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安时期,存诗最多、成就最高的是被锺嵘《诗品》誉为“建安之杰”的曹植。曹植(192~232),字子建,曹操第三子,聪明好学,才华英逸,被称为“天人”、“绣虎”,甚得曹操宠爱,几乎立为太子。但由于他性格疏荡,“任性而行,不自雕励,饮酒不节”(《三国志·魏志·陈思王传》),终于失宠。曹丕称帝后,曹植备受猜忌与迫害,十一年中,三次贬爵,六次改换封地,如同“圈牢之养物”(曹植《自试表》),受尽折磨。

曹叡继位后,尽管曹植屡屡上表请用自试,但处境并未改变,最终抑郁而死,终年41岁曹植曾封陈王,死后谥“思”,故世称“陈思王”。曹植一生热衷功名有着宏大的政治理想和抱负,欲“戮力上国,流惠下民,建永世之业,流金石之功”(曹植《与杨德祖书》),但其平生遭际坎坷,壮志难酬,心怀郁愤,孤绝无依,这种现实状况对其诗歌创作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影响。

曹植诗现存九十余首,大致以曹丕称帝为界,分为前后两期。前期因受曹操宠爱,身为贵族公子,生活安逸稳定,诗中多充满英拔爽朗之气;后期因生活坎坷,遭受迫害与打击,郁结、压抑之气叠加在一起,诗中多流露凄楚悲慨之情。曹植前期的诗内容比较丰富。有对战争时代社会破败景况的真实反映,如其《送应氏》第一首,写董卓之乱给京城洛阳造成的“垣墙皆顿擗,荆棘上参天”的满目疮痍的荒破景象,抒发了诗人“气结不能言”的感伤之情。

曹植诗还有对自己贵游雄放的公子生活的记述,如“公子敬爱客,终宴不知疲。清夜游西园,盖相追随”(《公宴诗》),“长筵坐戏客,斗鸡观闲房”(《斗鸡诗》),“我归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名都篇》)等,揭示出华美的富贵生活。曹植前期诗歌当中最能体现其个性特色的,是抒发自己雄心壮志展现理想抱负的代白马饰金羁,连翩西北驰。借问谁家子,幽并游侠儿。

少小去乡邑,扬声沙漠垂表作《白马篇》:宿昔秉良弓,楛何参差。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边城多警急,虏骑数迁移。羽从北来厉马登高堤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弃身锋刃端,性命安可怀父母且不顾,何言子与妻!名在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这首诗虽是曹植自拟题目,但却借用汉乐府歌诗的多种表现手法,塑造了一位忠勇双全、胸怀大志、为国献身、视死如归的英雄少年形象。

曹植从左、右、上、下四个角度来凸显游侠儿的勃勃雄姿,以破、摧、接、散四个动词来展现游侠儿的特殊技能,铺陈排比,是为详写。而游侠儿的战场实况,则以“长驱蹈匈奴,左顾陵鲜卑”一句带过,是为略写。曹植此诗的着眼点在于最后一句对游侠儿心理活动的揭示,作为战士的所有的矛盾与纠结在“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崇高理念下消散无踪,无悔无怨,从而深化了诗歌的精神主题全诗铺陈赡丽,气骨昂扬,在精练华美的描绘当中洋溢着逸气干云的英豪之气。

故而朱乾《乐府正义》云:“此寓意于幽并游侠,实自况也篇中所云捐躯赴难,视死如归,亦子建素志,非泛述矣!”所论极是,这是曹植理想人格的真实写照。曹植后期由于生活处境的变化和屡遭压抑迫害,诗歌创作风格同前期相比有很大不同,作品中时常流露出悲哀愤怨之情。虽然渴望建功立业仍然是曹植后期诗歌的思想主题,但前期的英豪雄放之气已经大幅度削弱,更多的是壮志难酬的愤激不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