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强国美国唯一不敢招惹的国家,大概是全球最小的国家梵蒂冈,这不是天方夜谭,这是生物链上相生相克的奇特的自然规律。美国不敢去招惹梵蒂冈,倒不是梵蒂冈的军事、经济让美国害怕,而是这个全球的国家是基督教的象征、天主教的世界中心、罗马教廷的所在地。

不止美国,联合国安理会的另外四个常任理事国也同样不敢去招惹梵蒂冈,原因就是这些国家都有大量的基督徒。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不怕天不怕地就怕激怒国内的宗教徒,结局往往都是不可收拾。

在古代,基督教的教皇是地球上至高无上的神,教权大于皇权、王权。宗教改革后,教权退出对国家行政的干涉,不再凌驾于皇权、王权之上,但凭借着全球超过21亿的教徒,拥有无比匹敌的影响力——多数宗教的教徒都本教无比忠诚,比全世界任何一个政党的党员比本党更忠心更有黏性更有奉献精神,;对本教的领袖基本上都无比尊崇。在这方面,即使最强大的国家美国的总统,无论是谁,都不得不自叹不如,崇敬有加。

佛教有小乘佛教、大乘佛教之分,伊斯兰教分为什叶派、逊尼派,而基督徒也有多个派别,细分为天主教、新教、东正教。罗马教皇是全世界的天主教最高领袖,世界上的多数国家的天主教分支机构都受罗马教皇领导,包括人事任命。因此,影响力特别大,超越了国家,覆盖全球。

美国主要是欧洲移民及其后裔组成的移民国家,基督教是美国的第一大宗教,但他跟英国一样,主体是新教国家,跟法国是天主教国家、俄罗斯是东正教都不一样。在美国,新教徒大约有1亿4500万人,是全世界最大的新教国家。但是,美国的天主教徒也很多,高达7000万人左右,比整个法国的人口还多,也是全世界主要的天主教国家。

需要指出的是,新教源自基督教,教义跟天主教的并没有根本性的区别,属于同样的宗教文化基因。因此,教皇在美国的影响力同样很大,不逊色与一般的美国总统。很多美国总统都对教皇尊敬有加,教皇方济各2015年访问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与副总统拜登都携全家亲自到机场迎接他,这绝对是地球上最高规格的礼遇了,任何一个国家的元首都不可能得到美国正副总统一起到机场迎接的待遇。

任何国家的元首、领导人都敢对恐怖分子、极端武装分子不假颜色,唯独不会去攻击任何宗教的领袖,因为任何国家的政治人物都比普通人看得更清楚——宗教领袖的背后站着谁,会有什么样的灾难性后果。假设美国跟梵蒂冈产生了冲突,美国会收起傲慢,放下身段,与对方友好协商解决,甚至有可能做出比对方更多的让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