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国际关系,人们往往倾向于关注大国博弈,在这样的语境中,弱国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这样的认识实际上忽视了强国与弱国之间相互博弈的复杂性。诚然,弱国在强国面前可出的牌确实不多,但是其所作所为依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大国之间的互动。

十九世纪的俄土关系就是这样的情况。俄土之间的互动不仅牵涉到欧洲所有大国,而且也与十九世纪欧洲几乎所有的重大外交事件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今天,我们就来梳理俄国与奥斯曼土耳其之间的这段持续百年的纷争。

土耳其为什么对欧洲大国那么重要?这个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地缘环境在这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俄罗斯的版图虽然幅员辽阔,但是它存在一个致命的地缘缺陷——没有温带水域的开放的战略性不冻港。

俄罗斯的政治经济文化的核心集中在西部的欧洲地区,圣彼得堡是西部最重要的港口,但是圣彼得堡面对的是封闭的波罗的海,即使出了波罗的海进入北海又必须面对英国;北面的摩尔曼斯克地处北冰洋,远离国际航运的主干道,这里可以作为一个不错的海军基地,但是却无法在经济政治影响力方面发挥作用;太平洋地区的符拉迪沃斯托克远离欧洲核心区,而且有朝鲜半岛和日本的阻隔,远处还有美国的阿拉斯加。因此,只有黑海的出海口有潜力成为这样的战略性不冻港。

此外,第聂伯河、顿河等俄罗斯重要的河流也注入黑海。因此,黑海对俄罗斯的国防和经济的重要性显而易见。但不幸的是,黑海由于土耳其海峡的存在同样是一个封闭的海洋。因此,控制土耳其海峡成为历代俄国领袖心中的夙愿。

君士坦丁堡始终扼守着黑海的门户

也正是由于土耳其海峡的极端重要性,这里也是欧洲其他大国无法忽视的战略要地。十八世纪以来,俄罗斯的不断扩张在欧洲国家心中成为了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拿破仑战争结束时,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以欧洲盟主的面貌出现在世界面前更是加重了西欧国家对这个巨人的担心。因此,英国、法国和奥地利都无法接受俄国的力量畅通无阻的进入地中海。

早在十七世纪的欧洲三十年战争期间,法国就开始与奥斯曼帝国发展关系共同对抗宿敌哈布斯堡王朝,二者建立了很强的政治和经贸联系,因此法国无法坐视俄国征服奥斯曼帝国。英国的殖民核心在印度,中东地区是连接印度和地中海的重要通道。

虽然十九世纪初苏伊士运河尚未开通,但是任何控制这里的欧洲国家都可以开通并控制这一重要战略水道的前景是英国非常担心的。因此,英国同样不允许其他国家控制这里。奥地利虽然没有控制奥斯曼帝国亚洲和非洲部分的野心和实力。

但是奥地利非常担心,各大国对这里的争夺会引爆欧洲大战从而破坏奥地利苦心经营的欧洲协调体系。换一个角度,虽然十九世纪时奥斯曼帝国早已是日薄西山,但它依旧能够明白欧洲各国之间的矛盾并努力加以运用来维持自己日渐衰微的统治。因此,在整个十九世纪,这里上演了一幕持续百年的精彩博弈。

1815年拿破仑战争刚结束不久第一场危机就降临了——当时仍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之下的希腊爆发起义。希腊的起义立刻吸引了欧洲大国的目光并得到欧洲绝大多数的同情。为应对奥斯曼的残酷镇压,希腊向俄国发出满怀激情的呼吁,请求各国干涉进来。希腊危机也极大地震惊了奥地利外交大臣梅特涅和英国外交大臣卡斯尔雷,他们都十分担心俄国借机控制希腊。好在经过一番劝说,深明大义的沙皇亚历山大一世认识到欧洲协调体系的来之不易,没有进行干涉。

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奥地利皇帝佛朗茨二世和普鲁士皇帝腓特烈三世

但是情况很快发生了逆转。1825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去世,接替他的是他的弟弟尼古拉一世。尼古拉一世对他哥哥努力维护的欧洲协调不感兴趣,一心为俄国开疆扩土。与此同时,君士坦丁堡求助于不可一世的埃及帕夏穆罕默德·阿里出兵帮助平叛,希腊起义者被残酷的镇压。

当此之际,英国新任外交大臣坎宁提出与俄国联合干涉来抵消俄国单独开战的可能(即《圣彼得堡议定书》)。可惜坎宁失算了。尼古拉一世借机与奥斯曼签订《阿克曼公约》(1826年),要求奥斯曼将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当时是摩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两个公国)的实际保护权交给俄国,同意俄国在土耳其海峡上的完全自由通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