗,实际上从13世纪,一直持续到了17世纪,直到1665年的伦敦大瘟疫,还有二十万只无辜的猫咪因此受害。也就是到了大瘟疫的末尾阶段,才有少数人,小编说的的是那种观察力和分析能力都较强的人,她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那就是同样一个遭受黑死病袭击的地方,养猫的人,会比不养猫的人存活率更高一些。

然而,这只是极少数人的看法。更多的欧洲人认为,黑死病可能不是恶魔的袭击,而是上帝对人类做坏事的惩罚,要想存活,你就得深刻地检讨自己。

那么怎么样的检讨,才能让上帝满意呢?这个时候,你就必须人类迷信胡思乱想的下限是无穷尽的!因为接下来,欧洲人就开始找来一根鞭子,而后用这根鞭子狠狠地抽打自己。而当皮鞭抽打身体的劈啪声,和鞭身者痛苦的呻吟声混合在一起,欧洲人便认为,在无限上空的上帝,慢慢地就会改变她惩罚的心肠,赢得一种救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