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俄两国斗法可以追溯到殖民时代。17世纪,英国和俄国几乎同时崛起,一个从海上向外扩张,一个在亚欧大陆向外侵略,而且都是扩张速度惊人。经过上百年的扩张,英国成为了世界第一殖民强国,而俄国成为了世界面积最大的国家(本土),两国的领土面积之和将近世界的一半。

随着英俄两国实力的膨胀,两国的矛盾也日益凸显,遏制俄国的发展成为英国人重要的目标。为了遏制俄国人,英国人四面围堵俄国,两国的斗争从欧洲一直蔓延到亚洲和美洲。

在欧洲,奉行大陆均势政策的英国大力扶持日益崛起的普鲁士,让其牵制俄国、法国和奥地利。1754年至1763年的七年战争中,英国人和普鲁士联手对抗欧陆其他几大强国,俄国人是英国和普鲁士打击的重点。在这场战争中,英国人出钱普鲁士出力,勇猛的普鲁士差一点把俄国打崩了,打的俄国被迫退出战争,从此低调做人。而普鲁士则一跃成为欧洲新的巨头,也为德国统一打下了基础。

在普鲁士的崛起中,英国人功不可没。但七年战争结束没多久,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法国人席卷欧洲,称霸欧陆,让英国人陷入了恐慌中。为了对付法国,英俄摒弃前嫌,两国联合奥地利、普鲁士等其他欧陆强国共同对付法国。

1812年,拿破仑兵败莫斯科,俄国人在拿破仑战争中异军突起,取代法国成为欧陆第一强国,并以欧洲宪兵自居,到处插手他国事物,嚣张的不可一世,这自然是英国不能忍受的。英俄矛盾再次浮出水平,英国人开始全力围攻俄国。由于英国的盟友普鲁士在欧陆拖住了俄国,阻挡了俄国人西进的步伐。为了获得出海口,俄国人不断南下,试图打通通往地中海和印度洋的通道,和奥斯曼帝国爆发了多场战争,抢了奥斯曼帝国不少土地。

1853年,野心勃勃的俄国人再次南下,试图一举夺取巴尔干半岛和黑海的控制权,第九次俄土战争(也叫克里米亚战争)爆发。由于俄国人蓄谋已久、准备充分,因此尽管土耳其人得到了英国人的帮助,但无能的奥斯曼帝国仍然被打的一败涂地,眼看俄国人的企图就要得逞。情急之下,英国人干脆甩开膀子亲自上阵,联合法国人向俄国宣战,把俄国一战打回了解放前。

俄国人不仅吐出了在战争中侵占的所有土地,而且失去了在黑海拥有舰队的权利,而土耳其则得到了列强的共同保护,其南下的美梦彻底破灭。克里米亚战争让俄国人彻底伤了元气。战后国家债台高筑,矛盾丛生,起义不断。为了应付危机,俄国人甚至廉价卖掉了阿拉斯加,被迫推行农奴制改革来缓解危机和矛盾。此后再也无力和英国人全面争锋,只能和英国在局部地区进行博弈。

不过英国人并不打算放过俄国人,两国的斗争也远没有结束。为围堵俄国人,英国人沿着俄国国境构建起一道完整坚固的包围体系。芬兰、波兰(一战后)、希腊、土耳其、伊朗、阿富汗、日本包括中国都是英国遏制俄国的重要棋子。俄国人几次试图冲出英国的包围圈,但都以失败告终。俄国在土耳其、伊朗、阿富汗以及中国东北都遭到了英国人的猛烈反击。

特别是在1904年的日俄战争中,当时俄国霸占了中国东北,其黄俄罗斯计划即将得逞。面对俄国人雄心勃勃的野心,英国人自然不会让他如愿,英国怂恿日本对俄国作战。在英国的支持下,日本对俄国发动了日俄战争,把俄国人赶出了东北,俄国人试图冲破英国封锁走向海洋的阴谋再次破产。日俄战争中,英国人不仅把俄国人赶回了老家,还让日本人欠了英国人一屁股债,让日本人还了好多年的高利贷。

20世纪初,德国崛起,英俄矛盾很快被英德矛盾掩盖。为了对付德国,英国和俄国握手言和,两国互相妥协,达成一致,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德国。不过在一战中,外强中干的沙俄意外的被打崩了,其国内爆发了十月革命,新生政权苏联诞生。由于意识形态的差异,英国人不愿苏联人做大,因此纠集多个国家联合干涉苏俄革命,给俄国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让俄国内战了好几年。

尽管俄国人(苏联人)赶跑了英国等强盗,但英国人并没有就此罢休。英国人在原德国、奥匈帝国和俄国的土地上让波兰复国,并扶持其成为欧洲强国之一。由于波兰人和俄国人仇恨很深,所以很快成为了英国的马前卒,充当起了反俄急先锋。波兰的复国,着实恶心了苏联一把,苏联还曾吃了波兰不小的亏。在苏芬战争和西班牙等其他欧洲战争中,英国人同样非常活跃。

凡是有俄国人参与的战争,都会看到英国人的身影。为了对付俄国人,英国人甚至推行绥靖政策,试图祸水东引,牺牲小国利益,纵容德国,任由德国在欧洲兴风作浪,为二战的爆发埋下了祸根,最终让其自食恶果。在二战中,英国遭到了严重的削弱,丢掉了世界霸主地位。当然,苏联也不好过,被德国打的千疮百孔,一片狼藉,差点把国内的男人打光。

二战后,尽管英国已经衰落,已无力压制苏联。但英国人仍然贼心不死,给美国当了马仔还不忘给苏联人挖坑。1946年,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发表反苏的“铁幕演说”,拉开了冷战的序幕,让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斗了几十年,最终美国依靠强大的国力把苏联斗垮了,让苏联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虽然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衣钵,但俄罗斯人再也无法恢复苏联昔日的辉煌,反而越混越惨,最后混成了孤家寡人,日子过得举步维艰。如今,英国和俄罗斯虽然都已不是大哥好多年,已经风光不再,但还都做着大哥的梦,摆着大哥的谱,还在互相的掐。作为铁杆的反俄国家,英国收留了大量俄国的流亡分子,和俄国国内很多寡头联系密切。其实,英国反俄,不仅是一种传统,更是一种利益的驱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