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三国的朋友们都知道,三国前期和后期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时代。三国前期,一时多少英雄豪杰,无数名字如雷震耳,曹操、刘备、诸葛亮这些绝世人物,关羽、周瑜、荀彧、孙策等一时才俊,创造出了轰轰烈烈的三国历史。

然而一到晚期,秋风五丈原之后,似乎忽然就没有人才,匆匆就三家归晋了。虽然也有姜维、杜预、陆抗、羊祜、钟会等等人才,但与前期比,总是逊色不少。难道三国后期人才凋零,一代不如一代?

实际上,这是一个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乱世求生存,治世求稳定。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任何政权都以存活为第一要务,唯才是举即题中应有之义。曹、孙、刘三家,有缺陷的天才都是一大堆,譬如无行的郭嘉、擅杀的法正、贪财的潘璋等等。只不过老曹扯着喉咙把潜规则给挑明了罢了。

在这一大前提下,清规戒律捎带阶级天堑都被打得稀烂,不少性格抑或家世存在缺陷的人物得以出头。

以乱世奸雄曹丞相为例,在天下承平时期的仕途轨迹。即便家族背景深厚,是典型的官二代,但由于性格锋芒毕露,在官场上始终混不开。老曹年二十,举孝廉为郎,除洛阳北部尉,起点极高,但立马闹出五色棒事件,干掉了当红宦官蹇硕的叔父,因为家世显赫不会被追责,但还是被一脚踹出京城,当了个顿丘令。靠着刷黄巾军功升任济南相,又禁断淫祀,得罪了地方势力,折腾来折腾去,权贵侧目,恐为家祸,只能回家当起了寓公。

试想,若无董卓之乱,以曹操的性格,在家一宅到底也不是没可能,即便仕宦,瞅瞅前头的起落沉浮,恐怕到老搞个九卿之类的花瓶闲职也就差不离到头了,真能以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名终,简直就是奢望。丞相?那是不可能的!赶上范晔心情好,能在后汉书里住上集体宿舍,倘若对赘阉遗丑有了点洁癖,有没有传都两说。

再看看诸葛亮,承平之世指望君主三顾茅庐?别开玩笑了,能给你个新人寄三回offer已经很给面了。你看不上赵家?你以为姓赵的非你不用?估计孔明也只能抱膝长啸,孤芳自赏,以隐士终了。

更惨的是关羽,身上还背着案子,史书上说是亡命奔涿郡。如果碰上治世,要是不开挂,还想执掌一方兵权,威震华夏?完全不可能。

至于寒门周泰、部曲魏延还有著名的吴下阿蒙,若晚生个三十年,都是统统没戏。郭嘉那一类的有才无行士人,早就被严肃而又家世显赫的陈群之流祭起政治正确喷成了渣。

三国后期,虽然国家之间还时有战争,但烈度与前期已不可同日而语,各国内部趋向稳定,阶级上升通道也已趋向闭合,闹事不过顶层的神仙打架。看看后期有头有脸的人物,有几个不是大士族出身?汉末这类要么出身不佳,要么出身尚可但性格特立独行,很可能给官场造成麻烦的人物,若生于三国后期,有多少出人头地的可能?

体制如人,若有大病,虎狼之药也得忍,但就是个头疼脑热,养生保健的事,整点枸杞啊核桃啥的,图个温润就成了。

人参?要上火。虫草?太贵,没事吃那玩意儿干啥?

承平时期,出身第一,服从第二,才干第三。然而,但凡大才,有几个头上不长角,脸上不长毛的?捎带还可能投胎技术欠佳,于是乎纵有卧龙凤雏之才,也只能泯然众人矣。

当然,乱世中激烈的竞争也更能磨砺人才,但若在治世,没家世抑或特立独行,连磨砺的资格都欠奉,遑论其他?

因此,但凡乱世,顶尖人才都是一茬一茬往外冒,到了相对治世,忽然显得平平无奇,这并非乱世人基因突变,机会不同罢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